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一真缓缓起身,随着少女一起走到庭院中,到了脸上添了刀疤的男子身边。

练剑男子这才停住疯狂,眼神中的冰冷稍微收起,对宫本一真礼貌弯腰道:“师傅!”

宫本一真摆了摆手,说道:“失败并不可怕,强者从来不会惧怕失败,他们只会将失败看做是自己的垫脚石,能让自己未来变得更强。你这次败了,努力奋没错,但是不能丧失心中的信念,也不能被仇恨完全蒙蔽内心。一名剑客,想要变得更强,仇恨并不是最根源的动力,这是本末倒置。”

“我记住了。谢谢师傅教诲。”宫本远藤抬起头说道。

“只是记住不行,更重要的是要控制自己。”宫本一真说道。“每个人都有失败的时候,就算师傅我,当年也一样大败,败得一塌糊涂,所以后来才能潜心修炼十余载。我希望你不要将失败看作是负担,而是动力。”

闻言,不仅仅是宫本远藤,就算是少女山本若水也眼神一凜,同时眼中有着无尽的好奇。

他们作为宫本一真的徒弟,自然对于自己师傅当年的辉煌战绩无比清楚,知道十多年前宫本一真曾经挑战十七名成名剑道高手,无一败绩。

只是最终,输给了那位居合拔刀术的传奇高手柳生宗矩。

关于这一战,除了当事人宫本一真和柳生宗矩,其他人根本不清楚这一站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柳生宗矩是如何赢的宫本一真。

就算十多年过去了,当初两人的一战,仍然是日本剑道界的一个秘密,就连宫本一真最喜爱的徒弟宫本远藤也不知道。

这既是一个秘密,引得无数人至今还津津乐道,揣测不已。但这似乎也是一个禁忌,从来没有人敢向宫本一真或者柳生宗矩询问。

今天却是宫本一真第一次在他弟子面前开口提到当年的事情。

当年他们十七战十七胜,几乎是战遍日本四大岛屿的师傅,和那拔刀术柳生宗矩的战斗,居然不是刚刚分出胜负,而是大败,还败得一塌糊涂?!

怪不得,当初他们师傅比试之后,就直接回来闭关十余年,应该是当时收到的打击不小。

就像宫本远藤一样,本来一次随意的中国行,根本没有将中国剑道放在心上,觉得自己会像以前一样轻易碾压对方。却不曾想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打败,而且还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这绝对是天大的耻辱!

心情抑郁的宫本远藤,抬头望着宫本一真,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师傅,十四年前你和柳生前辈的一战,他究竟是如何打败你的?”

“如何打败?或许下一次我再和他交手的时候,就能够明白是如何败的了。”宫本一真闻言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笑容。

他脸上有的,竟然只是迷茫!

因为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他潜修了十多年,也还没有想出当年他和柳生宗矩的一战,究竟是怎么败的啊!

宫本一真的眼神有些飘忽,放佛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那一幕,手持双刀的他在封闭的道场内对战柳生宗矩。

当时面对连续战胜十七位剑术名家的宫本一真,柳生宗矩赴约的时候竟然是双手空空,没有拿任何兵器。宫本一真还以为柳生宗矩是太过于托大,是在蔑视他,他感到很愤怒,想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位拔刀术传奇高手。

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他无比震惊。

向来战无不胜的他,在柳生宗矩面前刚刚准备动手,施展出他无比繁琐精妙的二刀流。结果在他拔刀的一瞬间,就被柳生宗矩完全控制住,动弹不得!

柳生宗矩空手入白刃,让他拔不出刀,然后一个反击就将他彻底击败。

那时候,宫本一真才明白了居合拔刀术的真正意境,明白所谓的‘无刀取’是什么意思。当时已经算得上是剑道名家的他,在柳生宗矩面前竟然连拔刀都做不到,直接被对方控制住手中的兵器,成了带刀如同无刀的境地!

