听见除了比试外科手术之外,另一项比试是治疗局部淤血充血,蒋飞也感到颇为惊讶。

众所周知,在治疗淤血跌打损伤这方面,中医可谓是源远流长,早在几千年前就在这方面有了很深的造诣。特别是针灸、拔火罐和推拿,治疗淤血更是有奇效,见效度极快,说是立竿见影也丝毫不为过!

在这方面,西医相比中医,的确是占劣势。

“难道西医顾忌名声,规定了一项切磋考验外科手术,知道占了大便宜,害怕比试第二项也是西医所擅长的,就算赢了也不好意思。所以,第二项也故意让咱们占点便宜,来一项咱们中医擅长的方面,这样他们在媒体面前更有底气?”蒋飞讶然失笑道。

崔修平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你以前没有和这些西医公会的人有过接触,所以对他们的行事风格不清楚。这些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不会出于人道主义的公平角度去考虑,主动替中医着想。他们表现得越是大度,我反而越觉得这其中有鬼!”

其实崔修平有些话没实话实说。

中西医交流会的时候,向来就有个传统,不管是中医到西方国家去访问的时候,还是西医到东方来访问,只要是东道主,肯定具有主场优势,可以暗中决定很多事情。但在要求切磋项目这方面,向来都是由客人做主。

而一个多月以前,中医交流团去西方国家的时候,提出来的比试项目,可没有多大的客气成分,挑选的尽是中医最擅长的方面来为难西医。

可惜的是,西医现在展得的确太快了,在很多方面都很强,所以中医照样完败。要不是崔老神医即时赶到救场,中医不但要大败,而且还会直接名声尽毁。

而上次在西医主场的时候,西医就已经表现得那般的步步紧逼,丝毫不让步,不讲情面了。

这次轮到了他们主动攻击,他们怎么可能因为不好意思就手下留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蒋飞点了点头,不置可否,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其中有诈,咱们只要也总归在医学范围内就是,总不可能拿一个死人来给我们医。我倒想看看他们今天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蒋飞现在觉得有句话很有道理,那就是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显得可笑。

蒋飞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绝对的实力,所以并不怕西医玩什么花招。

说罢,两人就走到了后台,与众人见面。

此时已经是接近交流会开始,两方阵营的人马基本上已经到齐。

中医一方除了包括蒋飞、崔修平在内的青年交流团,崔老神医以及三大学派的派主肯定也到了场。他们不下场切磋,但总要在旁边看着,关心事态的进展状况。

进入交流团的七人,都算是现在中医界真正的年轻高手了,上次在斗医大赛上都曾见过面,蒋飞对他们都有些印象。

比如火神派的那位马尾辫姑娘蓝彩洁、丹溪派的杜康、攻邪派的左军。

这些年轻高手们第一次见蒋飞都是没有正眼相看,对于蒋飞很是不屑,根本没有将蒋飞这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看见蒋飞走过来,却是一个个眼神中都带有敬重,礼貌的点了点头。

一些得知了蒋飞很有可能出任中医学会空缺十几年会长职务的年轻高手,对于蒋飞那就不仅仅是敬重了,而是崇拜!

这个男人如果在今天的交流会上独领,紧接着又担任中医学会会长的职务,那么他的身份对于中医来说,绝对是堪称‘救世主’!

蒋飞这个名字,肯定也会被后人铭记在心,将来在中医历史上的地位,怕是不会低于华佗、扁鹊、张仲景这些先贤!

一个医术出神入化,一个能力挽狂澜针灸中医于危难时刻的神医,拿他来和先贤们比肩,并不是狂妄不知道天高地厚,而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

蒋飞走到中医队伍里面,和这些人点头回礼。

“崔老医生,这位就是你们所说的蒋飞?”这时候,一道颇为磁性的中年男人声音响起。

这道声音的普通话字正腔圆,甚至还带有那么一点京城独有的‘儿化音’,如果仅仅只听声音,而不看人,还以为这会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老京城人呢。

可是蒋飞转过头一看,顿时就惊讶了。

这丫的,竟然是一个金碧眼的老外!

