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出剑了,一出剑就让无数人心惊胆战,睁大了眼睛合不拢嘴。

只见柳云朵的剑法依旧那般毫无多余,每一招每一式都精妙到了极点,也精简到了极点,攻击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战胜敌人,或者说要杀了敌人,处处落剑的地点都是敌人的要害部位。

但是蒋飞呢?

他却是身体做出了一个并不怎么华丽,像一个年迈的老汉弯了腰,面对柳云朵奔袭而来时,手中的长剑只是快的斜斜刺出。

本来蒋飞的这一剑招,招式不精妙,杀伤力也可以说是莫名其妙,斜斜刺过去就像是做无用功,放佛是在刺空气一样,刺歪了,剑锋离柳云朵的手臂还有半米多远呢!

但是,因为柳云朵的每一招都是充满了杀伤力,并不是普通寻常的切磋,用力都很大,完全是挥出了自己十成的本事,所以这一掠的度太猛,无法立即刹住。

而且她的身体运行轨迹,竟然好死不死,恰好朝着蒋飞的剑锋摆放的位置撞过去!

这样一来,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柳云朵自己将自己的手臂拿去碰蒋飞的剑锋,想要将自己的手掌给剁下来一样!

“小心!”苏盟男在旁边忍不住脸色大变的大喊一声。

周围的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一招,显然是柳云朵的手掌要被削掉了啊!

对于一名练武之人来说,特别是剑客,手掌被削掉,那基本上是成了一个废人。可以想象,等会儿柳云朵这位剑道联盟的新任盟主,即将情况会有多惨。

就算是波澜不惊的柳云朵自己,此时也是俏脸顿时惨白,心里惊慌。就在这电石火光之间,蒋飞握剑的右手轻轻一抖,本来面对柳云朵手腕的剑锋转了过来,改变成了用平剑身,啪的一下拍打在了柳云朵的手腕上。

这一拍打,让柳云朵感觉自己的手腕骨头几乎都要骨折了,手中的长剑差点都被磕飞,但是这终究是避免了手掌被削掉的结局,身形踉跄一下她就稳住了身形。

众人看见这一幕,刚才几乎提到了喉咙的心才有落了回去,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是怎么回事?蒋飞的一剑看上去平凡无奇,但效果怎么那么吓人,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柳云朵的手掌就没了!”

“我也没想通啊。看上去就像是柳云朵自己将自己的手掌送过去给他砍一样!难道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

很多实力一般,有没有和蒋飞交过手的围观者,忍不住猜测道。

刚才的一招实在是太奇妙了,一般人根本就没有看出其中的门道,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蒋飞走了狗屎运,毫无意识的施展出了一招堪称神奇的剑招。

但是和蒋飞交过手的剑道高手,却是眼中骤然迸射出惊喜的光芒。

“这才是蒋飞!这才是那个天才剑圣蒋飞!”

“退让了这么久,终于施展出了他那返璞归真,直指剑道本源的剑法了!”

“抛弃了任何一切虚妄的东西,也抛弃了一切固定的束缚,没有任何的约束,甚至都没有任何剑招。可是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剑法!”

“这剑法————无敌!”

就在围观者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时,蒋飞一个剑身将柳云朵的剑势破解得干干净净,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柳云朵现在直接都废了。

柳云朵有些呆滞的看着蒋飞,准备就此认输到时候,蒋飞忽然说道:“继续!”

他现在已经将柳云朵的剑法基本上摸索的差不多了,已经能看出她剑法中究竟有哪些剑法,现在就这样停手不打了,那前面的功夫也就废了一大半。

柳云朵皱了皱眉,看着蒋飞脸上的表情,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挥动手中的长剑,再次连人带剑朝着蒋飞刺了过去。

刚才蒋飞终于出剑,仅仅是一招,就让她惊为天人,知道自己比起蒋飞的剑术造诣来差了不止一筹,她远远不是蒋飞的对手。所以只是一剑,她虽然败了,但是却太遗憾。

如果能和蒋飞多交手几招,那么对于她来说必定是受益无穷。现在蒋飞主动要求,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这一剑仍然是柳云朵全力以赴,内劲灌注于剑身,迅猛无比。

蒋飞身形闪动,手中长剑有以一个普通人想也想不到的方式,变着花样的狠狠拍击在了柳云朵的右肘上。

啪!

柳云朵被这巨大的力量抽中,顿时身体摇晃,斜斜歪了出去,蒋飞却是冷声道:“你这一招手臂这么弯,你是准备让人将你的肘子完全斩断吗!”