这居合拔刀术实在是太可怕,修炼到了极致完全能够做到一击必杀,几乎不可能有人在这种精妙而快的凶猛招式下活命。

虽说这十多年来,宫本一真的剑道修为早就已经更上一层楼,变得深不可测。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就算现在的他,回到十多年前和柳生宗矩一战,他也没有什么把握能够战胜柳生宗矩。

他现在肯定能够在战斗之中拔出自己的剑,对柳生宗矩形成反击。

但是他却不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能够和柳生宗矩真正一战。要知道当时柳生宗矩战胜他的时候,可是空手,手中没有拿刀啊。

要是柳生宗矩手中拿着刀,并不采用空手入白刃的‘不杀既是赢’的手法,而是正面攻击,他能敌得过威力盖世绝伦的拔刀术吗?

所以,现在宫本一真说他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

或许以后他再和柳生宗矩一战,逼得柳生宗矩不得不拿出武器,他才能知道自己究竟败在了什么地方。

宫本一真说得倒是比较轻松,但宫本藤野、山本若水两人却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他们师傅,竟然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战败的!

“难道说,师傅你现在还不是柳生宗矩的对手吗?”宫本藤野忍不住问道。

他可是很清楚自己师傅现在的剑道已经修炼到了什么地步,变得有多么的可怕。在他看来,十四年前的师傅败在了柳生宗矩手上,没能成为日本剑道界的第一人。但是十四年过去,他师父肯定是当之无愧第一人。

但没想到他师父会这么说。

宫本一真摇了摇头,眼神望向天空中皎洁的明月,说道:“柳生宗矩,是我一生的对手。如果我有把握能够战胜他,这些年早就再次登门‘拜访’了,不会潜心修炼这十四年。”

听见宫本一真变相承认自己依然不是柳生宗矩的对手,宫本藤野和山本若水忍不住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宫本一真淡淡地说道。“不过,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这次中国之行后回来,我也必定会再次登门挑战他!”

“这……又是为什么?”宫本藤野失声问道。

现在既然没有把握战胜柳生宗矩,那为何不再继续修炼,等有把握的时候再登门挑战?

“因为我和柳生宗矩有过死约,只要彼此都还没死,十五年之后就再战!算算时间,等我从中国回来,就差不多了。”宫本一真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所以,我希望那位能将你打败的年轻女子,不要让我太失望,也能让我这次的‘磨剑’之行中,多一块石头。”

没错,宫本一真这次的中国之行,主要目的并不是因为他大弟子被人打败,前去报仇。

他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磨剑’!

所谓的磨剑,其实就是和柳云朵四处找人邀战的方式差不多。通过和不同剑术高手来比试切磋,在生死的大压力下寻求一点灵光,好用来突破自己的剑道。

对于一名剑客来说,想要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好的方式无疑就是不断和高手比试。现在的宫本一真挑战柳生宗矩,他没有任何的把握,但是如果他的剑术能够更进一步,突破桎梏,那么他就能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十四年前的宫本一真,跋涉日本四大岛屿,连续挑战了十七位剑道大家,也相当于是给自己磨剑。

只不过现在对于宫本一真来说,日本各大流派的剑道,他都已经见识得差不多了。唯一他还没有见识过得居合拔刀术,他却没有一点胜利的把握,那是他最后才会挑战的地方。

留在日本磨剑,他已经不会有多少收获。

现在对他来说,最好的目的地,就是去古老而渊博的中国,才能继续‘磨剑’。

中国的剑术源远流长,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在战国时期就曾有过荆轲刺秦这样的事情,就已经有了强大的剑客,日本的剑道,可以说也是从中国流传而来的。

虽然现在中国剑术大多失传,因为政府的原因只有拳脚功夫大多得以保留。但宫本一真知道,中国境内仍然还是隐逸有很多真正的高手。

中国的剑术和日本的剑道截然不同,宫本一真此去‘磨剑’,挑战中国各大剑术高手,必定有所收获。

神游物外了一会儿,宫本一真才收回了自己的心思,转而继续看着自己的大弟子宫本藤野说道:“我听若水说,你脸上的伤疤其实可以完全消除,你为什么不同意?”

宫本藤野低头哈了一声,才冷声说道:“就像师傅所说。强者不会惧怕失败,只会将失败看做自己的垫脚石。我脸上的这道伤疤,能够提醒我,让我不断奋!”

“很好。”宫本一真满意地点了点头。

作为一名剑客,一名武士,身上有伤疤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主要的,是要记住这些伤疤因何而来,避免以后自己身上不会再有更多的伤疤!

对于自己的大弟子,将来二刀流的当家人,能有这份觉悟宫本一真感到很高兴。

【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