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机子平日里行走与人世间,在这滚滚红尘之中修道,找寻突破的的契机。他接触过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了许多光怪6离的事情,要说修身养性,这世界上能够比得过他的,没有几个。所以他也早已经练就了一颗豁达的心,很少会因为一件事情影响心境,面目动容。

当今天听见蒋飞说出不过五十元算一次命的言论后,玄机子动容了。

这年轻人是什么意思?他将天机门第八代传人,看做了是江湖上骗吃骗喝的神棍术士?给他看命是为了骗他的钱?

而且,就算你认为我是骗子,不过五十元这个价格也太低了吧?这年头江湖术士如果骗钱只为骗五十元,那绝对是吃不饱饭,没有追求的那种——————

呸!

这都是那跟那啊。

玄机子赶紧在脑海里摒弃了这个念头,他又不是真的是江湖骗子,干嘛还考虑五十元多少。都是被这小子给气得糊涂,心神失守了。

玄机子真是有些无语。

他都说了他刚才在一旁观看了他和宫本一真的决斗,他难道就还不知道他本事如何吗?他怎么还会生出这种荒唐滑稽的念头来?

还好玄机子修为足够高,所以心胸也足够宽阔。要是境界稍微差一点的听见蒋飞这种回答,估计就真的要气得跳脚了。

蒋飞将钱包放在了一边,看着愣的玄机子说道:“答不答应你给个准话吧。我身上是真的没有钱了。嗯,银行卡里也没有钱,所以你不要打我主意了。”

玄机子在心里默念《道德经》,平息自己一巴掌将眼前年轻人扇飞的冲动,说道:“贫道虽然行走于人世间,但并非爱慕钱权之辈,金钱在我心中犹如粪土一般。所以给人看命,并不需要收钱。”

蒋飞闻言更是撇了撇嘴,说道:“就算你给我算命算准了,也不要钱?”

是金钱如粪土?这句话在蒋飞看来就是最大的笑话。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就算是高尚如同他这般的人,也不可能不要钱。

人只要想活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还想活得滋润,吃好住好玩好,身边有佳人陪伴,就必须有钱!

追求精神享受的前提条件,是你的先有物质基础。

就好比现在的中医世家,又或者武林门派,那个敢说自己不需要钱?这年头就算再厉害的高人出行,也得注意自己的行头,注意自己的装备和座驾。

君不见,连少林寺都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了吗?

不要钱?骗鬼呢!

“算准了,也不要钱!”玄机子瞪着蒋飞说道。

这年轻人,竟然还是在怀疑他是江湖术士!他想了想,又很认真的补充道:“不过,小友命格惊奇,明明阴阳难辨,一片混沌,但却又偏偏气势如虹,一副峥嵘之势,放佛谁也不能阻挡。这样奇怪的命格,我也是第一见。所以,小友的命,我只能说尽力算。”

命格惊奇,阴阳难辨?

这道士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吗?我一个大老爷们还分不清阴阳,看不清是男是女?

“如果不收钱。那道长为何偏偏要给我算命?”蒋飞说道。“难道道长没有听说过吗,天底下没有白痴的午餐。”

“呵呵,看来小友是一个戒心很强的人。”玄机子微笑着说道。“我辈出家人,给人算命向来只求缘分。我和小友你有缘,所以特意来给你算上一次。”

“你凭什么说我们有缘?”

“三千大千世界,亿万芸芸众生,唯独你我二人能在此时相见,坐在此品茗言欢,这难道还不算是缘分吗?”

“是你强行跟着我来到这里的,这也能算是缘分?”

“相见即是缘。”

蒋飞被这道士的歪理邪说打败了,这道士要是出去装逼,绝对是个一等一的好手。

只不过蒋飞不想再跟他扯下去了,摆手说道:“咱们还是说人话吧。”

“说人话?”玄机子行走于人世间,但显然没有行走于网络上,所以对于这句话的梗并不了解。

“就是咱们不用再讲缘分啊、命运啊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咱们就说点实际的东西。”蒋飞直言不讳地道。

“看来小友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缘分。”玄机子笑着说道。

蒋飞冷笑一声,说道:“废话!作为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曾是一名光荣而优秀的共青团员的我。从小受马列主义熏陶,从小就接受唯物论观点,坚定的无神论者,当然不相信命运、缘分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玄机子若有所指地看着蒋飞,轻笑道:“既然小友你不在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你怎么解释半年前生在你身上的改变命运的神奇事情?让你从一个普通人,忽然转变成为现在的一代高手?”

