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肯定是蒋飞赢了。一头五百斤左右重的野猪王,当众人来到事现场,看见那被炸得血肉模糊的**,也忍不住有些咂舌。

当然,这肯定不再是关注的重点,没有谁还有闲心来关注谁打到了多少猎物。在事半个小时后,这座野外狩猎场就完全被清场了,在山脚下拉了警戒线,不准任何人再进山,各种特殊部队、特殊人物都现身于此。

可怜这家很有背景的狩猎场老板,打通关系能够开下这么一座狩猎场也不容易,结果刚刚开始就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不但狩猎场以后绝对是黄了,估计还得惹上一身骚,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将这件事和自己撇开关系。

如果这次的事件,只是普通的刺杀也就罢了,就算动用了高科技的武器,在某些特殊的人群中,相关部门会放松一些,甚至都不会出手管理。就好比现在江湖中的很多事情,相关部门也是采取的放宽限度,管理得并不严。

但关键是这次得事情,并不是简单的刺杀。

就一个金陵军区的种子军官庞熊,忽然变成了杀手,刺杀现在身份很‘特殊’的蒋飞,这件事就小不了。

这可是代表革命队伍的内部,出现了叛徒,被敌人攻陷进来了啊!

所以当叶媛媛将这件事情报上去后,上面里面里就引起了高度的重视,展开了彻查。

结果,和蒋飞以及叶媛媛猜测的差不多。刺杀蒋飞的十人队伍,已经隐藏得极深庞熊,所属的组织和上次给叶老将军下毒、抹黑中医学会的花捍东一样!

“你说我就是一个医生,为什么他们盯死了我就不放了呢?动用这么大的力量来杀我,不是大材小用吗。有这个闲工夫,做点正事不比啥强!”蒋飞感到很愤怒,同时也感到很委屈。

他就算是中医学会的会长,被称为‘中医针王’;又是现在华夏江湖界的一个标杆,被称为‘剑神’。但是他也并没有和政府产生太大的关系啊。

他一没有直接从事政界当什么大官;二来没有加入什么特殊的部队。执行特殊的任务。就算和叶镇南老爷子成为了忘年之交的朋友,也从没有过在军队方面的详细探究,最多就是拉着叶家的大皮装一下威风而已。

甚至就算是自己的蒋氏医馆和蒋氏医药公司,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和政府有任何的利益经济来往。蒋飞这么做,就是只想做一个安静帅气的美男子,没有那么的操心事来烦自己。

可是这些王八蛋,怎么就盯住他不放了?!

一副只要他不死就不舒服斯基的样子,我哪里得罪他们了?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什么叫做点正事?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去刺杀别人吗?”叶媛媛没好气的白了蒋飞一眼。

“我总觉得我没那么大的能量和资格。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刺杀啊!”蒋飞皱着眉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怎么没有了?自从你当上了中医学会,而且让中医学会一步步变得更加强盛,大大的增强了影响力,你就有这个资格了。而且,现在你又在国术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连宫本一真都杀了,早就成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眼中钉,恨不得将你拔掉。”叶媛媛提醒道。

蒋飞眼睛眯了眯:“这个神秘组织就真的有那么深不可测?他们大本营不在国内,我们就拿他们没有丝毫办法?这样被动的等待他们来找我们麻烦。来刺杀我们,也总不是个事啊。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说到这里,蒋飞身上不由得冒出一股戾气,顿了顿才冷声道:“咱们能不能派遣出一支部队,直捣他们的老巢,将这个组织一锅端了?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助你们一臂之力!”

这次的刺杀,是真的让蒋飞愤怒了。

而且让蒋飞感觉有些寝食不安。不将这些暗中盯着他的人干掉,就不会踏实。上次在锦城时候的刺杀也就罢了,那时候是因为蒋飞要医治叶镇南老爷子的病。而现在蒋飞什么也没有做,这些人也找上门来。显然是已经将他当成了必杀的仇人。

既然这样,蒋飞当然也不能手软,就像这次将刺杀队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叶媛媛看了蒋飞一眼,明白蒋飞此时心中的怒气。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以。至少现在不可以。等可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不过……”

蒋飞不悦地问道:“不过什么?”

