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在环境污染严重的京城,白天很难看到蓝天白云,晚上自然也很难看见皎洁的月色和闪闪亮的星星。

不过,夜色之下整座城市依旧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万家灯火,倒也还算得上比较漂亮的夜景。

至少,比白天灰蒙蒙天空下的喧闹要好多了。

高沁园家的小区里一片安静。

主卧室里的乔依依和高沁园都还没有睡觉,两位娱乐圈的新‘老’女神躺在一起正在低声交谈着。

当初乔依依刚出道时就和高沁园在某次活动结识了,两人一见如故。后来乔依依在国内展时,留在京城的时间比较多,每次都会约高沁园出来喝茶聊天,两人关系说是亲密姐妹一点也不为过。

“没想到蒋飞会这么厉害,钢琴演奏是世界级,医术也是神医,竟然还会这么棒的厨艺。他才二十六岁吧?他这二十六年究竟是怎么过的啊,别人二百六十年都做不到他这么出色吧?”高沁园感叹道。

乔依依吃吃笑了笑,打趣道:“园姐,你该不会是春心动了吧?你要是喜欢上了蒋飞,某人可得伤心死了。”

两人是好朋友好姐妹,对于高沁园的恋爱传闻,乔依依是知道得比较清楚地。

高沁园的确是和台湾的那位男明星在谈恋爱,但关系并没有像媒体说得进展得那么快,只能算是刚刚接触而已。但前一阵子两人闹了矛盾,高沁园现在歇业在家里,不接档期,除了调理身体外,也是想避着不见她男朋友。

“别提他!我现在是想到他就烦!”高沁园努了努嘴,很快转移话题,看着乔依依:“我年纪比蒋飞大了将近十岁,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倒是依依你,心理有想法吧?”

乔依依心一顿,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娇羞,但还是强装淡定道:“怎么可能。我就是将蒋飞当成了一个好朋友,在琴艺方面的老师。”

“还老师,你以为是杨过和小龙女啊。”高沁园娇笑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以依依你这么漂亮的长相,还明显对他有意思的态度,他只需要勾勾手指,你估计就要主动投怀送抱了,他怎么会无动于衷?”

“园姐~~~~”听见高沁园说话越来越露骨,脸皮比较薄的乔依依受不了了,伸出手去饶高沁园痒痒。

于是乎,两位新老女神在床上滚在一起,相互挠着彼此的痒痒,等了好半响才喘着粗气停止下来。

高沁园正色道:“不过说真的,蒋飞的这位女朋友,林茉莉姑娘也真是够漂亮的。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要身材有身材。而且最关键的是,听你说,她还是蒋氏医馆的主要负责人,是一位女强人类型的贤内助吧?这样的女人,倒也能配得上蒋飞了。也难怪他对你没那么动心。”

乔依依闻言没说话。

从小家教良好,品行也良好的她,不会在背后议论别人。但是她心里才知道,其实林茉莉并不是蒋飞的正牌女朋友啊,正牌女友另有他人,是一个任何一方面都不输给她和林茉莉的大美女。

只是,今天晚上这两人住在了一间房,睡在了一张床。这其中有什么故事,有什么曲折,离开了锦城有一段时间没和蒋飞和林茉莉联系的乔依依就不清楚了。

就在乔依依胡思乱想的时候,高沁园忽然开口问了一个更加露骨的问题:“你说,蒋飞和茉莉现在在隔壁在做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乔依依满脸羞红的说道。

但是经高沁园这么一提,她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现在蒋飞和林茉莉睡在一起可能出现的画面。

高沁园自言自语地喃喃说道:“可惜我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错,就算隔壁生了再大的动静我们也听不见。不过,我听说那种事情后,会留下很多痕迹的,明天我们去收拾被单的时候,就知道了。”

乔依依实在听不下去了,双手捂住耳朵,闷声道:“园姐你别说了,我要睡觉了!”

高沁园恶作剧成功,不由得开心的一笑。

她笑起来时很好看,不是中国传统古典美人那种笑不露齿,而是露出标准的八颗整齐洁白的贝齿,显得十分阳光明媚,味道很甜。

当初就是她的这种甜甜笑容,才会让她获得‘国民女神’的称号。

隔壁。

蒋飞和林茉莉住的卧室。

此时,林茉莉正气喘吁吁的跪在床上,粉面绯红,衣衫半解,高沁园给她的一件很显身材的吊带睡裙此时一半边的吊带已经被退到了胳膊上,露出一大片白色如同牛奶般腻滑的肌肤,规模不小的乳基也暴露在空气中,甚至能看见一点晕色,只有最巅峰被睡裙的边缘挂着。

“蒋飞,不要胡闹了,快放开我!”林茉莉一只手臂还被蒋飞反手抓着,虽然没用力让她疼痛,但她却挣脱不得,只能跪在床上回头望着蒋飞。

这姿势,很是暧.昧,很像传说中的后.入式。

但这时候的蒋飞却并没有那么舒服,反而有些龇牙咧嘴地摸着自己耳朵道:“你是属狗的吗,差点都给我咬出血了!”

