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联盟的总部不是在什么武术馆内,更不是在写字楼里面,而是在位于花城市中心的沙岛别墅区。

当然,剑道联盟的总部也不可能是一栋别墅,而是在这别墅区的一处空旷地带,硬生生的修建出了一栋带有京城味道的四合院来!古香古色,极有韵味。

虽然这剑道联盟在柳云朵没有来做盟主之前,在江湖中就是一个笑话,根本没有真正的高手坐镇,说是一群乌合之众都丝毫不为过。

但这群乌合之众,他们武术没有。钱,还真有!

就像是苏盟男这样的纨绔子弟,用一句很俗的话来形容,他们就是穷得只剩下钱了。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所以这群人联合起来,直接就无视了造价费,为了剑道联盟这块招牌能够拉风一点,就在这里修建出了一套仿古建筑四合院来。

这套四合院的占地面积虽然不如京城的中央国术馆那般大,但也将近两千平米,院子极大,平日里剑道联盟搞什么比试活动,都是在这里进行。

这次柳云朵和宫本一真的比试场地,自然也是在这里。

旭日初升,朝阳从东边的天际线缓缓冒出头,万丈霞光洒下,挂着‘剑道联盟’繁体字牌匾的四合院门前一尘不染。

“师傅,到了。”山本若水说道。

宫本一真抬起头看了一眼牌匾上铁画银钩的几个大字,一撇一拉隐隐有一种剑道的味道在里面,龙飞凤舞。

“华夏的汉字的确神奇,特别是繁体字,比起我们国家的文字来,要更有内涵。这几个字,应该是专门请一位剑道高手写的。”宫本一真停步与院子前,抬头打量着牌匾后说道。

真正的日本剑道高手,只要是心术正的,他们都不会故意贬低华夏,来抬高自己。

或者说,他们可以看不起现在的华夏,但是在历史这方面,他们是会绝对尊重的。因为日本的文化乃至武道、剑道,都受到华夏影响太深,他们的很多东西都是从华夏流传过去的。

这一点上,日本比棒子国做的好得多。

“可惜,他们的祖先很厉害,但却一代不如一代,后继无人。”山本若水颇为骄傲的冷声说道。

宫本一真笑了笑,这次没有否认山本若水的观点。

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华夏中土大地上,虽然还是有许多的隐士高人,还是有许多的有志之士。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们再也不是古时候的天朝上国,说是一代不如一代,倒也不过分。

宫本一真,心里对华夏的高手怀着一份敬畏之心,那是因为一名武者该有的品质。但是从态度上,他不觉得这次的磨剑之行,会出现打败他的高手。

他这次,是来打败人,磨剑之后铸就‘不败剑心’,然后回去和柳生宗矩最终一战!

在宫本一真眼中,他的对手也只有柳生宗矩,再无其他人。

“走吧!”宫本一真推开门,大步迈进去,山本若水小碎步跟在后面。

嘎吱……

大门出声响。不大,却宛如炸雷,让院子中的穿着黑色练功服练剑的几人纷纷眼皮一跳,朝着门口方向看了过去。

“来得这么早!”苏盟男当其中,低声咒骂道:“妈的,这家伙是迫不及待的来送死了吗?”

这家伙嘴巴一向就是出口成章,因为这一张嘴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想到什么说什么。他对宫本一真毫无好感,只有恶感,自然得这样表示他心中的不爽。

“喂,你们找谁啊?想干什么?”虽然一下就猜到了这两人是谁,来意是什么,但苏盟男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走过去懒洋洋地问道。

“宫本一真。前来找柳云朵盟主,比斗!”宫本一真淡淡地回答道。

竟然不是日本话,而是普通话!

“哦,你就是那个徒弟被我们盟主一剑划破脸,然后千里迢迢来这里护短报仇的宫本家族族长,宫本一真?”苏盟男手中的长剑随意的挥舞着,笑眯眯地看着宫本一真两人,装逼味道十足。

这家伙纨绔习惯了,不管遇到谁都是这么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出的话随时都会让你其得吐血,恨不得暴打这人。

但是苏盟男是个聪明人,不会不自量力以卵击石,如果这宫本一真要挑战的对象是他,他肯定就不敢这么做了。

但是今天他根本就不是参加比斗的人,有恃无恐,反正宫本一真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他这样耍耍嘴皮子,好好的气一气这厚颜无耻的老东西,说不定还能乱一下他的心境,为等会儿的比试替柳云朵占点便宜。

毕竟,剑客比试的时候,心境是很重要的,是影响实力挥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八嘎!”气质冰冷的山本若水忍不住怒喝一声,被宫本一真抬手组织了。

“你们盟主呢?她接下了我的战书,就代表要今天和我比斗。难道她现在吓得不敢出来,所以派你们几个虾兵蟹将出来吗?”宫本一真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

虾兵蟹将?

