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拳如射箭。

苏盟男的一拳并非直线,而是有一定的弧线,握紧的拳头四指卷曲后,食指的第二关节向前突出,而后将大拇指的指肚压在食指的第一关节上,全身力量汇聚于此,利用这一突出的点打面,才能将伤害力挥到最大。

苏盟男一般跟人过招,不会用这么狠的招式。但是面对蒋飞,他直接就火力全开了。

一来,蒋飞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的车砸得稀烂,就算他这辆车不是他最贵的一辆,但终究是他的车。砸他的车,相当于就是砸他苏盟男的脸面,这点不能忍!

二来,蒋飞刚才砸车的时候,苏盟男在旁边虽然怒不可遏,但也没有完全被怒火蒙蔽双眼,他还是从蒋飞砸车的动作中,看出了蒋飞不是一般人,也是个身手不弱的练家子。

一般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用拳头,一拳将他跑车的挡风玻璃敲碎?怎么可能看上去轻飘飘的一脚,就将他跑车的车门踢变形?

他这辆海神三叉戟又不是纸糊的!

“喝!”

苏盟男低喝一声,拳头在理蒋飞身体寸余距离时,猝然出的一种最猛、最凶、最狠的劲力,半步崩拳的力量在这一瞬完全挥出来。

蒋飞侧过身子的同时,却是已经抱好了一个太极圆圈,当即使出太极拳中一招“揽雀尾”,运起挤字诀,粘连粘随,右掌已搭住苏盟男左腕,横劲骤然出!

噗!

苏盟男的半步崩拳虽然勉强已经到家了,不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但奈何遇见了蒋飞,相差实在太远,他自身的力量瞬间就被蒋飞借力打力,卸了出去。苏盟男不但没有伤到蒋飞,反而身形站不稳,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冲,‘砰’的一下狠狠撞在他已经被砸得惨不忍睹玛莎拉蒂车身上。

“啊~~~”苏盟男痛呼一声,捂着被撞的鼻青脸肿的一张脸,转过头看向蒋飞的眼神中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震惊。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厉害?

他虽然最擅长的其实是剑法。可是他联系形意拳也已经有了五六年,这号称半步崩拳打天下的崩拳,也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不说是国术大师,但至少也能勉强算一个高手!

就算是在国术圈子内,能够这样轻而易举一招就破解他的拳法,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没有几个!

这个家伙的太极拳,太变.态!

“你是谁!”苏盟男没有刚才的飞扬跋扈和轻浮了,眼神有些心惊的看着蒋飞。

蒋飞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你的车砸了。所以现在,你是不是改将你的车开走了?要不然,我可就要对你继续不客气了!”

有了北冥神功的内力,蒋飞的太极拳其实已经不能再说是残缺版的太极拳了。

内力加张三丰的太极拳招式,那可就是真正的‘三丰太极拳’了!这在拳法中,绝对算是最顶尖,不比少林七十二绝技差!

当然,蒋飞内力还太弱,不能完全的挥出太极拳的招式的杀伤力。比起张三丰和张无忌施展太极拳肯定要差很多,不可同言而语。

“你————”苏盟男听见蒋飞的话,却是气得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怒声道:“你还讲不讲理了!”

这家伙砸了他的车,还揍了他一顿,现在还想着让他让出停车位?

“讲理?你在跟我说笑吗?”蒋飞撇嘴说道。“刚才我要跟你讲理,你要跟我装。现在我来硬的了,你要跟我讲理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流.氓吗?快点,我数三声,马上将车给我开出来,不然……”

蒋飞的话戛然而止,开始数数。

“一、二……”

苏盟男一张因为碰撞有了不少擦伤的脸有些扭曲,心中的愤怒到了极点。他活了这么二十来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

他今天是来机场接人的,没想到会跟人打架,所以车里也没有放长剑。要不然他此时肯定抽出剑来,将眼前这个贱人当街大切八块!

“三!”

蒋飞嘴里所处这个字,就踏出脚步,准备再收拾一下这个牛皮哄哄,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

苏盟男脸色涨红,睁大眼睛眼眶都快要裂开了,一双拳头握紧,额头都有冷汗流出。他心头很是纠结,反复考虑着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忍气吞声让出停车位,秋后算账;还是憋不下这口气,和这人拼了。

至于报警什么的,苏盟男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这年头,特别还是在京城,稍微有点家世的,出了事情就报警,就太跌份了。这种性质就相当于上学的时候受了同学欺负,打不赢就给老师打小报告一样,是很没有骨气和节操的。

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女人声音从背后不远处传来,问道:“苏盟男,你说五分钟之内就到,可我足足在候机厅等了你十分钟你都没来!你在这里愣着干嘛?”

