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云朵的确是实力大增,她出手之前,院子里的大部分人都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更没有看清楚她是如何出剑的。

将苏盟男压着打,十招之内就让苏盟男兵器离手的山本若水,也一样不清楚。她只知道一道剑光闪过,她刺向苏盟男的一剑就被挑飞了。

她心中无比震惊,就算她师傅宫本一真不提醒她,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柳云朵的对手。她从来不曾想到,这位剑道联盟的盟主,实力会强大到这般可怕。

“怪不得她能战胜大师兄。她的年纪不大,剑术造诣怎么会这么深?!”山本若水被宫本一真拉回来后,心中起伏不定的想到。

苏盟男此时双眼还睁得老大,眼神中充斥着惊恐,刚才山本若水的攻击太凌厉,太过于狠辣了,他还以为自己的腿不残也得重伤了呢。

结果,柳云朵如同神兵天降,一瞬间来到他面前。看着这位盟主女王大人的飘飘长,宛如遗世独立的仙子,苏盟男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盟主,你来得太及时了!”苏盟男捂着胸口,轻轻的拍了拍,一副小生被吓坏的了模样。

“谁叫你自作聪明,刚才我真想看见你一条腿被人斩断才好!”柳云朵没好气的瞪了苏盟男一眼。

苏盟男顿时变得委屈无比,噘着嘴说道:“我这不是想帮忙嘛……”

“你帮什么忙?想要在战前搅乱宫本一真的心境,让他在战斗的时候不能集中注意力?你成功了吗?你的这些手段对付你那些狐朋狗友,还有点效果。要是你觉得凭一张嘴就能征服日本剑道界,那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战争!”柳云朵瞪着眼睛说道。

她真是被苏盟男这个家伙的天真的无耻打败了。

宫本一真这种级别的高手,在战前岂会因为三言两语就被搅乱了心性?

刚才看着苏盟男要被山本若水刺伤,她还真是有种不出手相救的冲动。这家伙这样的性格,剑道联盟以后要是又交到他手中,恐怕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给我到一边去!以后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再看见你做一次,我就揍你一次!”柳云朵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说道。

“哦……”苏盟男唯唯诺诺的退到了后面。

他早就被柳云朵收拾得服服帖帖了,被这样骂得狗血淋头,都不敢开腔反驳。这一点,就算是他老子都做不到。

宫本一真也对身边的山本若水向后摆了摆手,山本若水在震惊中快向后退去,将这院子中间的场地,留给了柳云朵和宫本一真两人用来决斗。

“华夏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柳盟主不但实力出乎我的意料,就连性格也出乎我的意料。堂堂正正,不屈不挠,敢于正面迎接挑战,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这份造诣。”宫本一真声音仍然平静,无悲也无喜的赞许道:“就凭这一点,我那大徒弟就比柳盟主差了很远,他败得一点也不怨。”

“你的实力也出乎我的意料。”柳云朵说道。

“所以,这次的决斗我不但会全力以赴,而且我在心里也认可,柳盟主你是值得我拔剑的对手。”宫本一真认真说道。

“仅仅只是值得你出手吗?”柳云朵眼睛微微眯了眯,有些冷笑。

一个人对你说,你是他值得拔剑的对象,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夸奖你一样。但是这对于你想要击败对方来说,无异于就是在侮辱你了。

仅仅值得拔剑,意思就是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咯?

相当于他拔剑之后,你就必输无疑。这是代表着一种强大的自信,觉得你不是他对手的意思啊!

宫本一真终于不再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

“笑?希望你等会儿还能笑得出来!”柳云朵眼神一凜,脚下生风般纵身一跃,就快如闪电的朝着宫本一真刺了过去。

这是真的快如闪电,长飘飘的柳云朵几乎一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出现在了宫本一真身前。

这一次柳云朵的剑比起一个月前在京城的中央国术馆的时候,更快了,也更简洁、更加具有杀伤力了!

甚至,柳云朵的这一剑,虽然也基本笼罩了宫本一真身上的十几处穴道,只要事稍微一分一毫的变化,就是一种新的剑招,剑招之中变化无穷,难以捉摸。

但出乎意料的是,柳云朵的这一剑并不算是多么的华丽,看上去也不是多么的美观,显得很是平庸至极。

当旁边苏盟男看见柳云朵的这一剑时,心里就是咯噔一响,有些愣地道:“女王的这一剑,怎么和当初蒋飞的剑法有点相像呢?看上去平庸,却暗藏杀机啊!难道女王闭关的二十多天,就是将自己原来的剑法,朝着蒋飞的剑法去修改?”

