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上旬,蝉鸣阵阵。

中央国术馆内虽然参天古木数不胜数,将偌大的院子几乎完全遮掩在了荫凉下,但在京城这个大火炉的烧烤下,就算再怎么荫凉的地方,要是没有空调这个神器,那也是枉然,照样将你热成一条狗!

蒋飞感觉有些燥热难当,就提着剑准备进屋凉快一会儿。

看着旁边身穿白色道袍,留着长加胡子的陈周建,仍然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像是感觉不到丝毫炎热的样子,不由得好奇的问道:“陈道长,你难道不会感觉到热吗?”

陈周建不愧是在武当山修道好几年的高人,微笑着道:“心静自然凉。”

“自欺欺人!”蒋飞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现在的蒋飞虽然身体各项基本素质已经远普通人,算得上是小人一枚。但始终没有学会内力,也就不能做到像小说里描述的大侠那般,寒暑不侵。对于炎热或者寒冷,蒋飞都还是一般人的体质,最多抵抗能力要强一点罢了。

心静不能自然凉,有高深的内力才能自然凉啊!

看着蒋飞的样子,陈周建大致能猜到他心中所想,所以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个蒋飞也真算是一个奇人了。

年纪轻轻,就是中医界百年难得一遇的神医,现在还身兼中医学会的会长。在医术领域能取得如此骄人成绩的同时,竟然在剑术上的造诣还如此的高,这究竟是拥有多么妖孽的资质啊!

而且最奇葩的是,如此惊才绝艳的绝世人物,竟然心态还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样子,简直就是颠覆了他对于高手的认知。

反正现在在国术圈内已经算是彻底传开了,年轻一辈中出现了一位有资质成为‘剑圣’的人物,剑术造诣高深莫测,剑术门道不属于目前已知的任何一个门派。

虽然蒋飞自称是有一位神秘的高手师傅,不允许他说出师门的名字。但是其他所有人也不都是傻瓜,这个说法一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比较信服,可是在看了蒋飞几次与人切磋,就有不少人感觉不对劲,觉得蒋飞的说法或许不真实了。

有不少人觉得:蒋飞所使用的剑招,根本就不是继承自某位剑术大师,而完全是自己自创的!

这个说法,比蒋飞自己说的谎,能够让人信服得多。

如果蒋飞真的有一位高深莫测的师傅,不管是谁,但是在国术界肯定会留下一定的名声,所使用的剑招也肯定会被人所知晓的。以此类推,蒋飞使用的剑招,就算再怎么奇特,也应该有一定的规律,也会被一些见多识广的高手所看出端倪来。

但实际情况呢?

却是中央剑术馆目前在京城的所有导师,都全部来和蒋飞切磋过,却没有任何一人看出了蒋飞的剑术是出自何门何派!

甚至,他们都看不出蒋飞的剑招有什么规律!

蒋飞的剑招的确是没有任何规律的。毕竟独孤九剑的总纲就是无招胜有招,不拘于剑招的形式,而在乎破敌的剑意。

有时候蒋飞破敌,剑招能够美如画,宛如叶孤城的一剑西来,天外飞仙那么让人惊艳;但有时候却有无比笨拙,宛如农夫挥动锄头一般,丑陋不堪。

但是不管如何,蒋飞的剑招却总是恰到好处,总能刚刚破解敌人招式的破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所以根据这个推论,很多与蒋飞切磋过的国术高手,都笃信蒋飞的精妙剑招不是继承于那位前辈高人,而是蒋飞自己领悟的!

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蒋飞乃是一个绝世剑道天才,不需要任何人的引导,就自行领悟出诸多的精妙剑招————

不!不是领悟了精妙的剑招,而是直接领悟了剑道的本源,领悟了最纯粹的剑意!

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蒋飞的剑术为何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完全不拘于何种形式,几乎每次和人对敌、破敌时,施展出来的招式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蒋飞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已经引起了很多有心人的注意,有真正的高手想要来一探这位绝世剑道天才的虚实。

“蒋飞,我听说剑道联盟对你这位年轻的剑道高手很感兴趣,似乎还要专程派人来邀请你加入。”陈周建也收了剑,单手将长剑反背在背后,笑着说道。

“要是有高手来找我切磋,我倒很乐意。但是对这个剑道联盟嘛,不感兴趣!”蒋飞摇头道。

“这个剑道联盟我前日子听吴恪说过。是一群有些资本,而且也有些愤青的富二代弄出来的一个组织吧?性质和那些跑车俱乐部基本差不多。不过,我对于这个联盟成立的初衷倒是挺敬佩的,似乎是为了专门抗衡日本剑道而成立的组织。虽然这个联盟花了很多钱专门日本剑道过来比试,还被人家轻松虐了无数次……”