听见这个形容词,院子里几名练剑年轻人不由得脸色一恼。苏盟男更是暗中骂了一句这老家伙的老奸巨猾,冷笑道:“我们盟主既然能将宫本藤野一剑击败,在他脸上留下永生难忘的疤痕,就自然不会怕他的师父宫本一真!因为我们盟主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所谓日本二刀流第一人宫本一真!”

“不过,如果你真的是宫本一真,我们盟主肯定会马上出来迎战。但是,你要是不是呢?你如何证明你就是宫本一真,至少也得刷两招剑招给我们看看,是不是真货吧?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苏盟男不愧为贱男本事,在这种时候也能想出这种借口。

这也不算什么,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不是连签证都得证明你妈是你妈么?

其他几人都很了解苏盟男的为人,这时候自然会顺承他的话,个个都笑着道:“对!口说无凭。你凭什么说你是宫本一真,我还说我是剑豪柳生宗矩呢,难道也是真的?”

难怪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几个纨绔子弟果真不是一般人,和苏盟男一起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反正他们又没有宫本一真的战书,没有签下生死状,甚至他们都不算是武林中人。就算宫本一真再怎么厉害,实力压制他们十倍、百倍,也不可能对他们下杀手。

他们这些人的父母,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能轻易被人杀。

宫本一真眉头皱了皱,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

但山本若水就忍不住了。她师傅在她心目中,可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存在,哪能容这几个虾兵蟹将肆意侮辱?

所以山本若水怒了,弯下腰,一只手握在了她腰间的武士刀柄上,沉声道:“师傅,请允许我出战收拾这几个家伙!”

宫本一真本来不想和苏盟男几人一般见识,不过这几人实在不像话,不收拾掉他们,要见柳云朵恐怕不容易,于是他就点了点头。

呛!

山本若水双手迅无比的从腰间将双刀抽出,冷笑着看着苏盟男几人,说道:“既然你们敢怀疑我师父的本事,那就让我给你们看看厉害好了!谁来出战!”

苏盟男见状一愣,随即脸上一喜。

他肯定打不过宫本一真,也打不过宫本一真的大弟子宫本藤野。但是,眼前这个娇滴滴,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女人,他还打不过吗?

他苏盟男,怎么说也是前一任剑道联盟的盟主,又不是真的是什么绣花枕头,剑术修为还是有的!

“小妞,既然你要玩玩,那就我来陪你吧!到时候可不许哭鼻子,说我欺负女人。”苏盟男得意的笑道。

“接招!”苏盟男长剑一抖,脚步连踏,倒是有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阵势,快无比的挺剑朝着山本若水刺了过去。

铛!铛!铛!

虽然两人都不是大高手,但却的确都是伸手不俗,出手的度都很快,剑招也十分的精妙。

可是一开始觉得自己稳赢的苏盟男,短短一眨眼的过分就懵逼了。

他的剑不慢,但是面对双刀流已经造诣不俗的山本若水,双刀在她手中简直耍出了美感,双刀时而交错,时而怒劈,快得让人眼花缭乱,让苏盟男一开始就只能抵挡,完全被压着打。

十招不到。

砰!

苏盟男一剑横档,山本若水双刀交叉,从苏盟男的剑尖顺势往离划下,顿时到了剑柄的位置,然后猛地娇呵一声,双刀往下一沉。

“撒手!”

脸红筋涨的苏盟男竟然真的再也握不住自己的长剑,手指撒开,在大力的作用下脚步踉跄后退,同时长剑砰的一下被磕飞了。

“敢侮辱我师父,给你点教训尝尝!”山本若水冷着一张俏脸,快步前进,右手中的武士刀朝着苏盟男的大腿割去。

就在这时,院子里犹如一阵风吹来。

刚要一刀斩下去的山本若水,手中的武士刀,竟然和刚才苏盟男一样,手中的并且直接被磕飞了。

山本若水大惊,正要左手刀横劈时,她身后的宫本一真猛地动了,一只手闪电般抓住她的肩膀,将她快拉了回来。

“你不是她的对手。”

宫本一真眼神亮的盯着长飘飘,踩着一双绣花鞋的柳云朵,点头说道:“很好。没想到你已经到了这一步,看来今天的比试,我需要认真对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