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相安无事。

夏小至和徐静这两位小女生,没有单独分别半夜前来敲蒋飞的门,也没有干脆一起来敲蒋飞的门。这让半夜磨蹭到将近一点钟才睡着的蒋飞既是松了口气,也有些失落。

“真是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女人那张嘴!不管是成熟女人还是小女人,都是喜欢吹牛,遇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蒋飞早上起来后在心里嘀咕道。

昨晚看徐静和夏小至那春心初动,迫不及待蠢蠢欲动的样子,蒋飞还以为她们打听到了林茉莉不在,就要做什么呢。结果却是放了他的鸽子。

如果昨天半夜徐静和夏小至真的摸到了他房间,蒋飞作为一名曾经的共青团员,肯定会很态度坚决的呵斥她们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劝她们要悬崖勒马。

但是……

如果她们实在太凶猛了,蒋飞反抗不了,也没办法不是?

起床打了一会儿太极,从储物空间里拉出长剑练了一会儿剑,再回别墅弄了早餐吃,夏小至三人差不多起床了。同时曾同和何雨萱小两口,以及专业的拍摄队伍,也抵达了稻村。

刚一见面,曾同和何雨萱两人就用一种从不认识蒋飞的好奇眼光,从头到尾的将蒋飞打量了一遍,半响后何雨萱才问道:“曾同,你确定这是咱们那位飞哥吗?”

曾同摇了摇头,说道:“我一点不确认!咱们认识的那位飞哥虽然骚包,但还不至于骚包到这种地步。全国第一中医圣手,中医针王,钢琴大师,我靠……”曾同盯着蒋飞质问道:“老实说,你是不是外星人入侵了我们飞哥的皮囊?现在你这具身体外表是飞哥的样子,但实际灵魂早就不是飞哥了?”

蒋飞没好气的扫视了这故意装怪的夫妻二人一眼,阴测测地道:“既然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知道我是外星人,你们小两口还敢来稻村?是想送死吗?”

“曾同,我好怕~~~”何雨萱被‘吓’得扑进了曾同的怀里,小鸟依人模样,一副怕怕眼神的看着蒋飞。

曾同也被‘吓’坏了,还哆嗦看着蒋飞道:“外星人老大,你放过我们吧。我们这次来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来拍个婚纱照而已,你吃了飞哥就吃了吧,我们不会帮他报仇的,谁叫他平时那么骚包呢!”

蒋飞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手道:“彻底被你们这对贱人打败了。吃了早饭没?没吃早饭就进去吃点,今早有多余的。”

两人闻言这才嘿嘿笑着恢复了正常。

“当然没吃早饭。今天我们天还没怎么亮就出,这么早赶过来,就是为了能飞哥你做的早饭啊!”何雨萱从曾同怀抱里站直身体,嘻嘻笑着道,十足吃货一个。

于是这一对照婚纱照的正主很快就一起去早饭了,留下蒋飞招待摄影师。

婚纱摄影楼的三男一女是开着一辆面包车来的,分别负责照相、反光板、给曾同何雨萱两人换礼服化妆什么的。

拍婚纱照,自然不可能让曾同何雨萱穿一身便装拍,这次两人准备拍摄三种不同风格的婚纱照。

车停下后,影楼的几人就忙着从面包车里面搬东西下来,一位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留着长很有搞艺术气息的中年男子和蒋飞握了握手,相互介绍了一下,就感慨道:“这里真的是太美了,就像童话里一样!这堂没有白来!这里纯天然的自然风光,简直一点也不比九寨差!怪不得这对新人突然改变主意,不去三亚,选择在这边。”

蒋飞不是第一次听人赞美稻村的漂亮景色,但每次被人夸奖时都很高兴。

“你们准备拍摄那些景色,给我说说吧,我能给你们推荐一下。”蒋飞笑着说道。

长摄影师摇了摇头,沉醉地说道:“不急,等我先将这村子慢慢的逛一圈再说。这里不管是湖泊、溪流、草原、树林,甚至是村庄房子,我觉得都是无与伦比的美景,都可以用来做背景拍摄婚纱照!”