半年前?

蒋飞顿时心头一跳。半年前改变命运,他从一个普通人忽然变成一代高手,说的不正式他得到了游戏人物系统的那段时间吗?

“你调查过我!”蒋飞神色大变,眼神一凜,十分不善的盯着玄机子。

只有在暗中调查过他的背景来历,调查过他以往的生活,甚至将他的根底都完全刨出来了,才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一个普通人转变太大,在很多方面都开始登峰造极,的确是很诡异的事情,这也是蒋飞心中最大、无法告诉任何人的秘密。就算是父母,就算是白若溪、林茉莉,他都不可能告诉。

但是现在眼前有人间接的想要来刨根问题,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买彩票中了五亿的大奖,然后又人半路杀出,要来抢劫自己一般!

所以,蒋飞不但眼神不善的盯着玄机子,甚至身上已经开始有杀气弥漫而出。

得到了系统以后,蒋飞大多数都没变,还是以前那个蒋飞,但在某些方面,的确已经变化了很多。就好像今天杀死宫本一真,要是以前的蒋飞,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蒋飞能杀宫本一真,现在有人想要揭穿抢夺他的‘五亿’彩票,蒋飞也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干掉他!

“小友你的戒心还真是很强。”玄机子脸色如常,淡淡说道。“我并没有调查过你。只是推断过去,预测未来,演算命运,乃是天机门每一代传人都具有的本领。我说过,我今天是帮你算命的。”

“你推算出了我的过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这样的一个高人?”蒋飞眼睛微微眯着,杀气丝毫未见。这自称玄机子的道士,算是踩到了他绝对的底线了。

闻言,玄机子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在想蒋飞这个不着调的问题。

想了半响后,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你虽然能够战胜宫本一真,但却并不轻松,所以你现在所在的境界,的确应该是只相信你眼前所看见的。那么,我就这样吧……”

蒋飞嘴角冷笑,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玄机子,还在想着这道士会用什么样的江湖法门来骗他时。结果当他视线往下移时,很快就惊呆了……

只见玄机子脸色如常,脸上还带着笑容,只是右手抬了起来,放在了木质茶桌的一个边角上。然后手掌忽然立起来,四指紧绷,做成了手刀状。然后宛如刀锋的手掌横切而下————

足足有五厘米厚的茶桌边角,在玄机子的手刀之下,轻而易举的被切下来了一块腰长约莫为十五厘米左右直角等腰三角形!

蒋飞看着这一幕,眼睛的瞳孔都在一瞬间睁大,心神都在颤抖。

这一幕,即使是已经成为了武林高手的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掌下去将整张桌子都拍毁,再简单不过;一掌下去,不将整张桌子拍毁,只是将桌子拍下一块来,只要度足够快,力量足够猛,在内劲的加持下,也能做到。

就比如蒋飞,他要是愿意,也可以闪电般的拍出一掌,在茶桌上留下一个洞口。

但是,像玄机子一样手掌竖成刀,看上去轻飘飘,度还并不快的一掌将桌子边角个切下来,让桌子就像是被一块神兵利器给斩过一样,却是蒋飞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

“这家伙不是江湖术士,真的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高手高手高高手?都可以将内劲化作剑气、刀气那种?!”

以前都是蒋飞让别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现在终于轮到他对别人的表现感到目瞪口呆,震惊不已了。

玄机子这一招,绝对算是脱离了普通江湖高手的范畴,就算内劲再怎么强大估计也做不到的。就算是蒋飞,估计也得自己将北冥神功升到第一层后期,甚至升到第二层以后,才有可能内劲外放,形成刀气剑气。

又或者学会了像六脉神剑、一阳指那样的神奇功夫,才有可能。

而这玄机子,一个普普通通的道士,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说,这家伙也和自己一样,是开挂的?

看着蒋飞的神情,玄机子很满意,慈眉善目地看着蒋飞,和气地说道:“小友,咱们现在才是可以谈正事了。”

——————

【主角装逼很容易,让别人装逼,主角在旁边看着,真的很难。所以我真的不是在水字数!

各位亲爱书友,这一章三千字,我写了将近四个小时啊!请订阅,请用票票支持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