的确,柳云朵现在的剑法,的确是有了当日蒋飞剑法的一些奥妙之处,她在这一个月内,将自己的剑法做了不小的改动。

变得更加的务实,更加的追求剑道本源的东西,那就是杀伤力!

剑,乃是杀人剑,不需要太多的花哨多余动作。

能够杀人,就是最好的剑法。

譬如现在柳云朵剑法改变比较明显的一个方面,在中央国术馆时她出剑度很快,同时会出‘嗖’的声音。但现在她出剑,剑放佛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空气之中,没有任何的阻力,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声响,宛如化作了一道闪电。

可惜的是,柳云朵终究不会独孤九剑,没有将蒋飞的剑法学到家,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

要不然,她就不会在宫本一真还没有出招的动作时,为了抢占先机,率先出手了。

她终究还是领悟不到‘无招胜有招’这种境界。

不过,无招胜有招,这也不是一般人能领悟的。

柳云朵领悟不了,宫本一真也肯定领悟不了。

这世界上,或许就只有蒋飞一人能领悟这种境界而已……

柳云朵的剑快,但是宫本一真的剑更快,特别是他拔剑的度,简直快到了极点,就连柳云朵几乎都没有看清楚宫本一真是如何将腰间的武士刀拔出来的。

并不是双刀,而是单刀,双手齐握。

宛如惊鸿!

柳云朵只感觉眼前的宫本一真似乎身体周围,在拔刀的一瞬间,全部充斥着一道道凌厉到了极致的刀气,她本来已经精良过了很多的剑法,有种无法继续刺过去的感觉!

她一往无前的气势,竟然就这样被宫本一真完完全全的压制住了。

与人对战,气势最重要。如果气势被对方压制住,那也就相当于是输了。

锵!

刀剑相撞,电石火光,其他人没有看清楚这一招究竟生了什么,本来主攻的柳云朵,忽然变成了防守的一方,被宫本一真一鼓作气来了一次‘七连斩’!

啪啪啪……

本来身轻如燕的柳云朵,在这七连斩之下,就连续后退了七步,每一步几乎都地面上留下了裂痕。

当最后一刀斩下去,柳云朵手中的长剑竟然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剧烈的攻击,‘哗啦’一声,直接崩裂,化作了偏偏碎裂的钢片!

宫本一真拔刀之后的七连斩,竟然恐怖如斯。

要是其他人来面对宫本一真,体内没有内劲,哪里撑得过连续的七斩。恐怕第一刀的时候就直接是被分尸了!

七刀之后,宫本一真的攻击不停,苏盟男等人在这时纷纷惊呼一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面对这样恐怖的宫本一真,手中没有了剑的柳云朵该如何抵挡?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院子里,忽然吹来了一阵微风。

柳云朵在这时候还偏偏不再后退,做了一个类似于太极抱球的动作,放佛将周围刚好吹来的微风收集起来,双手的袖子被气流灌得臌胀,她手中碎裂的长剑化作的无数刀片,竟然不往地面坠落,而是宛如一柄柄细小的锋利暗器,一股脑儿的宛如子弹出膛,密密麻麻的朝着宫本一真激射而去!

刀片这样迅猛的度,要是不将它们抵挡住,那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刀片全部会深深的陷入**里面,被插成烂泥。

看见这样诡异、常人想都无法想到的招式,宫本一真看了之后眼中没有惊恐,有的只是惊喜。

这一次,他的左手终于将另外一并‘妖刀’村正抽了出来。

双手双刀,正统二刀流。两柄刀在宫本一真的挥舞下,化作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挡板’,将所有射来的刀片全部抵挡住,而且还有不少原路返回,朝着柳云朵激射而去!

柳云朵此时手中已经没有兵器,自然无法挡下刀片,只能提气纵身一跃,朝着后面躲开。

观战的苏盟男这时候反应很快,见状立即大喊了一声:“盟主,接剑!”

嗖!

长剑在苏盟男用力的一掷下,柳云朵看也不看,在稳住身形的一瞬间,恰好将长剑接住。

柳云朵单手握剑,剑尖向地。

宫本一真双手握刀,纵横交叉。

双刃相隔十数米,眼神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彼此都比刚才更加的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