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是和叶媛媛一起赶来花城的。以叶媛媛的本事,要知道柳云朵在哪家医院疗伤,自然不是问题。

所以他下了飞机后,就和叶媛媛分头行动,马不停蹄从机场赶来了医院,替柳云朵诊治病情。

看见蒋飞来后,这几日几乎已经丧失了生活信念的柳云朵,也是精神为之一振,重新充满了希望!她知道蒋飞不仅仅剑术出神入化,匪夷所思,而且也是国内第一妙手神医,被称为在世华佗。

其他医生对于她的伤势束手无策,或许蒋飞说不定有办法。

她现在只期望自己右手能够恢复,能让她重新握剑,脸上的伤疤她倒是不那么看重。因为对于她来说,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败尽日本剑道,为父报仇,所以她必须得握稳手中剑才行。

右手被废,那么就相当于她得剑道生涯走到了末路。

至于断了右手后,改修炼左手剑?就好比杨过被郭芙砍掉了右手,后来在神雕的帮助下继承了独孤求败的剑法,照样厉害无比。

那只是小说中而已!

现实生活中,一个从小到大都习惯了用右手的人,要突然改变风格使用左手,还想要在剑术上有多深的造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柳云朵看着蒋飞,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一样,将希望完全寄托于蒋飞身上。向来果断坚强的柳云朵,此时说话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可惜事与愿违。

蒋飞能够消除她脸上的疤痕,却不能够将她右手治好!

柳云朵双眼充满不甘地问道:“我的右手,真的没有治好的可能了吗?”

蒋飞心情也有些复杂,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话。

他知道柳云朵为何要败尽日本剑道,自然也就清楚她的右手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现在的确是不能治好柳云朵的右手啊!

宫本一真当初下手太过于狠毒了,直接将柳云朵的手筋搅断了一截,就算蒋飞医术再怎么高明,已经达到了八级,系统给出的答案,仍然是无药可救!

连系统药品商城里的那些灵丹妙药,有些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受了再重的伤,只要有一口气就能将人救活,却也没有那一种有这种功效。

就好像黑玉断续膏,也只是治疗骨伤有奇效,并不是治疗柳云朵这样的手筋伤势。所以蒋飞现在也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我现在没有办法医治。但是……或许,我以后会想出办法。再给我一点时间。”蒋飞叹气说道。

他现在医术是8级,就已经已经被众人称为在世华佗,称为再世第一人。等他将医术提升到九级,会到什么地步?

蒋飞也不知道。

或许到时候他的医术会生质的变化,变成了真正的‘神医’,治好柳云朵的右手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现在也不能给出什么承诺,只能将这件事埋在心里,等他将医术提升到了满级之后,再来替试试。

只不过蒋飞心里现在还抱有希望,但柳云朵、苏盟男以及叶媛媛,听见蒋飞这么说,都已经在心里觉得柳云朵的右手是彻底没救了。在他们看来,蒋飞这句话,是安慰成分占了大多数。

接下来,蒋飞亲自出手,在护士的帮助下,将柳云朵脸上包裹着的纱布拆除,准备给她治疗脸上的伤痕。

不管怎么说,就算柳云朵不怎么看重她的这张漂亮的脸蛋,但蒋飞还是要给她治好的。

当柳云朵脸上的纱布拆除,看着她脸上那两道狰狞的伤口,有心理准备的蒋飞也忍不住眼皮跳了跳,眯了眯眼睛,心中的怒火更盛了几分。

曾经多么漂亮的一位姑娘啊,竟然也有人下得去手,在她脸上留下这样的狰狞痕迹。

简直就是畜生!

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蒋飞从护士手中接过消了毒的手术刀,对柳云朵低声道:“你忍着一点,可能会有点痛。因为我要将你脸上的伤疤先挑破,然后才能上药粉。”

“谢谢。”柳云朵点头说道。

这点痛算什么?当日脸颊被割,手筋被挑断的痛处她都经历过了,更何况这点挑破伤疤的痛处?

要是能够将她右手恢复,就算再痛十倍、百倍,她都愿意啊!

