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刺杀行动的队长或许实力比较强,或许运气比较好,又或许是比较擅长逃跑……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名队长现在跑得有点快,让蒋飞和辛巴在各自扑杀了一半的杀手后,只听见通话仪器里面传来他震惊而愤怒的声音,但却已经无法找到他跑到了哪里。

不过,蒋飞这样在树林中看不见他,总有办法能将他找到。

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杀了最开始伪装成导猎员的女人后,蒋飞身体一跃而起,宛如一只轻盈的小鸟一般,踩着枝桠,三五两下就跳上了一棵大树树梢,然后吹动了哨子————

唳!

早就在天空中盘旋着的苍鹰降落下来,在蒋飞头顶一米多的地方滑翔而过,蒋飞脚尖轻轻一点树梢的枝叶,高高跃起,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苍鹰的一只爪子,升入高空中快的朝着远方飞去。

现在蒋飞穿着的是一身迷彩服,如果要是他穿着的是一身白色古装衣服,那画面就唯美到极致了。都不用任何的化妆准备,就直接可以去拍摄《神雕侠侣》或者《射雕英雄传》!

刚才蒋飞和辛巴在地面上捕杀野猪王以及诸多杀手的时候,苍鹰都帮不上忙,只能盘旋在高空中。而现在,它的用处就挥出来了,任何逃跑的猎物,都不可能逃过它的鹰眼!

也不需要蒋飞吩咐,苍鹰就朝着刺杀队队长逃离的方向冲刺而去。

要知道,苍鹰的度是无比快的,就算是在空旷无垠的平地上,蒋飞全力奔跑起来的度,都不及苍鹰在天空中飞行的度一半。更别说是在复杂崎岖,需要不停转弯的山路了。

山路上人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左闪右躲,不能笔直沿着最短的距离行走,而苍鹰在天空中则是没有任何的阻挡物,这就好比火车和飞机的区别。

所以只是短短二三十秒的时间,蒋飞被苍鹰带到了空中,很快就看见了一位也穿着迷彩服,正匍匐着往前快逃离的男人。此人手中还拿着一把造型古怪的武器,和刚才蒋飞击杀的几人手中的武器一样,就是用来射威力强悍爆炸弹的生物武器。

“下去!”蒋飞抬头对着苍鹰说了一声。

唳!

苍鹰立即听懂,拍了拍翅膀,俯冲而下。

“你们快看天空中!”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天空中飞翔?还是被一只老鹰吊起来的?”

“我靠!这是一只老鹰,还是一只大雕?!不对,就算是大雕,也不可能将人带到天空中去飞翔啊!你当这是拍摄《射雕英雄传》呢!”

“这人似乎是蒋飞?对,肯定是他!这只大鸟肯定就是他带来的那只老鹰!”

“媳妇,快来看鸟人!……”

刚才蒋飞被刺杀队伍围剿的时候,甚是太过于浩大,接二连三的爆炸声音,就差没有将整座山头给夷为平地了。进山狩猎的玩家,只要不是聋子,都已经被惊动,这些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也压根没想到刺杀这种事情,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危险,纷纷朝着事地点奔跑过去。

但是蒋飞和辛巴杀人的效率实在太高了,从被围杀到反杀,最多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而这座狩猎场山头太大,众人分布的距离太散开,都还没有赶到事地点。

不过现在蒋飞飞上了天空,众人只需要抬头一看,就算隔离得再怎么远,也能轻易得看到了。

比如杨再兴、韩旭、吴恪、叶媛媛等人都震惊的望着天空中,久久合不拢嘴。

乘鸟飞行,这画面太过于飘渺了,就像神仙御风飞行一样,有种出尘的气质,现实生活着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嘛!

不过,就在大部分人为天空中飞行的蒋飞震惊不已的时候,有一个人却是度快过了大部分人,几乎已经赶到了事现场,而且来的路线还刚刚好合适,堵住了刺杀队队长逃亡离去的路线!

这个人,就是号称金陵军区的第一高手,被人称作是熊瞎子的瘦弱男庞熊!

蒋飞在天空中,能很清楚的看见下面两人相遇的场景。

当庞熊正好堵住了队长逃亡的路线时,二人先是一愣,不过这个愣神时间不过一秒钟,然后刺杀队队长举起他手中的强悍武器,对着庞熊就射出了一粒爆炸弹。

砰!

顿时火花四射,周围的草木燃烧起来,地上被炸出一个大坑,泥土飞溅。而庞熊的反应度很快,他将手中的猎物立即丢弃,然后拿着复合弓连跃带滚到了一边,身体一直保持着高移动。但是却没有让出逃跑的路线,始终堵着刺杀队队长不让他顺利过关。

当刺杀队队长想要前进逃跑时,移动中的庞熊就会搭箭射击。

这头号称熊瞎子的男人,眼睛一点也不瞎,而且箭法很好,说是神箭手也不为过,不管是他在奔跑闪躲,还是他趴着躺着的时候,射箭的准头都相当的好。好几支箭矢都是擦着刺杀队队长的身体而过,差点就将他给射死。

唰!

