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袍是中医学会的定制长袍,和当初参加中西医交流会的长袍一样。

蒋飞成为了中医学会的会长以后,就配制了好几身。蒋飞今天选择的是一件通体白色的长袍,袖口标志性的卷起了小半截,脖子间的纽扣没有扣上。头精心的整理过,但是并没有加摩丝一类的东西固定型,因为蒋飞的头本来也不长。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看上去不是那么一本正经,庄重中带着简单与普通,就像是一位智者、儒者,风度翩翩而来,还有几分白马王子的样子。

蒋飞刚刚进门,走道台上,礼堂内就响起了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

也不知道是谁开头,称呼蒋飞没有称呼蒋医生、也没有称呼蒋大师或者蒋老师,反而给了蒋飞一个不同寻常的‘先生’称呼。

这个先生,可不是夫妻间太太的相对应称呼,并不是老公的意思。

这是代表古汉语中的‘先生’,是对有一定地位、学识、资格的人尊称,并非所有人都可称为先生。比如鲁迅,不就是常常被人们尊称为先生吗?

“蒋先生好帅啊!”

“是啊!没想到蒋先生不弹钢琴的时候,也能这么帅!我以为蒋先生只有在弹钢琴的时候才帅呢!”

“这才是真正的帅哥!比现在那些什么花枝招展的娱乐明星帅多了!”

“没想到男人穿长袍这么有味道。要不以后我们文学院的院服就改为长袍吧?我觉得只有我们学院的男生,气质才能最ho1d住长袍!”

“————”

要是原来的蒋飞,来北大上课,在这样的大礼堂面对这样黑压压的人群,心里肯定会打鼓。不过现在,蒋飞看见这场面内心只会有高兴和感叹,但是不会有什么忐忑和压力了。

他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大场面。这礼堂就算爆满,人数也不过八百人,比起当初在乔依依的演唱会上,同时面对几万人,而且还是‘黑色海洋’的场面,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蒋飞对于这次的‘小巫’,却是看得比乔依依的演唱会更重要。

这些能够进入京城大学的学生,未必每一个将来都会成为同龄人中最好的。他们也不是每一个,都能为对祖国做出卓越贡献,不是每一个都能成为祖国栋梁。

甚至,他们或许混得还不如一些当初高考没考上大学,走上了社会的人。

但是,至少在目前来看,他们算是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一批,是闯过了高考那座独木桥,挤掉了千军万马来到这所学校的。

这些人中,将来出人才的比例,肯定也是最大的!

所以,如果自己给他们树立了榜样,能够引导一点点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意义可以说比在中医学会树立的榜样都还要更大得多。这也是蒋飞没有经过多少考虑,就答应了刘副校长邀请的原因。

就像蒋飞跟剑道联盟新任盟主柳云朵所说的一样,他曾经也是一名愤青,也是一名颇有爱国情怀的人。脱离了学校后,成长了许多,但至少还没有被抹去棱角,心气总还是有的。

女主持人张力唯看见蒋飞终于来到,赶紧走过去将麦克风交给他。蒋飞对这玩意儿不怎么熟练,所以张力唯就亲自贴身给他安上,别在了衣角下。

在这么大的礼堂里面,如果不用扩音器,蒋飞估计得学了狮吼功才能让每个人都听到自己得声音。

看见这一幕不少男女善意的起哄,蒋飞也没有生气或者脸红,笑着道:“这时我第二次来京城大学,上一次是参加中西医交流会的时候。经过这两次,京城大学和我想象一样,的确是‘兼并包容,思想自由,勤奋、严谨、求实、创新’。”

“哇!”

蒋飞这一开口,就让不少京大学子惊呼,因为蒋飞这段话最后十六个字,乃是京城大学的办学宗旨,也可以说是京城大学校训。蒋飞竟然对着十六个字如此熟悉,说明他是真的对于京城大学很了解。

这就让下面的学生感到很自豪了。

“不过,京城大学有一点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你们知道是什么吗?”蒋飞话锋一转,笑着问道。

“什么啊?”众多学生有些心惊,以为蒋飞要说什么关于京城大学不好的一方面了,纷纷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蒋飞对着终于帮他把麦克风弄好的女主持人张力唯,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才转过头笑着说道:“京城大学和我想象中不一样的,就学校内女生竟然都这么漂亮!以前在我看来,能够考上京城大学的,都学霸级的人物,是每个省市最顶尖的学生。学霸嘛,这不是我说学霸的坏话,你们肯定也知道,大部分就是戴着眼镜,有些呆呆的样子。但是看见了你们,才让我这个观点彻底改变,原来学霸也能这么漂亮时尚,这么充满活力!”