看这中年老外的样子,应该是这次西医交流团的负责人之一,所以没有西医年轻男女交流团站在一起,而是和崔清河、孔云、阎西平、虞如芝几人挨着,笑容满面。

“他就是蒋飞。等这次交流会后,他就是我们中医学会的会长!到时候,霍尔德你和他接触的机会,不会少。”崔清河说道。

他直接说交流会后蒋飞就是中医学会的会长,而没有说‘可能’两个字,可见崔清河对于蒋飞的信心有多足。

霍尔德眼神落在蒋飞身上打量了半响,说道:“果真是一表人才。我很期待他在交流会上的表现。”

崔清河笑了笑,说道:“放心,他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看样子,崔老医生对于他很有信心,比对你的孙子,也是你鬼门十三针的传人更加有信心?”霍尔德有些使用离间计嫌疑。这话声音不小,蒋飞和崔修平都能听到。

崔清河却直认不讳地道:“我孙子的确不如蒋飞。”

“……”

听见对话,崔修平也没有羞愧或者生气,低声道:“这人叫霍尔德,西医公会的副会长,在外科手术方面有着极高的成就,曾经做过几次轰动全球医学界的手术,在五年前更是被授予大不列颠帝国勋章。在西医界有着很深的影响力。虽然他年纪并不算太大,但在西医界的地位,不比我爷爷在中医的地位差多少。”

蒋飞点了点头。西医不像是中医,能够活跃在西医界最频繁的一撮人,就是五十岁左右的教授。

如果年纪到了崔老爷子这样的耄耋之年,他们虽然影响力还在,但却早就退休在家,老眼昏花,脸手术刀都不一定拿得动,更别说给人开刀。

马尾辫年轻女人蓝彩洁接着说道:“值得一提的是,这位霍尔德教授,年轻时候曾在我们国家呆了五年!他的这一口地道的京城腔普通话,就是在那时候学的。”

蒋飞这下恍然大悟了。

这个霍尔德,果真不是一个简单人啊。

“师夷长技以制夷,我以为这是咱们国人的专利,没想到这些外国人倒也懂得这个道理啊。”蒋飞笑着道。

相比蒋飞的轻松,崔修平就要严肃认真很多了,说道:“的确是这样。这位霍尔德教授年轻时在我们国家学习的日子里,就曾遍访国内所有的中医名医,就连我爷爷当年他也是亲自登门拜访过。”

相比前辈们的和和气气,聊天畅谈。

等会儿真正要切磋较量的年轻人们,就没有那么‘心胸开阔’,在开战前还和敌方谈笑。双方十四人相隔位置不远,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彼此的眼神中都战意盎然。

参加的人到齐了,事情也准备就绪,所有人也就离开了后台,到了勺园前方,面对众多的记者和嘉宾!

虽然这是一次医术交流会,但是在行程上却也免不了俗,先是卫生部的部长这位大Boss代表官方作了十来分钟言。

然后才是交流会正式开始。

不过,当然交流会既然被叫做‘交流会,’就不可能一开始刀枪棍棒朝着对方身上招呼,肯定得先文斗,然后才是‘武斗’。文斗的方式,大致形式无疑就是唇枪舌剑,类似于辩论会。中医说中医的好,西医说西医的棒,然后杀人不见血的放冷枪,拆对方台,说对方的医术有些那些不足。

再然后就是下面的记者和嘉宾,会分别对中西医双方的医生提问。问问医术界一些问题和现状,再问问中西医的共同和不同之处,以及两种医学的联系,举办这次医学会的主要目的。

这期间,当蒋飞的身份曝光出去后,顿时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成为了记者们主要问的对象,就算是崔清河和霍尔德两名中西医的泰山北斗人物,都被蒋飞抢去了风头。

虽然有种开记者布会,而不是交流会的感觉,但蒋飞仍然全程带着礼貌的微笑。

时间转眼过去了大半个小时,交流会的文斗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忽然这时候一位西方女记者站了起来,提问道:“蒋飞先生,我听说你不仅仅只是一名医生,你最大的特长其实是在音乐上面。不久前乔依依小姐的演唱会上,你就曾作为演唱会的钢琴嘉宾,被很多专家成为世界级的钢琴演奏大师,是这样吗?”

听着翻译人员的翻译,蒋飞心头有些愣,他没想到主流媒体的记者也会有人注意八卦消息,并且问了出来。

“我的琴艺的确不错。”蒋飞说道。

听见蒋飞的回答,提问记者一喜,刁钻刻薄的问道:“那么,蒋先生你作为一名钢琴演奏大师,中医只是业余,却代表中医来参加中西医交流会。请问,这是不是代表中医人才凋零,已经走向了业余的水准?”

【第一更!

明天就是高考了,祝各位高三考生都能常挥,拿到通知书的时候可以烦恼是读北大还是清华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