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柳云朵即将迎战日本宫本家族的第一高手,蒋飞心中颇为惊讶。

不过更惊讶的,还是这位剑道联盟的新任盟主,年纪不大的年轻女人,竟然立下宏愿,要横扫日本剑道!

这个目标,不可谓不高。

虽然中国武术源远流长,有着数千年的历史,比起日本的剑道早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剑术界的情况,的确是日本最为强盛。就算国内有不少隐士的国术高人,有一些深居简出的剑术高手,战斗力非同一般,但也没有谁敢小觑日本剑道。

更没有谁敢说————要败尽日本剑道!

一个国家的剑道能够展到这种地步,衍生出无数的流派、家族,其中必定有是十分强大的高手,是任何人都必须要正视的。

蒋飞不知道柳云朵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这其中有什么样的隐情,才会让她立下这样的志愿。

但听见这女人如此斩钉截铁、落地有声的话语,说实话,蒋飞心中除了惊讶外,不知道为什么隐隐还有些热血!

“巾帼不让须眉,大致说的就是这种女人吧?”蒋飞在心里想到。

对于日本剑道的各个流派,蒋飞这段时间来也了解得不少。

日本剑道,总共大体上分为一刀流和二刀流。

至于三刀流……那是海贼王里面才有,现实生活中应该没有谁会。

其中最强大、流传最广泛、最多人使用的,自然是一刀流。

一刀流高手众多,在日本剑道最初衍生出来的时候,就形成了诸多的派系,也是日本剑道的主流。

二刀流,顾名思义就是使用双刀作战。

在日本剑道刚刚衍生出来的时候,二刀流并不被主流所接受,认为这是异端,是邪剑,并非正途。

所以在剑道界,懂得并能使用双刀的剑客并不多,很多人也对这种二刀流的价值产生了诸多怀疑,学习双刀战法的人也很少!

不过,就客观事实来看,双刀的操作是由单手挥剑,从力量上的确要逊于一刀流的双手的挥劈。而且双刀作战很容易顾此失彼,所谓心不专一,生死相搏,出现一丝疏忽,便是致命的败亡!

要知道剑道最重要的就是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老顽童那般,一心二用,会双手互搏之术。用双刀作战,很大程度上会削减自己剑术的精妙和威力。

所以,对于没有掌握到二刀流的剑客来说,二刀流无疑是一种疯狂的违背常理的诡剑!

但二刀流虽然挥劈力量不够,但其作战方针侧重于技巧,以双刀诡异的剑法迷惑对手以取得胜利。

而且,双刀二刀流使剑的技巧,比持一刀时更多。因二刀流之技巧是两支剑组合相应所产生的变化,当然要比一刀多。

而只要是剑道高手,听见二刀流这个名字,先想到的两个名字,必定是宫本藏武,以及柳生十兵卫。

这两位都是日本见到历史上赋有盛誉剑客。其中柳生十兵卫是日本最浪漫化的武士之一,这位独眼高手在剑道上的修为极深,留下了不少传说。

至于宫本藏武,更是被视作了二刀流的创始者!

而现在柳云朵所说的宫本家族,就是这位宫本藏武的后代!

二刀流创始人的后代,其剑术有多厉害,自然是可想而知。就算比不上日本最顶尖的一刀流高手,那也绝对是强横无比,一般难遇到敌手。

不久前柳云朵打败了宫本家族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现在小的被打败了,所以老的就出来了。这也由不得柳云朵小心谨慎,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剑术提高个层次,再去迎战宫本一真。

看着一脸认真的柳云朵,蒋飞等了半响才问道:“一个月后你和那宫本家族的族长宫本一真的比试,也是下了战书,签了字,生死勿论的邀战?”

柳云朵点头道:“当然。战书上,我们彼此都已经签了名。”

“你打不过他?”蒋飞又问道。

柳云朵皱了皱眉,没想到蒋飞会问得这么直接,不吹不黑地说道:“没有到真正比试的一天,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根据我对宫本家族的了解,以我现在的剑术和宫本一真比试,赢得可能性,只有三四成。”

“三四成?”蒋飞一愣,惊讶道:“既然你都没有把握,那你还接受对方的邀战书干什么?直接拒绝不就完了吗!哪里还需要像现在这样到处找人比斗,寻求突破!”

