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嫂精明而充满期盼的眼神,蒋飞当然拒绝了她。京城大学又不是什么野鸡大学,怎么可能随便跑跑关系就能保送。

除非是参加奥赛之类的比赛拿了一等奖,或者在某方面有过人的才能,与众不同,才有可能通过京城大学的自主招生,不参加高考就能保送京城大学。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可以走后门保送,也不是蒋飞这种在京城大学上了一节公开课的老师就能做到的。

所以这次精明无比的王嫂注定只能失望。

蒋飞以后没时间再做夏小至的补习老师,也不可能让夏小至保送京城大学。

当然,其实在蒋飞看来,夏小至这小丫头还是挺聪明、很有灵性的。平时她都没怎么将心思放在学习上,在班上的成绩也是中等偏上。要是她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好好地努力一番,考京城大学没什么希望,但也可以展望一下国内名列前茅的重点大学。

十来分钟后,蒋飞领着夏小至、徐静、谭媛三位正直最青春年纪的小女生下了楼。三人没有提行李箱,不过身上各自都背着一个比较大的背包。她们可是准备在稻村住上一星期,换洗衣服、日常用品什么的不能少。

三位小女生心情都很兴奋,上车后也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能外出旅行度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估计对于她们来说,这也是第一次脱离父母的掌控,任由自己脱了缰的游玩。

夏小至和谭媛坐后车座,蒋飞旁边副驾驶的位置被害羞红着小脸的‘壮壮’徐静抢到了,这结果让夏小至上车后任然愤愤不平,狠狠地瞪了徐静好几眼。

“早知道大叔回来的消息,我就不告诉壮壮你了!我和汤圆两个人去稻村,将你一个人留在成立!”刚才还笑嘻嘻个不停,夏小至现在有些郁闷了。

心里早熟,但容易害羞徐静幸福的坐在蒋飞旁边,眼神偷偷的看了看蒋飞的侧脸,吃吃笑着道:“就算你不告我,难道我不知道自己打电话问大叔吗?”

夏小至眉毛一挑,问道:“你平时经常和大叔聊天?”

徐静那张很像初中生的童颜绯红,但是为了提高战斗力,她还是勇敢的说道:“当然!我还经常和大叔晚上开视频聊天呢!”

蒋飞白了这位心里其实很早熟,但又容易害羞的萝莉一眼,纠正道:“就一次好吧?那里是经常。而且那一次也就两分钟就挂了。”

“晚上开视频?”谭媛扶了扶黑框眼镜,眼神亮,很是八卦且开放地道:“壮壮,你和大叔晚上开视频干什么?老实交代,是不是想穿睡衣勾引大叔?”

闻言徐静脸更红了,脑袋都快埋到了她那规模惊人的双峰里了,眼神不敢直视目光如炬盯着她的谭媛和夏小至,唯唯诺诺地道:“哪……哪有!我就是……就是和大叔单纯的聊天而已。没穿睡衣……”

谭媛眼神变得更亮了,惊呼道:“竟然直接没穿衣服?壮壮,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直接这么大胆!”

“————”蒋飞脸上肌肉抽了抽。

这三个小丫头片子,真是一个比一个更加极品!

没穿睡衣,直接被理解成了没穿衣服,这种话中间都能省略字的吗?

蒋飞赶紧止住了三女的对话,问道:“小静,你和谭媛去稻村玩,你们父母没反对吗?”

夏小至跟蒋飞去稻村玩一周的时间,蒋飞还能理解。毕竟蒋飞和夏小至一家人都很熟悉,都做了她那么久的补习老师,夏小至父母对蒋飞还是颇为放心的。

但是徐静和谭媛两人,可是以前根本就不认识蒋飞的啊!她们两人的父母,蒋飞更是目前为止见都没见过,他们怎么会放心让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到一个陌生男人家里去度假?

这未免也太大胆了一些,就不怕遭遇什么不测吗?

国内可不是西方,父母对于孩子的宠溺程度绝非一般。

三女闻言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各自笑了起来,徐静努努嘴道:“他们才不会反对呢。他们听说我们和小至一起去大叔家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蒋飞纳闷道:“为什么?”

夏小至顶着萌萌的蘑菇头趴在前面靠椅上,在蒋飞耳边笑嘻嘻地道:“当然是因为大叔你最近太出风头啦!又是钢琴演奏家,又是参加中西医交流会,被称作是国内第一神医,现在又还去京城大学上课,你都不知道我们三人的父母对你有多尊敬!你现在说的话,可比我们老师说的话都还管用多了。我们去你的别墅玩,他们当然放心得很。”

“好吧。”蒋飞没想到自己名气大了后,还有这个好处。

以后他要是骗人闺女,只要将身份一亮,岳父岳母那一关,估计就容易多了吧?