于是,这一对人马八点半就到了稻村,结果正式开拍的时间,却已经是十点过。而且因为要拍照的地方太多,两个小时都没有拍完这外景。干脆又等到下午夕阳落山时,在夕阳的余辉中开始拍摄。

在五彩绚烂的稻村,在不同时辰,不同的阳光照射度所拍出来的照片,就效果完全不同。这些效果就算是后期用特效加都很难加出来的。这是纯天然的美景,就算ps技术再怎么高也很难以企及。

红色的草原中。

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何雨萱被西装革履的曾同抱起来,两人笑得灿烂无比的拍照,夏小至、徐静、谭媛三位小女生在旁边羡慕得哇哇乱叫。

女生喜欢做梦,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早就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将来穿婚纱的样子,看着这样唯美的场面,自然忍不住怦然心动,夏小至和徐静两人还借机对蒋飞暗送秋波,用眼神狠狠的‘凌辱’蒋飞,估计心里开始想着什么时候她们也穿着洁白婚纱,被她们的大叔抱起来的娇羞模样。

而此时的蒋飞,心思也有些飘远。

他什么时候才会照婚纱照?他又会和谁照婚纱照?

这个在普通人看来很简单,也是很明确的问题,在蒋飞身上,却变得不简单,也不明确起来。

是和白若溪?还是和林茉莉?又或者三人一起?

最后一个蒋飞只能在脑海中想想……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想来强势的林茉莉这次在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感情面前选择了退让,用她的说法来说就是甘愿‘做小’,那么蒋飞很大的可能,就是和白若溪一起拍婚纱照。

毕竟白若溪是和他一起见过家长,相处了多年的正派女友。

从六点钟拍摄到了七点半,又足足一个半小时后,曾同和何雨萱这小两口的婚纱照才算全部拍完了。影楼的几人收拾了器材,曾同和何雨萱换下了身上的礼服,影楼的几人虽然对稻村的景色无比留恋,但还是不得不匆匆开车离开,返回锦城。

曾同和何雨萱自然是不会这么快就回去了,肯定要留下来在稻村休息一天,顺便好好的饱一下口福。

两人现在都没有请假,只是利用周末来拍婚纱照而已。他们请假得等到十几天后的十月份国庆节,利用七天小长假,再加上七天请假,直接休息半个月。

到时候扯了证请了客,再去旅游度蜜月。

现在两人还得回去上班,要不然这小两口就不只是在稻村休息一天了。

————————————

在中央国术馆和蒋飞比剑之后,柳云朵直接回去闭关了足足二十多天。

这半个月她除了吃喝之外,就一直在思考改进她的剑术。

因为蒋飞刻意为之的原因,她这此的收获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蒋飞的独孤九剑每一招都是直接点破她的剑法找的破绽,精准的找出她剑法中的不足之处。

这样一来,就好比一位明师细心指点了柳云朵。一次这样比试,恐怕效果比得上柳云朵好几年的闷头苦修!

不得不说,练武一途和人比试切磋,比起闭门造车来实在是要强太多了。这是难怪江湖武林自古以来就多纷争,不少高手在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就开始四处找人挑战的原因。

这样的挑战,为了功名利禄固然是一方面。其中更大的原因,恐怕还是为了自己的武功能够更上一层楼。

看见柳云朵出现,苏盟男很是高兴地道:“盟主女王大人,你终于出关了!现在离和宫本一真的比试还有十来天,要不咱们再去找蒋飞比试一场?不过蒋飞现在没有在京城,回锦城了。我们要找他,估计得去一趟锦城才行。”

自从亲眼见识了蒋飞和柳云朵的比剑后,苏盟男这位纨绔子弟虽然心里很是愤愤不平,很是尴尬,但也不得不承认,蒋飞是一个绝世剑道天才,比他一直崇拜的盟主女王大人还要厉害得多!

能屈能伸的他,这次果断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遗忘了他和蒋飞之间的摩擦矛盾,不敢再有找蒋飞报仇的念头。

开玩笑,面对这样一位强大得非人的天才,他还想去报仇,不是自找死路吗?

“不去了。咱们直接回花城等宫本一真吧。”柳云朵摇头说道。

“为什么?难道盟主女王大人你现在的剑术已经圆满了?”苏盟男又惊喜又纳闷地道。

柳云朵坦然笑了笑,感慨道:“见识了蒋飞的剑法后,我怎么还敢说自己的剑法圆满?现在再去找蒋飞,我相信以他那无敌的剑术,肯定也照样能够找出我剑法中的很多破绽。但是,他能找出我剑法中的破绽,几天的时间,却不够我将这些剑法中的破绽一一修复改进。到时候,反而会弄巧成拙,破坏我的‘剑心’。和宫本一真战斗时,要是‘剑心’不稳,心有犹豫,怕是连剑都不用出,就先败了!”

“所以,咱们现在就回花城剑道联盟,静等宫本一真前来!”

大战将来。风雨将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