明知道打不赢人家,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接受对方的邀战书,签下生死状,这行为不是二傻子嘛!

蒋飞小时候和外公外婆一起居住的小镇上,镇东有个智障儿童,都知道打架打不赢的时候要跑呢!

这可是关乎到自身性命的事情啊。

柳云朵打败了宫本家族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这无异于是狠狠的扇了宫本家族一耳光,甚至是扇了日本剑道界的一耳光。

可想而知,在接下来的邀战中,那宫本一真肯定会下狠手,说不定要让柳云朵死都不是没有可能。

听见蒋飞的言论观点,就连一向没有节操的苏盟男都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表示自己彻底被打败了。

柳云朵也是无语的瞥了蒋飞一眼,她想不通这样心态的家伙,是怎么成为一名剑道高手的。

“不接受他的邀战,难道做缩头乌龟吗?”柳云朵冷声道。

“话不能说得这么难听。什么是缩头乌龟,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君子报仇都还十年不晚呢。”蒋飞苦口婆心的劝解道,“而且,你又不是君子,你是女人啊!女人,不需要那么要强,不需要遵守什么荣耀即吾命吧?”

如果是一个男人,为了男人的尊严和面子,在明知道胜利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接受挑战,还算想得通。

但是一个女人这么拼,蒋飞是真的不赞同了。

“我的确只是个女人,可是我也说了,我最大的目标是败尽日本剑道!如果连宫本一真的邀战我都不敢接受,我还怎么实现我的目标?”

柳云朵盯着蒋飞,眼神有些凜,就宛如一柄剑一般,说道:“而且,你作为剑道天才也应该明白。如果一名剑客连迎接对手挑战的勇气都没有,因为贪生怕死就选择后退,你觉得这样的人,将来在剑术上会有多大的造诣吗?”

蒋飞摸了摸鼻子。

这女人这句话的意思,怎么听着像是在讽刺他?

“那你为什么立志要败尽日本剑道?什么仇什么怨?”蒋飞好奇的问道。

柳云朵皱了皱眉,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可以将我当做一个跟苏盟男一样的愤青,想要为国争光。”

听见柳云朵这么说,苏盟男颇为高兴。他这个人缺点很多,但是他觉得自己唯一还算不错的,就是拥有一颗愤青的心了。

他不觉得这是缺点,反而是一个优点。所以他组织了剑道联盟,想要狠狠的压一下日本剑道,为国争光。

可惜他相比较而言太弱,这些年没有为国争什么光,反而闹了不少笑话。

蒋飞却是不太相信柳云朵这句话。

这年头国内愤青倒是不少,但那也只是在网络上叫嚣一下罢了,真正的要付诸行动的没有几个。为了愤青可以将自己命都搭上,势必要踏平日本的就更少。

柳云朵立下败尽日本剑道这种宏愿,绝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愤青这么简单。

“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要和宫本一真比斗了?”蒋飞说道。

柳云朵点头,补充道:“在这之前,我也不管怎么样都要和你比斗一场。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话,你也可以提,我能做到的都尽可能答应你。”

当谈到正事之后,蒋飞就现柳云朵和昨天在机场外面第一次见面时的气质迥然不同,似乎变得锋芒太露了,犹如一柄脆生的剑,宁折不弯。

蒋飞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一场吧!”

听见蒋飞突然改变口风,无条件的就答应下来,柳云朵似乎没有料到,下意识的还楞住了。睁大眼睛看着蒋飞,惊喜中带着惊讶地问道:“为什么答应了?”

“我说我被你感动了,你信吗?”蒋飞耸了耸肩说道。

柳云朵不解道:“我刚才说的话,很感人吗?”

她又没有说出自己的实情,有什么值得感人的?

她自己都不觉得感人。

蒋飞却是无奈的苦笑着,感叹道:“其实,我也曾是一个愤青啊!”

眼神在两人身上扫视了一眼,蒋飞说道:“虽然我不愤青、不中二好多年了,但是看见中二的你们,心里还真是挺感动的。我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败尽日本剑道’,这个口号只是想想就觉得得不行了。如果我和你比试一场,能够让你剑术有所增长的话,那就算是我为你的理想加把油吧!”

柳云朵和苏盟男有些面面相觑。

这老气横秋的语气,简直就像是长辈对晚辈的教诲一样。

不过只要蒋飞答应下来,柳云朵心里就松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