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一位中毒患者,如果在双方都对毒药无能为力的情况下,选择放弃治疗,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毕竟放弃治疗,虽然也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会让自己一方颜面扫地,有辱名声。但是这种结果相比起医死人,出现了重大的医疗事故,就轻了不知道多少倍。在比赛中简直可以完胜对方!

听见霍尔德的话,被换成了中毒患者的西医年轻高手,虽然脸色仍然很难看,不过终究还是松了口气。

今天的比试对于他来说,或许会成为一次职业生涯的奇耻大辱,面对患者竟然不敢出手医治。但是对于西医来说,却是有大贡献!

这一次只要中医学会这位即将上任的年轻会长动了手,将病人医死,他就赢定了!

蒋飞此时消耗一千金币,从系统中再次兑换出了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和散,看着储物栏里的两个小瓶子,信心足了很多。

这次患者体内的毒药,似乎是上次叶镇南老爷子所中毒药的加强版,不管是毒性还是诡异,都要更加猛烈。就算是有了两种解毒灵丹,想要在短时间内用针灸将淤血治好的同时,又将患者体内的毒素控制住并且逼迫出来,也照样很难。

可毒药的药性变得比上次猛烈了,但蒋飞的医术,比上次在锦城疗养院时也增强了很多!

从7级,提升到了8级,达到了传说中的‘气感境界’,能够感应到患者体内的气流,学会神针八法的第五、第六两种手法。

所以,蒋飞很有信心,有绝对的把握将这毒药给完全清除,也能将患者的病情治愈。

只不过,就算蒋飞也不得不承认,要做到这一切,很难!

看着两名西医将各自的患者领走,同时有一大批记者去跟踪报答,蒋飞再看了看自己的患者,在心里感叹道:“这一次,真的是要效仿一下先贤,试一下传说中的刮骨疗毒了!”

没错,是刮骨疗毒!

蒋飞想要将患者的病情治好,当淤血消散时,毒素就会转移到膝盖骨头上面去,就算有两种解毒灵丹的帮助,也无法将毒素顺利排出来。而如果不将骨头上的毒素消除,在解毒灵丹和蒋飞针灸术的作用下,患者的生命倒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患者的一条腿却肯定是直接废了,从此落下一残疾。

蒋飞不可能这么做。

不管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得到独孤九剑的秘籍,又或者是为了中医的名誉,还是处于医生的职责,对病人负责,蒋飞都必须要尽力而为。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花费一千金币,兑换了两粒解毒丹。

而且,这其实还不算完,按照蒋飞的打算,等会儿还会消耗一千金币……

这一次参加这交流会,还要大出血一次,花掉两千金币,蒋飞是从来没想过的,有些肉疼。

不过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金币该花就得花,幸好他现在还有三千多枚金币,够用了。

蒋飞和崔修平,也很快领着患者进入了病房,准备开始治病。

诸多的媒体记者和交流团双方的领队人也跟在后面,蒋飞和崔修平的治疗,肯定是全程都得有人观看,或者说是监督。

“蒋飞,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你切脉现了什么?”崔修平有些不安的问道。

蒋飞笑了笑,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你现在这名患者就是普通的淤血症患者,你只需要按照你的本事来挥,将患者治好就行了。至于我的这名患者嘛,倒是有点麻烦。不过,或许这场比试结束后,第二场比试都不需要再进行,咱们就算赢了……”

崔修平还想问问具体情况,却被蒋飞摇摇手打断,两人领着患者和观摩记者,分别进入了两间中医病房。

其中,这次西医交流团的团长霍尔德教授,这位能够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大不列颠勋爵,毫不犹豫的跟着选择了观摩蒋飞的医治。

他可是等着看蒋飞医治死人呢!

蒋飞一动手,必定会死人。

一死人,中医学会这次就是完了,必将万劫不复!

这可是中医学会未来的会长啊,在给人针灸的时候,将病人医死了,这难道还不足以形成轰动性的新闻吗?