现在国内的拳术倒还保留了很多,各大门派还算是比较繁荣。但是剑术却是早已经沦落了,比起日本剑道早就差了很多,连西方的竞技剑术都有所不如。

这根国内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毕竟国内是连菜刀都是管制刀具的法律,像剑术这样的杀人术,是很难有生存空间的。所以现在国内的剑术,凋零的情况比中医还要不堪得多,这几日蒋飞在中央国术馆,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剑术高手。

但是现在的蒋飞,绝不可能有什么振兴国内剑道的念头。自从加入了中医学会后,蒋飞就再也不想加入什么类似于这样的组织。

他算是明白了,加入这样的组织,纯熟没事找事,给自己添麻烦!

况且,这剑道联盟听上去有些霸气侧漏的样子,但实际根本就是一个富二代有点没地方花,闲的蛋疼弄出来的组织。

就算是吴恪,提起来也是觉得好笑,嗤之以鼻,根本没兴趣加入。

陈周建笑了笑,说道:“前几年,这个剑道联盟的确是胡闹了一点。不过,去年开始,这剑道联盟情况就不同了,这一点吴恪估计也不知道。”

“有什么不同?”蒋飞好奇的问道。

“剑道联盟从去年九月份开始,盟主换了一个人,让剑道联盟的性质几乎都生了改变,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胡闹的组织了。在不久前,剑道联盟在一次比试中,第一次胜了日本剑道!”陈周建笑着说道。

“胜了日本剑道?”

蒋飞这下是有些惊讶了,日本剑道现在有多厉害繁荣,他是很清楚的,就算是再怎么鄙视人家,也不能否认。

于是蒋飞不由得打趣道:“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还是这次花的钱多一点,干脆让日本剑道输一次啊?”

陈周建摇了摇头,说道:“这次日本剑道败了,的确有太粗心大意,被以往轻而易举胜利蒙蔽了原因。但是这也跟剑道联盟的改变有很大的关系。要不然,就算日本剑道再怎么粗心大意,派遣出的只是一些二流高手,也不是剑道联盟的那一帮纨绔公子哥能赢的。”

“这么说来,这剑道联盟是真正的有剑道高手了?”蒋飞哑然失笑道。

陈周建点了点头,道:“在蒋飞你面前说是剑道高手,我估计没多少人有这个底气。不过具体情况如何,等你们有机会切磋一下就知道了。”

蒋飞耸了耸肩,无所谓地道:“如果有机会就切磋一下吧。不过我估计在京城呆不了多久,就得回锦城了。”

叶媛媛昨天告诉蒋飞,那劫持叶媛媛逃跑的高手,现在已经被确定了位置,缩小了范围,就在这两天,就能出击了。

到时候将这件心头事办好,蒋飞就不想在留在京城,想回会锦城了。

在锦城这大热炉待得久了,蒋飞就越的怀念宛如世外桃源、天然氧吧的度假村稻村。回去养鹰遛狗,有时间的话就带着辛巴和苍鹰去草原或者长白山溜达一圈,打打猎,游山玩水,比在京城实在好太多了。

没等一会儿,蒋飞就离开了中央国术馆,同时悄悄的‘顺’走了一把长剑。

蒋飞手里没有拿剑,而是将剑放在系统的不大储物空间里面!

以前蒋飞大材小用,觉得这储物空间除了在旅行的时候,用来放行李箱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了。到了现在,他学会了独孤九剑,需要随身携带长剑,蒋飞才现这空间的最大用处。

藏剑!

现在这个社会,别说剑了,就算是一把匕,要是去车站机场都会被没收,甚至还会招来警察叔叔。而且就算没有法律上的麻烦,随身带着一把长剑,也的确不方便。

但如果手中没有剑,遇到什么危险情况的时候,独孤九剑又如何挥出威力?

所以,这时候储物空间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用这空间来藏剑,简直再好不过!

就在蒋飞心情蛮不错的离开时,脚步忽然一顿,脸上表情愣住了。

此时他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恭喜玩家经验值达到35oo/35oo,请问是否现在升级?”

【抱歉抱歉,今天还是只有两更。

天气炎热,状态不佳,明天奢侈一把买瓶脉动试试,看看是否会停不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