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依依找蒋飞,并不是想让蒋飞再给做她演唱会的嘉宾。上次在锦城的演唱会后,就生了那么严重的事情,乔依依也不好意思再请蒋飞。

而且再说了,她今年的演唱会已经开完,接下来就是录制专辑的时期,演唱会明年才有。

她这次找蒋飞,是为了拍广告的事情。

“给蒋氏医馆拍广告?”蒋飞闻言一愣,他作为蒋氏医馆的老板,怎么公司准备拍广告了,他还一点也不知道?

李茉莉这女人不是说,以目前蒋氏医馆的规模来说,拍广告纯熟有钱没地方化,是亏本生意,拍广告和不拍广告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之所以当初她会让蒋飞签下乔依依这位大明星的代言,也只不过是为了以后将来做打算罢了,现在根本就用不上。

“是啊。茉莉告诉我的。”乔依依虽然听见后就立即答应下来,但是对于具体细节她还真不清楚,说道:“我听茉莉说,这次拍摄广告似乎不是给医馆拍摄,而是针对一种调理女性身体的补药,同时将你们医馆的药物品牌打响。”

蒋飞这下明白了。

他就说林茉莉怎么会突然让乔依依拍广告了,原来是为了即将开始的医药公司造势啊。

医药公司和医院医馆的确不同,广告与销量几乎是直接挂钩的,想要销量好,必须得打广告。

否则就算蒋飞得医术再怎么人尽皆知,再怎么响亮,大部分得普通人也只知道蒋飞的医术,也只会关心蒋飞的医术,并没有多少人会在意蒋飞研出来的药物。

想要让别人买账,除了药物自身的效果够好之外,广告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就像中医学会的同仁堂,崔家的济世堂,也经常在各大电视台打广告,甚至还会在某些电视剧或者电影中有客串。再比如当年那引起全国哄抢,成为一场销售神话的脑残金,也基本全靠洗脑式的地毯轰炸广告。

现在蒋氏医药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请乔依依这位正红的天后明星代言,要是再宣传得当,怕是公司刚刚成立,药品一上架,就会有不俗的销量。

“拍摄广告的事情,你找林茉莉商量吧,我就不跟着参合了。我在这方面,可是一窍不通的。”蒋飞说道。

听见蒋飞又想推开事情,做甩手掌柜,乔依依就不由得一笑。她现在算是有点同情林茉莉了。和这么一个家伙合作开公司,真是很要命。

“茉莉说,这件事就是得请教一下你才行。你作为药品的研人,对于药品的功效和材料最了解,拍摄广告肯定需要作为依据。她说问问你在广告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乔依依说道。

蒋飞连忙摇头,说道:“药品的功效和成分,我早就全部写在药方上面了,广告的事情你们按照上面来挥延伸就行,我也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

“好吧。你这甩手掌柜也真是做得够可以。”乔依依打趣着道。

其实乔依依现在是心里有些哭笑,也有些埋怨。她想借这个拍广告的机会和蒋飞见一面,反正两人现在都在京城,也不远。可是哪知道蒋飞就像是木头人一样,对她出的邀请视而不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

向来在娱乐圈内是著名玉女的乔依依,受到了无数圈内人士和圈外人士的追求却从不动心,这时候忽然有些像是小怨妇一样纠结:“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不够吗?似乎也是这样的。这家伙的正牌女朋友长得那么漂亮,合伙人林茉莉又是长腿无敌,我这个大明星,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吧?”

——————————

刚放下乔依依的电话没多久,蒋飞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林茉莉的。幸好这时候已经吃完了晚饭,白若溪去厨房洗碗去了,蒋飞才接起电话。

“这时候接电话方便吗?不方便我等会儿再给你打过来。”林茉莉开口的第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自然就是询问白若溪在不在蒋飞身边。她也知道如果白若溪在蒋飞身边,她给蒋飞打电话,会让蒋飞为难。

听见这句话,蒋飞心一下就被这女人狠狠的击一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女人以前不是挺蛮横强硬的吗?