治疗脸上伤口并不难,将两道约莫十厘米长的狰狞刀疤一一挑破,然后洒上从系统药品商店里花了98o枚金币兑换出来的‘金蛹养肌粉’,再换上新鲜的纱布包裹好,就大功告成了。

“这样就好了吗?”苏盟男睁大眼睛问道。

蒋飞淡淡地道:“嗯。三天后拆除纱布,这些天伤口可能会有些痒,但是不能去挠,也不能碰水。三天后疤痕应该就会淡很多,一个月后就会彻底恢复。”

对于系统商店里兑换出来的东西,蒋飞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也从系统里兑换出来过好几次了,还从来没有掉过链子,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这药粉这么神奇,抹上后就能消除疤痕?这是什么药粉啊?”苏盟男惊奇的看着蒋飞手里的小玉瓶子。

听见蒋飞能够消除柳云朵的脸上狰狞的疤痕,让柳云朵恢复漂亮的容貌,他内心的愤怒总算消除了一点。因为在他看来,柳云朵的右手其实还不如柳云朵的容貌重要。

“专门消除疤痕的药粉。”蒋飞说道。

他将这瓶还剩下一点小瓶子放进了储物栏,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就有再用得上的地方。又看了一眼柳云朵,想了想还是说道:“再等一段时间,我会尽量想办法帮你的右手医治好。虽然我也不能做出什么保证,但的确是有一定的希望,这至少不是敷衍你的话。”

柳云朵点了点头,再次说了声谢谢。

她现在,似乎也只能对蒋飞说声谢谢了。在京城中央国术馆时,蒋飞指点她剑术的恩情还没有报,现在蒋飞又不远万里来给她疗伤,她却无以为报。因为她已经被废了。

苏盟男这时候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有些愤怒和慨然,犹豫半响后才厚着脸,咬着牙恨声说道:“蒋医生,蒋高手!你能不能出手……将宫本一真这条老狗狠狠收拾一顿?以你的剑法,要收拾宫本一真肯定不是问题。”

有些消沉的柳云朵听见这句话,立即瞪了苏盟男一眼,有些焦急的看着蒋飞说道:“蒋飞,你不要听他胡说,这件事不关你的事,你就不要参合进来了。”

蒋飞闻言倒是笑了笑,问道:“怎么,你怕我不是宫本一真的对手吗?”

按理来说,柳云朵应该是很清楚他的实力有多强,知道他的剑术达到了什么地步。她现在却不想让他找宫本一真替她报仇,难道她也不看好自己能赢宫本一真。

柳云朵没有正面回答蒋飞的问题,而是开始回忆当天和宫本一真决斗时的情况,眼神中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上次在京城接受了你的指点后,经过一个月的闭关,我的剑术其实已经提升了很多,也学会了几分关于你的剑术理论,在决斗的时候找对方剑招中的破绽。在和宫本一真决斗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做的。可是,他的二刀流和我们的剑法完全不一样,我自以为找到了他剑招中的破绽,孤注一掷时,结果却是被他趁机重伤!这几天在医院里,我经常在脑海中回想当天的战斗情形,推断我当初是不是找错了地方,试试看他剑招中是否有其他的破绽,以及更好破解方式……”

柳云朵眼神中有着苦笑,有着不甘心,停顿了半响才说道:“可是,结果是否定的。我想不出更好的破解方式,我当时已经做到了最好。如果再来一次,我的选择也和当时没有任何的差别,那么最后的结局也不会有任何的差别,我还是必败无疑。所以,宫本一真的绝招————是毫无破绽的!”

蒋飞微微一笑,看来柳云朵经过他的指点后,的确是领悟到了一点关于独孤九剑的剑意。

“所以,你觉得如果我和宫本一真决斗,也会输。因为我也不可能破得了他的剑招,是吗?”蒋飞问道。

柳云朵点了点头。

“看来,这位宫本一真,还真是很厉害啊。”蒋飞叹了口气。

叶媛媛对他没有信心也就算了,他没想到柳云朵对他竟然也没有什么信心!看来这次和宫本一真的一战,倒是不会简单。

“他的确很厉害!或许你不知道,两天前,‘南剑名家’王浩然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柳云朵低声说道。“所以这件事,蒋飞你就不要插手了。”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叶媛媛从外面走进来,眼神中隐藏着担忧的看着蒋飞,说道:“战书,他已经收下了。”

蒋飞笑了。

回过头对着柳云朵耸了耸肩,轻松道:“可惜,我已经将战书送到了宫本一真的手里,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三天后,我将和他一战!”

——————

【《神雕侠侣》中原著杨过是断的右臂,但电视剧中,很多版本都是断左臂。只有黄晓明版本的才是根据原著来……

今天第一更!

求支持!如果各位积极一点,今天我就三更万字,让小飞哥一泄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