全场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顿时就更加的欢腾起来。

张力唯捂嘴轻笑。

经过蒋飞的开场带动,礼堂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轻松起来。虽然他们以前只是听说或者在网络上看见过蒋飞,但他们却能肯定,今天的公开课会比以往的更加和谐融洽,很轻松。

事实上,蒋飞也的确将整堂课的气氛定位自阿勒轻松愉悦上。要树立榜样,要传播中医这些传统的中国几千年文明,也不是就非要一板一眼,不苟言笑。

医学和科学是严谨的,但传播的过程和方法,可以是轻松的。

寓教于乐。

这节公开课流程蒋飞昨天就和张力唯商量过了,很清楚。

最开始张力唯这位主持人采访,主要是关于让蒋飞谈谈感想。

比如参加乔依依这位下一站天后明星的演唱会,接受到对方的邀请,结果在演唱会上遭遇‘黑色海洋’,当时有什么心理活动;又比如蒋飞现在对于他被国内音乐专家、甚至西方音乐专家所称赞有什么看法;以及不久前参加中西医交流会,将现在几乎横扫全球的西医交流团打败,有什么想要说的。

反正就是一些正能量的话题,也让蒋飞很好挥的话题,侃侃而谈很容易就能进行下去。而且这些话题,下面坐着的广大学子也能听得津津有味,思路完全被蒋飞带着走。

采访完了,就是蒋飞自己的演讲开始。

演讲的主题,主要是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和精神传承。

先是和中医。蒋飞秉持的观念是不吹不黑,不卑不亢,也不刻意抵制轻蔑西方文化,但却在无形中将中医的理念灌输到了每一个学生的心目中。

中医并不是像现在大部分人理解的那样,已经快要被时代淘汰了,已经不行,或者说已经落伍了。那只是偏见!

就像不久前的中西医交流会一样,只要一名真正继承了中医传承的优秀医生,不管在什么方面,都不会比西医差!就算是在外科手术上也是一样!

这个观念,如果是别人来说,肯定不会让这些京大学子信服,只有以一己之力抵抗了西医的蒋飞,说出这样的话才最有信服力。

讲解了中医后,就是琴艺。

琴艺最好的表现方式,不是靠说,而是靠弹奏!

这让无数音乐系的学生翘以盼,洗耳恭听。这可是世界级的大师演奏,平常时候哪里有这种机会。

“你们想听我弹奏什么琴?”蒋飞问道。

“钢琴!”

数百人兴高采烈的回答。

蒋飞却摇了摇头,说道:“但我今天,不准备弹奏钢琴。”

“啥?”

等蒋飞从旁边他带来箱子里拉出一件东西时,众人纷纷惊呼一声:“二胡?”

蒋飞也从旁边提过来一把早就准备好的老旧木质椅子,接过二胡,掸了掸长袍下摆,书生气质十足的坐下去,才面带笑容的对下面数百名学子说道:“对!二胡!”

“钢琴是很好的乐器,演奏出来的曲子也很动听,说是乐器之王一点也不为过。但是,今天既然咱们这堂课的主题是中华文明传承,弹奏西洋乐器自然不好。而且,我想让你们知道,咱们中华的古典乐器,其实动听程度一点也不比西洋乐器差。其中的诸多韵味,更是不管什么西洋乐器,都不可能演奏出来的!”

“譬如,今天我要拉的二胡!”

准备好了听一曲震撼性钢琴演奏的学子,闻言不但没有振奋,反而纷纷大失所望,兴趣大减。就算是蒋飞的铁杆粉丝张力唯也失望了。

她喜欢蒋飞,是因为蒋飞弹奏钢琴太厉害,而不是二胡。

他们可从来没想过听什么二胡啊!

二胡有什么可听的?一点也不好听好吧!

我们要听钢琴!

蒋飞却是不管众人的失望,继续说道:“在座的同学,你们中曾经听过二胡的有多少人?请举手给我看一下。”

哗哗哗!

顿时七八成的学生都举起了手。

蒋飞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中听了二胡后,觉得二胡好听的,请继续举手。其他的请放下。”

哗哗哗!

这一下,还举起手的,竟然只剩下不到一成!

其中,这一成还大部分都是男生,女生几乎寥寥无几。

蒋飞一愣,他知道现在二胡在国内已经不受人喜欢。就像是京剧一样,现在的年轻人要是说自己喜欢二胡,喜欢京剧,估计会被人嘲笑,说是怪胎吧?

但是,他没想到比例会这么少!

蒋飞点了点头,问道:“好了,所有人都放下吧。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觉得二胡不好听?!”

【第一章到。第二章正在写!

嗯,有喜欢听二胡的书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