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宫本一真的两柄武士刀高高抛起后落地,插入两人旁边三米远的地面,刀柄还在不停的抖动。

而蒋飞的长剑,则从宫本一真的双手间穿越而过,毫无阻拦的刺入了他的胸膛。

楼阁上的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刚才————

生了什么事情?

宫本一真的轮回斩绵延不绝,本来蒋飞就算铤而走险要去破宫本一真的招式,宫本一真则不顾代价,双手反握双刀逆向斩去。这样一来,蒋飞的双手明明就像是要被这一招给斩断了。

可是结果,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刚才战局一直是蒋飞被压着打,就快要油尽灯枯的时候啊,这变化也太戏剧性了吧!要知道在场的所有人,就连柳云朵和苏盟男嘴上很犟,说着蒋飞肯定会赢,但心里也为蒋飞捏把汗,暗自忐忑啊!

本来一直云淡风轻,自觉得有些高人一筹的柳生千夏,在这时也是彻底的惊呆了,握着茶杯的手差点没将茶杯直接被捏碎。她睁大了眼睛,努力回想,也想不出刚才蒋飞是怎么做到这一招的。

刚才那一招明明是平淡无奇,要被宫本一真打败,但蒋飞却出人意料的反败为胜。

“你……是怎么做到的?”宫本一真脸上表情也彻底凝固,低下头看了一眼插入自己胸膛的长剑,抬起头震惊而茫然的看着蒋飞。

他自己刚才也没有反应过来蒋飞是怎么变得招,忽然将他双刀抽飞的啊!

“我的这一招,你怎么可能破解!这不可能!柳云朵试过这样破解,却被我顺势打败,你怎么能破解!”宫本一真经过短暂的愣后,顿时有些狰狞起来,不敢置信。

蒋飞轻笑一声,单手握剑,左手背负,抬头挺胸,长袍在秋风中飘扬,一副高手模样,很是自信地道:“这有什么?天下间所有的招式,在我眼中都有破绽!你以为你能例外?”

独孤九剑虽然蒋飞现在才只是第一层,造诣不够深,但是破这宫本一真,还不至于束手无策。

他之前没动手,不过是因为有些忌惮柳云朵的描述,小心谨慎了一点,生怕贸然行动会真的被宫本一真趁机打败。所以蒋飞一直在探索,一直在思量,寻求万无一失的方法。

当两人交手上百招之后,宫本一真的轮回斩招式已经完全清楚的被蒋飞印在了脑海里,几乎能够一招一招的分解开来时,他就终于能够确定这轮回斩的破绽之处了。

宫本一真轮回斩的破绽,的确是他一个轮回招式完了之后,双手反手握剑交换的一瞬间,这点毫无疑问。

在这时候宫本一真的剑法,相当于是拳法中新劲未生,旧劲已老。蒋飞一剑过去,只要够快,宫本一真是无法抵挡的。

至于为什么柳云朵当初察觉到了这个破绽,却没有成功,反而被宫本一真趁机打败,那只是因为柳云朵自身对于破剑式的领悟不够彻底,比起学了独孤九剑的蒋飞来说差了很多。她现了宫本一真剑法的破绽,当宫本一真稍微做出一点改变,柳云朵就应变不及了。

而蒋飞,经过这段时间的推断和摸索,不仅仅洞察了宫本一真的破绽,而且连宫本一真会怎么弥补这破绽的后续招式也完全想到!这就相当于是蒋飞想到了这一招中破绽中的破绽!

这一剑过去,自然破得干干净净,宫本一真手中的武士刀都被磕飞了!

——————————

“叶大小姐,我们这样做不好吧?”

一位身高体壮的男子正苦笑着说道。

站在他前面的,正是大眼妹叶媛媛。

叶媛媛一双大眼睛盯着陷入苦战中的蒋飞和宫本一真,冷声道:“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这是命令!只要这日本人等会儿取胜了后,还不罢休想杀人,我们马上就冲出去阻止他。如果他敢不听,咱们也不必跟他客气,我不信他能挡得住我们的枪!当然,这宫本一真也不一定能赢得了蒋飞……”

男子见叶媛媛态度坚决,也知道自己反抗无效了,只能在心里嘀咕道:“这算是什么事啊。上面早就又吩咐,这些江湖中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管。可这位大小姐才好,硬生生要拉着我过来参合这种国际性的江湖事件。打不过就用枪,等会儿就算救下来人,面子也丢完了!”

叶媛媛可不管什么丢面子的事情,她只需要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去做,不会管别人是怎么看的。

这次的事情,就算是还欠蒋飞这么多的人情好了!