怎么现在随便说的一句话,就将蒋飞感动得不行不行得,恨不得以身相许,飞蛾扑火,不顾一切将自己清白的身躯交给这女人算了。

男人得甜言蜜语很能哄女人;但女人有时候随便的一句关心话,也照样能让男人春心泛滥。

“没什么不方便的。”蒋飞笑着说道,同时缓缓起身进了卧室。

知道白若溪没有在蒋飞身边,林茉莉说话也就放开了许多。半打趣半埋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中西医交流会都结束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锦城?我让你回来给我药方,你都没时间,只是拍了张照片给我。你这算是真正的乐不思蜀了吧?”

蒋飞摸了摸鼻子,无奈道:“我又不是刘阿斗,算是哪门子的乐不思蜀啊。交流会是结束了,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成了中医学会的会长,刚刚上任事情有点多,得处理完后才能脱身。”

其实蒋飞现在留在京城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等叶媛媛的结果。要将给叶镇南老爷子下毒,对他下杀手,联合西医坑中医这一系列背后的主使者抓出来。

这几件事都与蒋飞有很大的关系,要是不将这件事弄得水落石出,蒋飞会坐立不安。

不过经过上次的杀手中枪事情后,蒋飞尽量不将这方面的事情告诉林茉莉或者白若溪。他什么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自己女人的泪水。

“才不信你的鬼话。”林茉莉哼哼道。“先说好,我再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后你再不回来,我可就要亲自来京城找你了!”

蒋飞闻言一愣,顿时有些心虚和汗颜。

要是林茉莉来京城,而且还要让蒋飞带着她住进白若溪这单身公寓怎么办?

一龙戏二凤?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种事情还是想想就好,知道这是不可能就对了。

蒋飞仔细想了想,觉得林茉莉不可能专门为他找他来京城,和白若溪正面开战。

如果她真的决定要这样做,当初在锦城时就不会一直退让,现在也不会甘愿做幕后了。

“你后天要来京城?”蒋飞问道。

林茉莉再次哼哼了一声,才答道:“嗯。后天来京城。”

蒋飞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到林茉莉来京城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不过他忽然响起刚才乔依依的电话,试着问道:“是为了林茉莉拍广告的事情,你要来亲自把关?”

林茉莉摇了摇头,说道:“拍广告的事情我又不懂,哪里能把什么关。他们只需要将广告排出来给我看就行了。”

“那……你来京城是为了什么?”蒋飞纳闷道。

“说了是为了来找你啊!”林茉莉心情不错,笑眯眯地说道。“怎么,是不是很惊慌失措,害怕我和你大房开战,吵得不可开交?”

蒋飞:“——————”

“算了吧。我作为小房,肚子里又还没有怀着孩子什么的,没有谈判的资本,可没有愚蠢到跟大房正面开战。要是被人当街扒衣服,爆打什么的,估计也没有人会同情我吧?”林茉莉幽怨地道。

“————”蒋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让蒋飞越来越手足无措了。

估计是想到了此时蒋飞脸上的表情,林茉莉笑得很开心,半响后才说道:“好吧,实话告诉你。我来京城是为了咱们的医药公司。这些天办理公司证件,倒是在锦城就完成了。但是要办理药品生产许可证,可是需要国字头的监管部门盖章签字才行。咱们公司老板就两人,你又不管事,只有我亲自跑一趟京城了。如果你不想我来京城,你这两天抽空亲自去办理这些也行,我也懒得跑了。”

“你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接你。”蒋飞说道。

林茉莉连忙拒绝,说道:“别,你还是好好陪那位吧。要是被她现我来京城,你还来接我,我们两人被她堵个正着怎么办?”

“白若溪不是那样的人。”蒋飞无奈道。

“嗯。好吧,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知道啦,开玩笑嘛!不过你真的不用来机场接我,好好做你的事情吧。我的那位助理,大学本科的时候是在京城念的,对于京城很熟,酒店这些她也早就定好了。到时候你联系一下药品监管部门就行。”林茉莉正色说道。

蒋飞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了,‘嗯’了一声。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后天他直接去机场就行了。

林茉莉要来京城,他怎么可能真的为了估计白若溪的想法,就不去接机?这样,未免就太偏心了一点。

【今天第一更!嗯,各位书评区关于内功的留言看了,谢谢各位的踊跃提意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