苍鹰终于降落,在离一个树梢一两米高的地方,蒋飞松开了苍鹰的腿。

身体宛如一片轻盈的树叶飘飘落下,双脚轻轻将树梢压弯,然后顺势一跳,就就跃到了大树的树干,像一头猿猴顺着树干就溜了下去,落在庞熊七八米远的地方,两人成一个犄角将刺杀队队长拦截住。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枪里没子弹了,他躲在一个稍微安全的位置不冒头,暂时也不射击了。

落下后的蒋飞,以及原地的庞熊都各自躲在一棵树后面,庞熊笑着打趣道:“没想到这次来狩个猎,还会遇到这么厉害的杀手,你是得罪了什么人了?”

蒋飞脸色如常,根本不像是经历过生死大战,刚才被人围杀过的样子,笑着道:“谢谢你帮我拦住他。”

“不客气。”庞熊将手中的复合弓丢弃,从腰间抽出了猎刀,舌头舔了舔森白的牙齿,说道:“咱们今天也不比谁狩的猎更多了。咱们就比谁能干掉杀手,就算谁赢!如何?”

蒋飞耸了耸肩,依然轻松说道:“没问题啊。”

两人脸上都有了笑容,也没有数数,等两人脸上的笑容刚刚凝固,就猛地从各种背后树干中冲出去,快得像两支离弦的弓箭一样,度几乎过了眼睛的视线,直愣愣地插向了刺杀对队长隐藏的位置!

唰!

刺杀队的队长终于冒出头来,抱着造型独特的银色武器就对着奔来的两人抬手就是一枪。

砰!

银色的子弹破空而出,在两人的前方爆炸开来。而两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在子弹还没有射到之前,就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躲开了几米远,闪避开了爆炸的范围。

同时,两人的度几乎不减,只是换了一个斜一点的方向杀了过去。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刺杀队队长手里的枪终于子弹耗尽,还是他觉得这枪没有了作用,所以也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造型古朴独特的锯齿匕,朝着蒋飞杀了过去!

虽说庞熊突然横插一脚,拦住了他的去路,是他的仇人。但是他今天来刺杀的目标对象是蒋飞。既然现在走投无路,必须得死战了,他宁愿选择同归于尽的对象肯定是蒋飞,不会是庞熊。

这样的选择,合情合理,谁也无法怀疑什么。

蒋飞见状,脸上也没有表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只有仔细观察,才会现这时候的庞熊,眼神深处有着一抹极为不正常的神色!

这神色之中竟然有着忐忑、紧张、不安,以及一丝丝的兴奋!

他看见刺杀队队长抽刀扑向了蒋飞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也连忙追了过去,想要拦截住对方。毕竟他现在和蒋飞还在打赌嘛,谁能杀得了此人就算谁赢,他很想赢呢……

嗤啦!

终究还是和刺杀队队长先一步相遇,两把猎刀碰撞在一起,出刺耳的声音,两人的交手度都快到了极致,手腕翻飞,各自手中的猎刀就像是刺出了一连串的幻影和刀花,抽,带,格,击,刺,点,崩,搅,洗,压,劈……

乒乒乓乓,叮叮当当。

蒋飞连带笑容,出手的度一下比一下快,刚开始刺杀队长还能勉强应付,几招之后他就冷汗直流,睁大了眼睛,力不从心了。

尽管他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身上、手腕上都已经添了不少的伤口,都是被蒋飞的猎刀划开的。

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这时候蒋飞的帮手庞熊也杀了过来,提着猎刀加入了战斗圈,准备以二打一。

蒋飞战斗过程中,还有精力开口:“这人的命,你是抢不过我了。”

“未必!”庞熊冷笑一声,出刀度极快。从后面直挺挺的就插了过来。

噗嗤!

蒋飞猎刀快成了一道闪电,刺杀队队长终于就算睁大了眼睛也没能看清楚蒋飞出刀的方式,一刀穿过了他的方向,先庞熊一步插进了他的心脏。

在蒋飞背后的庞熊不但没有失望,反而眼睛忽然变得血红,脸上得肌肉就像是兴奋得扭曲了!因为蒋飞一刀插进了刺杀队队长的心脏,而他的后背,则毫无防备,完全留给了庞熊!

庞熊的这一刀忽然改变了目标……

不!

应该说他一开始的目标,其实就不是刺杀队队长,而是……蒋飞!

————

【给每一位熬夜等更新的书友说声抱歉!你们真的不要等了,我这是没办法,只有晚上有时间更新,而你们完全可以明天早上起来再看嘛……

随便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