蒋飞帮了他们叶家多次忙,还因为他们叶家中了弹差点死亡,叶媛媛觉得自己似乎挺亏欠蒋飞。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蒋飞就这么嗝屁了……

当看见蒋飞不退反进,一剑刺向宫本一真的轮回斩时,叶媛媛眼神一凜,沉声吩咐道:“准备动手!”

可是片刻过后,当一切尘埃落定,刚刚拔出枪准备冲刺的叶媛媛忽然抬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因为蒋飞竟然赢了,一剑磕飞了宫本一真的双刀,刺进了他的胸膛!

这一场决斗,大部分人感性上希望蒋飞能赢,但是却在理想上觉得蒋飞赢得机会不大。蒋飞用实际行动,摧毁了这些人的三观,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凡事无绝对,一切皆有可能!

惊呼声、赞美声从西北阁楼上传来,几乎观看了这一战的所有人都对这结果表示大出意外,不曾想过蒋飞能赢。

叶媛媛几人也是松了口气,将拔出来的枪又悄悄的藏了起来。

她这次来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报恩的。现在蒋飞胜利了,不需要她出手,自然是再好不过。

叶媛媛考虑着她是否先退场,离开东洋道场。因为她可不想热脸轻易贴冷屁股,不想让让蒋飞知道她今天的举动,要不然这家伙肯定会打趣她。

可就在这时,本来放松的叶媛媛一颗心顿时又揪了起来,忍不住惊呼一声:“蒋飞,小心!”

只见胸口中剑的宫本一真,在不敢置信和愤怒之后,趁着蒋飞没集中精力,忽然右手中指和食指夹住了长剑剑尖,低吼一声,用力一折,顿时长剑被折断。他身体往地上一滚,就到了他双刀落地的旁边,快重新将双刀握在手里。

一只手背负在身后,单手持剑的蒋飞的确是没想到胸口中了一剑的宫本一真还不死心,竟然还要反抗。

不过蒋飞也不惊慌,他都已经破了这轮回斩,要战胜宫本一真就轻而易举,就算他再怎么反抗也是于事无补,今天他死定了!

早死晚死都得死。

长剑被折断,但无关大雅,蒋飞冷笑一声,依旧挺剑而上。

锵!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单膝跪地低着头的宫本一真不知道从他宽大和服内的什么地方,竟然再次抽出了一柄武士刀!

这柄武士刀比起妖刀村正和长船太刀这种将近八十厘米的长刀短了有三分之一,只有四十多厘米。

而这柄刀因为宫本一真的双手已经被占满,于是他不再是用手拿,而是含在了嘴里!

单膝跪地,两柄长刀交叉横于身前,一柄短刀含在嘴里,这样的古怪姿势让挺剑而上的蒋飞都忍不住有些走神。

至于楼阁上围观的众人,也从刚才蒋飞大胜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宫本一真摆出的夸张造型,有人忍不住骂娘,比如苏盟男等。

“这是什么招式?三刀流?”

“这老狗想干什么?他以为他在拍海贼王,在演索隆啊!”

“三刀流,亏他想得出来,这样嘴里含一柄剑除了装逼还有什么用?你要是能拿九把刀我就佩服你!”

“嘴里含刀,真亏他想得出来!他怎么利用这嘴里的这把刀攻击,难道不停的摇摆脑袋?这得多好的口活儿才能办到啊。”

“你们都想错了。这或许压根就不是什么三刀流。是他刚才被蒋飞一剑刺痛了,忍不住要大喊起来。现在嘴里咬着东西要好受一点,就像咱们咬木棒、咬筷子……”

各种言论都冒了出来,很多人看见宫本一真这一古怪的招式不是感到害怕,而是觉得好笑而滑稽。

当然,也有很多人面色一紧,认为宫本一真这一招多半有深意,不会是无用功。宫本一真可是二刀流第一人,不会做这么无趣的事情。

蒋飞也暂时搞不懂宫本一真这一招是什么用意,就在他准备谨慎的先出招试探一下时,宫本一真闷哼一声,单膝跪地的他腾空而起,双手中的长刀宛如风车般急旋转劈向蒋飞,让蒋飞不得不提剑抵挡。

砰!

刀剑碰撞,势大力沉。

蒋飞眼神一凜,心中骇然,他终于明白宫本一真这第三把刀的用途何在了。

只见蒋飞手中的长剑被宫本一真的双刀交叉黏住,然后拼命往下挤压,让蒋飞无法将长剑抬起来。同时宫本一真脖子狠狠一甩,他嘴里的第三把刀顿时横斩而来,目标锁定蒋飞的脖子!

这样的一招,此时留给对手的一般只有两条路,要么弃剑后退,要么被这一刀砍中脖子!

可惜,蒋飞不是一般人……

————

【是的,没错,索隆来了,乃们很多人猜对了,三刀流来了!经过我的反复揣摩,三刀流其实还是可以施展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