崔清河、虞如芝等几人,也纷纷选择了观看蒋飞的诊治。他们想看看蒋飞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同时也想看看,传说中的神针八法,究竟是什么样子。

当然,观摩者和记者,是不能进入病房的。他们只能在旁边的房间,通过监视器观看。要是所有人都进入病房内,太容易影响医生的挥。

治病又不是马戏团,不需要太多人围观。

蒋飞这时候也看了一眼霍尔德,笑眯眯的样子,还有些缅甸,人畜无害的模样。

看着蒋飞的笑容,诡计多端的霍尔德忽然心头一跳,有些不妙的感觉。

只见病人在护士的安排下进入了病房,蒋飞并没有马上走进去,而是转过头先对着跟来的诸多记者说道:“动手医治之前,我先有些话要说。今天我的这病患者,以及刚才被我换给西医的患者,体内的情况都有些特殊,所患的疾病,并不是单单的淤血症这么简单。这两名患者的淤血内,都有一种很凶猛,足以致命的毒素,一般的医生如果没有察觉,茫然下手治疗,那么病人的淤血倒是很好消散,但接下来患者必定会中毒而死!等会儿我给患者治病的时候,手段会不一般,很复杂。”

这,算是一个提醒。

要不然等会儿看着蒋飞针灸完了,忽然又开始外科手术,刮骨疗毒什么的,这些人还以为他是在没事找事做,在故弄玄虚。

哗!

听着蒋飞的话,所有人都很震惊。

果真马上就有人出声质疑道:“这是真的吗?蒋医生你说这话可有什么凭证?不会是胡编的吧?”

蒋飞笑了笑,说道:“我说的自然是真的。等会儿你们可以去看看西医,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中的有位同仁肯定会因为害怕这种毒素,所以连动手都不敢!”

说完,蒋飞就没有在理会众人的惊讶,转身进入了病房,而其他人则是迅的挤进了旁边的房间,通过尽头观看。

蒋飞进入病房后,让两名护士将他需要的银针、手术刀、麻药、消毒用具等一切东西都准备齐全,才准备开始医治。

针灸散淤血的时候,自然不需要麻药,蒋飞能无痛入针。但是等会儿的刮骨疗毒,可就肯定需要麻药给病人止痛了。

就算蒋飞的医术能够比得上华佗,但是眼前的这位病人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关二爷啊!一边刮骨疗毒,一边下棋分散精力,他肯定做不到……

先是取出两粒丹药,让病人服下,然后让病人直接陷入沉睡状态。

将病人在椅子上放躺好,蒋飞接过护士递过来的七寸长针,在手指上握着,还没有刺入患者体内,感知患者体内的脉搏和血液,竟然就开始抖动个不停!

旁边房间,看见这一幕的崔老神医、三大学派派主,甚至霍尔德,都是瞳孔顿时放啊,眼神一凜,异口同声地惊呼道:“以气运针!”

银针在手指尖,没有插入患者体内,手指也没有任何的抖动,但是银针却抖动起来,这显然就是医生能够感应到‘气流’,并且加以利用的表现。

这种境界,就算是崔老神医自己,也尚未达到。

或者说,现在的中医界内,没有任何一个人达到了!

以气运针,就像神针八法一样,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传说中,现在没有人曾看见过。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小看了蒋飞。”崔清河喃喃说道。他之前已经尽可能的将蒋飞想得厉害,但却也没又想到蒋飞能够感应到人体的‘气流’,跨入传说中的境界。

这……绝对已经可以和中医先贤们比肩的。

甚至还有一些在中医历史上留名的先贤,也没有达到这种境界!

“他做会长,的确是实至名归啊!”本来对于蒋飞做会长,还有些微词的孔云和阎西平,此时也完全服气了。

“嗤!”

银针在患者膝盖部位的穴道,一次又一次的不停插入进去,大多数是前面的基础四式,偶尔加以第五式‘苍龙摆尾法’和第六式‘赤凤摇头法’。

在精妙无双的阵法作用下,以及一股又一股‘气流’的冲击下,熟睡中的病人也时而舒缓,时而皱眉,宛如有所感应。

于此对应的,就是患者膝盖处的乌黑淤血,在不停的消散,约莫十来分钟后,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蒋飞拔出银针,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凝重起来。

这淤血中的毒药果真厉害,他通过‘气流’能够清楚的感应到,要不是两粒解毒灵丹将毒素控制依附在了膝盖骨头上,此时怕是早就遍布患者全身,直接死亡。

如果就此收手,不将患者体内毒素驱除,那么患者这条腿,肯定就是废了。

蒋飞深吸了一口气,对两名女护士说道:“消毒,准备手术!刮骨疗毒!”

【今天第一更!你们猜今天会有几更?猜对有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