听见蒋飞这么说,柳云朵顿时脸色一红,自然有些羞愧,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冷喝一声后又朝着蒋飞扑了过去。

她这一次的剑招并不是单一的剑招,而是连续转变了三下。刚开始犹如白虹贯日般的直刺,后来又变得飘渺,最后落在蒋飞面前的时候又变成了蛟龙出海,倒拔而起!

三剑一气呵成,毫无停滞,剑招转换得几乎让人应接不暇,眼睛都快转不过弯来了。等第三招蛟龙出海一出,已经是落在了蒋飞面门,一般人都还没有看清楚招式,如何抵挡?

“这一招倒是不错。”

蒋飞依然不惧不惊,还有闲情功夫点评。

只见他斜剑轻拍,刚好压在柳云朵剑脊之上,不管是位置还是时间,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不差分毫。

柳云朵的这‘三剑合一’虽然精妙,但是长剑递到蒋飞面前时,内劲力量完全贯注于剑尖,剑脊处却无半分力道。

“可是你只关心剑尖,但是你的剑脊呢?这是典型的外强中干。犯了大忌!”

蒋飞话音刚落地,就听见一声轻响,柳云朵手中长剑顿时就被拍打得沉了下去。蒋飞手中长剑向外一吐,直接就抵向了柳云朵胸口。

蒋飞撤剑后退,说道:“继续!”

“————”

场边所有人都被场中央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两人惊呆了。

苏盟男这种人不用说。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柳云朵是在压着蒋飞打呢,打得蒋飞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狼狈防御,觉得柳云朵此战必胜。但是结果呢?

结局瞬间反转,柳云朵在蒋飞面前,根本就不再像是一个剑道登堂入室的高手,反而像是一个刚刚练剑,尚未入门的新手。剑法中的诸多破绽被蒋飞一一找出来,尽数破解,不停的让她改正。

这简直就相当于是小学老师手把手教学生嘛!

苏盟男此时的心情别提有多复杂了。他一向将柳云朵奉为女王大人,以为有柳云朵罩住他,他就什么也不用怕,在他看来柳云朵要败尽日本剑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哪知道,现在他最崇拜的女王大人,忽然被这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苏盟男想起自己前两天还愤愤不平,觉得自己当时手中是没剑所以才吃了亏,没打过蒋飞。要是他手中有剑,蒋飞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

看见柳云朵每一招都被蒋飞破解,苏盟男想挖个地洞将自己埋了。

这家伙剑术怎么能这么逆天!

就算是曾经和蒋飞交过手,自以为觉得已经足够了解蒋飞的剑术,知道蒋飞剑术有多么厉害的几人,此时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知道蒋飞厉害,但是没想到蒋飞会厉害得这么惨绝人寰啊!

蒋飞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比以前和他们切磋的时候强了很多。

难道说以前蒋飞和他们切磋的时候,都是压着实力来的,害怕他们跟不上节奏?

想到这个可能,这些人都感觉自己胸口中了一剑,太伤自尊了!

他们怎么会知道,蒋飞的剑法是独孤九剑,只有遇见了高手的时候,才会挥出最强的光芒。他们这些人,是不足够蒋飞将剑法的最强威力出来啊!

锵!锵!锵!

场中的两人越大越起劲,度都极快,转眼间就已经比试了好几十招。

蒋飞在这过程中现,与其说他是一名剑道方面的天才,还不如说柳云朵是天才。

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剑道方面的天才!

现教现学,蒋飞通过独孤九剑的剑意不断找出她剑法的破绽和不足之处,柳云朵竟然就能在一边比斗的过程中,一边想出剑法的改进办法,让自己的剑法变得更加完美,破绽逐渐变得少了很多!

就比如现在这一剑,柳云朵还是一剑刺来,胳膊肘往外翘出来了不少,蒋飞准备再次横拍她的胳膊时,柳云朵剑招却突变,手腕一沉,长剑往下,长剑迅弯曲然后反绷直,柳云朵接着这股反弹之力,在空中跃起三四米高,一个筋斗后退开。

同时青石板被长剑扬起一堆石屑洒向了蒋飞。

等蒋飞闪躲这些石屑的时候,落地后的柳云朵又双脚点地,朝着蒋飞直刺而来。

蒋飞连踩三叠云,用了好几招才稳下来。

这一次后两人都没有再交手,蒋飞笑着道:“不错。今天的比试,就到这里吧。”

脸上额头上都出了不少香汗的柳云朵重重舒了口气,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郑重无比的对蒋飞抱拳弯腰,认真说道:“今日指点大恩,柳云朵没齿难忘!以后不管有什么吩咐,我都会照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