刚才在外面沙上,林茉莉只是轻咬他耳朵,这次却在情急之下咬得有些用力,让身兼北冥神功,身体各方面素质几倍于普通人的蒋飞都有些痛。

“谁叫你……叫你不听话,乱……乱摸的。”林茉莉气哼哼地说道,同时身体还不停的挣扎,被蒋飞反手捏着手臂,一双修长的大腿洁白的脚丫子,还不停的向后踢着蒋飞。

刚才蒋飞洗完澡后刚刚摸上床,没等到一分钟就开始不老实了。

林茉莉反抗了一会儿,也反抗不了,就只能听天由命的让蒋飞占点便宜,上半身都给蒋飞开放了,随便蒋飞怎么做。

可是她却忘了上次在稻村别墅时候的教训,男人永远都是不满足的动物,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一山望着那山,简直就是以地事秦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所以在两三分钟以后,蒋飞的一双大手就开始转移阵地,从林茉莉饱满、弹起十足的酥胸开始往下滑动,从她修长的大腿肌肤一路上移,伸进了她的睡裙里面!而且这下.流胚子还很老道的直接就要脱她的小裤子,这下林茉莉就有些慌神了,连番求饶,让蒋飞停手,结果蒋飞就不为所动,嘴里哼哼说着一些让人面红耳赤无比害羞的话,行动依然。

林茉莉这才不得已张开了嘴巴,在蒋飞耳朵上狠狠的咬了一下。

蒋飞摸了摸自己耳朵,现没有血迹才放心了一点。

要是今晚上没能拿下林茉莉的一血,反而自己还见了血,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敢咬我,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蒋飞哼哼道,抬起一条腿,轻轻一横,就将林茉莉一双修长的大腿完全压在了大床上,动弹不得了。同时蒋飞另外一只空闲的手,稍微用力的朝着林茉莉的饱满挺翘的臀部拍了过去。

啪!

清脆的声音传来,只见蒋飞的手离开后,林茉莉的臀部竟然形成一圈肉浪。蒋飞都有些愣,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手感这么好。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玩s又m啥的,事出有因啊!

于是呼,手很快就连续几次拍打了下去。

啪啪啪!

“蒋飞,你这个大变.态!”林茉莉惊呼不已。

蒋飞在抽打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味的寻求快.感,也很注意力度和分寸,所以林茉莉能感觉到一点痛,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是谁说的,不管男人女人,其实内心都有潜在的受虐倾向,只是平时没有被开出来而已。而且,女人的受虐心里,据统计报告,是男人的11倍!

所以此时的林茉莉在这样啪啪啪的声音中,惊呼声慢慢的就有些变样了。只不过她强忍着,还得控制自己音量,害怕自己声音太大会传到隔壁去,让乔依依和高沁园听见。

“蒋飞,别……这样,放开我好不好!”林茉莉将头摇成拨浪鼓,颤声说道。

蒋飞也打够了,于是停了下来,望着那张红嫩的俏脸,心里怦怦跳,问道:“为什么不行,不喜欢吗?”

“当然不喜欢!正常人都不喜欢。只有你这种大变.态才会喜欢用这样的法子去糟蹋人,去侮辱人!”林茉莉咬了咬粉唇,违心的说道。

当蒋飞松开她手臂后,就用力的抬起腿,两只雪白的小脚丫子朝着蒋飞胸膛踢去。

一代江湖大侠蒋飞哪里能让她踢中,伸出手就将小脚握在了手里。林茉莉不但一双大长腿出众,就算这一双脚也是那样的秀美,让人把玩不够。

蒋飞嘿嘿一笑,顺势将这两条修长大腿抗在了肩膀上,笑着道:“那我们就不玩这些了,咱们好好办正事吧?”

林茉莉挣扎得更厉害了,脸红到了耳根子,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蒋飞,哀求道:“不要!在这里真的不行。”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蒋飞实在于心不忍,心中一软,叹了口气将她放下,说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林茉莉赶紧缩着身子,钻进了被窝,背对着蒋飞悄声说道:“你又不知道第一次对于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在这里真的不行!大不了,你想要的话……等回了锦城,给你就是了!”

【今天第二更。这一章写得很慢,很认真。在这种地点推倒茉莉姑娘,感觉的确是不那么好,还是后面吧。

刚才看见有书友打赏了一万起点币。鞠躬感谢!明天我又得三更加更了!

嗯嗯,请各位继续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