听见这女人的声音,本来冷汗淋漓的苏盟男顿时眼睛一亮,眼神中也没有了害怕了,赶紧转移视线,看向了声音来源地,就像是看见了救兵一样。

本来正要动手的蒋飞,听见这声音也暂时停了下来,略微好奇的侧过头看向了来者。

走过来的,是一位头黑、长、直,披在肩上的年轻女人,走动间随风飘动。下身黑色直筒裤,上身白色体恤不透明,到没有太多花哨,浑身上下也看不出多少奢侈装饰品,身材却是很好,特别是她脚下踩着的不是什么恨天高,而是一双绣花布鞋,很引人注意。

走近后,女人也现了情况不对劲,看着被砸的稀烂的玛莎拉蒂,问苏盟男:“这是你的车?”

脸上擦伤已经淤血的苏盟男,刚才还怒火满脸,考虑着是不是要跟蒋飞死拼呢,现在看见了这女人就像是看见了妈一样,神色顿时就变了。

变得很委屈,像是找到了靠山,连忙闪到女人身边,像是乳燕投林寻求保护一样,指着蒋飞说道:“盟主女王大人,你来得正好!他……他砸了我的车,还欺负我!”

看着苏盟男毫无节操的要扑过来,踩绣花布鞋的‘盟主女王’估计也有些感觉恶心,立即瞪了他一眼,然后右手食指中指竖起,忽然伸出,快得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就抵在了苏盟男的脖子处,让苏盟男讪讪地停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盟主女王眼神打量了一眼蒋飞后,问道。

苏盟男也不敢再犯贱,摸了摸脸上的伤痕,眼神凝重地道:“遇到了个高手!这家伙二话不说将我车砸了,我全力攻击他,结果却被他一招太极拳推飞。”

“太极?被一招打飞?”踩绣花鞋女人的两条秀气好看的眉毛微微向上一扬,顿时有种剑眉的感觉,英气逼人!

蒋飞也在打量着这位黑长直美女,心头颇有些诧异。

出于敏锐感知力的缘故,虽然还没有亲自交手,但蒋飞能感觉这个女人也是一个练家子,而且肯定要比飞扬跋扈的纨绔贱男苏盟男更厉害。

这一点,蒋飞从她刚才闪电般伸出双指点住苏盟男喉咙就能看出。

通晓独孤九剑的蒋飞可以肯定,这个女人不但是有点强,而且还是个用剑的高手!

蒋飞觉得这个女人的称呼也有些古怪。

‘盟主女王’?

这是什么意思?

绣花鞋女子看向蒋飞的眼神中虽然有着好奇,但最后并没有真的蛮不讲理的出手帮苏盟男报仇,而是瞥了苏盟男一眼,很了解他的说道:“别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砸你的车吧?是不是你先惹人了?”

苏盟男那飞扬跋扈的纨绔性格,再加上他那不留口德出口成章的贱嘴,是出了名的,为此惹了不知道多少麻烦。要不是这家伙本质还算不错,挺有正义感和爱国情怀,柳云朵也不会理会他。

被拆穿的苏盟男有些不高兴了,辩解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我……我还不是为了早点接你!所以心急抢了这家伙的一个车位而已,他就对我这样打击报复。”

绣花鞋女子摆了摆手,懒得再听苏盟男说了,她已经能大致猜到事情是什么样。

无非就是苏盟男抢了车位后,还一点歉意也没有,纨绔气息十足的反而对蒋飞言语不敬,所以两人就这样起了冲突。

她走到蒋飞面前,说道:“刚才是我朋友不对,我带他给你道歉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你看如何?”

伸手不打笑脸人。

而且蒋飞车也砸了,人也打了,气也就出了,也没有多想再继续纠缠下去,于是耸了耸肩,点头表示同意。

“喂!柳云朵,哪有你这样的!你抢我盟主位时可是说好了的,以后你会罩我!有你这样罩的吗?我都被人欺负成这样子,你都不帮我出头!”苏盟男很委屈的大声道。

叫柳云朵的女子瞪了他一眼,竖了竖手指,苏盟男就只能愤愤不平的闭嘴了。

两人一人看了蒋飞一眼,没多停留,就拉开变形的车门,开车离去。

【今天第二更!嗯嗯,继续第三更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