——————————

即将进入秋天的稻村,景色和初夏时又不一样,或者说要更美!

当车子开进稻村以后,蒋飞都有些被眼前的金色所惊讶。

他也是今年才入住稻村,对于稻村一年四季的景色没有欣赏完,也是第一次看见初秋的稻村是什么模样,这太漂亮了!

深邃幽蓝的天空,万亩的白杨林,黛色逶迤的远山……

当车子从山谷间缓缓进入,真是有一种进入了世外桃源的感觉,就像是抛却了世事的忧愁,似乎红尘琐事都已化作过眼云烟。

如果说夏天时候的稻村是一片翠绿,绿得宛如一块巨大得宝石。但秋天的稻村,却是宛如上帝用五颜六色的颜料笔,给稻村涂上了绚烂多姿的颜色!

现在还只是初秋,稻村的许多景色还只是从碧绿转向五颜六色的过程中,所以绚烂的彩色不是特别的明显,树林最里面还是绿色,只有最外层才被秋天点成了红色,层层叠叠,交相辉映,倒也别具风味。

夏小至、谭媛两人是早就忍不住摇下车窗,用尖叫呐喊来表示自己的心中的欢愉,就算副驾驶位置上的徐静,都暂时将视线从她觉得这世界上最帅男人的侧脸转移开,望向了窗外。

“哇!你们看那边远处的天空,能看见雪山啊!大叔,稻村附近还有雪山吗?”夏小至好奇的问道。

蒋飞笑着道:“那雪山你看起来很近,只是因为天气好,所以看得远。其实远在百公里之外,开车都要很长一段时间,怎么能说是稻村附近。”

“小至你看前面!那是什么?童话中的城堡吗?”

“修建在红色的草原中间的别墅!这些只有在童话中才有的啊!”

“大叔,难道那就是你的别墅吗?”

蒋飞开着车,看着前方的景色也是有些惊呆了。

当初他修建别墅时,周围的草地都还是青色,没想到秋天一来,就变成了高原般的淡红色,这样顿时将景色变得更加的唯美起来。

看着眼前的景色,听着几女的赞美,蒋飞就成就感越强。

他的眼光真是太好了,夏天时的稻村就已经足够漂亮了,没想到秋天会更加惊人。这已经不是世外桃源,而是童话中了!

蒋飞车子停下,将别墅门打开,三女就典型小女生性格的尖叫着挤了进去,啧啧称赞感叹个不停,放佛实现了她们的公主梦一般。

蒋飞让她们三人自己参观别墅,他在外边吹了一声口哨,顿时就传来了辛巴的吼声,以及天空中苍鹰的唳声。

已经进化成‘巨无霸’的辛巴气势如虎的奔跑过来,亲热无比的围绕着蒋飞打转,来表示它的喜悦。

此时的辛巴肩高已经差不多有九十厘米,脖子上的毛更是达到了四十厘米,还没有成长到极限,却是差不多已经越了国内目前最大的藏獒的极限,直接奔着狮子的体格去了!

蒋飞抱着它的脑袋,试着翻上了它背,现这家伙竟然真的能将他驮起来,还能照样健步如飞的跑步!

“好家伙!以后有机会还真是要带你去草原上狩猎不可!”蒋飞眼睛放光地揉着辛巴长毛说道。

不过,辛巴能驮蒋飞其实并不奇怪,最重要的是天上飞的苍鹰。

当苍鹰盘旋着落下时,它现在是彻底不适合停在蒋飞肩膀手臂上了。蒋飞目测了一下,这只苍鹰的体长由他离开锦城时的7o厘米,在召唤兽进化剂的作用下又长了不少,现在已经有8o厘米以上!

而当它在天空盘旋时,离得近,双翅张开已经将近恐怖的两米,真是有种遮天蔽日,挡住乌云的大鹏鸟之感!

展翅两米,是什么概念?

比绝大部分人都要长得多!

蒋飞吞了口口水,看见苍鹰雄壮的体格,壮实有力的翅膀,宛如钢铁一般的根根羽毛,‘飞翔’的念头忍不住冒了起来。

“应该可以试一试了!”蒋飞琢磨道。

对着拍了拍手,然后双手做了个上升动作,智商也进化了不少的苍鹰立即拍动翅膀,卷起一股小型风暴腾空而起。

“不要飞太高。咱们试试低空飞行!”蒋飞对着苍鹰说了一声。

然后深吸一口气,将轻功三叠云的提气法门伸展而出,然后高高一跃,一只手顿时就抓住了苍鹰的一只粗壮爪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