“这次的刺杀事情可以缓一缓,交给我们,我们会出动最大的能量将这件事查清楚。但是现在有件事情,恐怕你自己得注意一点,我们帮不了你。”叶媛媛说道。

没让蒋飞再问,叶媛媛就主动道:“探查庞熊身份的时候,我无意间听见了关于日本剑道界的消息。上次宫本一真被你斩杀的消息,现在已经传回到了日本剑道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们这个国家的江湖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讲究武士道精神,国家不大,但是自尊心和信心却是比谁都强。虽然宫本一真在日本剑道界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但毕竟是他们剑道界的人。我听说现在日本剑道界,现在就正准备联名请一些老古董级别的高手,来替他们剑道界争一口气……”

蒋飞闻言却是满不在乎,反而有些高兴地说道:“这点你不用担心!他们正面来挑战我,我可以和他们一战。只要他们不搞偷袭就行!”

开玩笑,有日本剑客来挑战自己,蒋飞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些人简直就是来给他送经验、送内力的啊!

上次一个宫本一真就直接送了他三年多的内力,再来两个老古董高手,蒋飞估摸着自己的北冥神功,直接就可以提升到第二层了。

————————————

蒋飞本来不想在京城多呆,去见白若溪一面,住上一晚,就打道回府。

带着辛巴和苍鹰,白若溪的单身公寓实在不好容纳下这两个庞然大物,甚至蒋飞都不怎么敢将它们带去市中心。想想牵着辛巴在小区公园遛狗的场景,就不怎么美妙。估计很多人看见辛巴的凶猛样子,得直接吓得拔腿就跑,怒打报警电话。

不过,当蒋飞去了一趟中医学会总部。顺便关心一下最近中医学会各项计划的进展情况,一件事让蒋飞不得不暂时在京城留下两天。

“咦,蒋飞你怎么来京城了?”崔修平看见蒋飞,很是惊讶地问道。

蒋飞当了中医学会的会长之后,因为他不能常年呆在京城。所以特意将这家伙选拔成为了会长助理,学会内的很多麻烦事情,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都可以让他帮忙处理一下。

关于蒋飞的这个决定,当初三大千年学派的掌门人也没有反对。

毕竟崔修平的身份摆在那里,崔老神医的孙子,唯二传人,完整得习得了鬼门十三针,铁定是崔家未来的接班人。

就算崔修平的医术比不得蒋飞那样出神入化,但蒋飞医术本来就是一个开挂的存在。将来估计得比肩华佗、张仲景这些先贤前辈得妖孽,所以这也是很正常得。

崔修平至少和中医学会内其他年轻一辈比起来,已经是绝对的佼佼者了。而且医德也甚好,没有什么污点。

实力、背景,两个方面都有了,崔修平成为会长助理,也就没什么人反对。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这个会长还是很操心学会展的,所以特意来看看。”蒋飞厚着脸皮,一点也不脸红地说道。

崔修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才不相信蒋飞的这套说辞。要是蒋飞都操心中医学会的展了,那他也就不用现在天天忙成狗。连自家济世堂的事情他都没什么空打理了。

原来的中医学会平时是没什么事情,可是蒋飞上任之后,提出了一揽子的管理计划,中医学会的事情顿时就变得多了起来。偏偏蒋飞这个会长又是甩手掌柜。最终落实的重任就只有他这个会长助理来视线。

蒋飞走到办公桌前,看着办公桌上那繁琐的文件,蒋飞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道:“小崔啊,好好干,我很看好你。将来革命的重任早晚会落到你们肩膀上的。我现在这是磨练你的意志。”

当初这个他第一眼看着很不顺眼的长袍骚包男,现在倒是看得顺眼很多了。现这家伙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崔修平苦笑不得,懒得更蒋飞鬼扯,问道:“你这次来京城,准备呆几天?”

“已经定好飞机票,明天就走,怎么了?”蒋飞问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今天下午我也没有什么时间。你是知道的,我和你嫂子好久没见面了,今天下午得陪她。所以,你不要看见我来了,就想请假什么的。”

崔修平脸上肌肉抽了抽,怒声道:“那你还说你很操心学会的展?合着你今天就是来闲逛的是吧?”

蒋飞微微一笑。

崔修平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说道:“放心,我不是让你来坐班的。我是想告诉你,我爷爷后天生日,八十岁的大寿,肯定的大庆。你怎么也得出席吧?”

“原来是这样啊。”蒋飞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回去将飞机票退了,后天参加了老神医的寿宴后再走。”

【有些卡文,思绪有些乱。明天得梳理一下大纲了,但是并不会请假~~~

再次呼唤一下订阅。咱们这本书正版的网站,是起.点中.文网!请各位来订阅支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