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因为杜家能做出最出格的事情,估计就是厚着脸皮再次加入中医学会。

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许久不出来活动的杜家,一出来就是祭出这样的大招,竟然想从他的中医学会挖墙脚,还想要在成立一个类似于中医学会的组织!

“这家伙想干什么?”蒋飞眼镜微微眯了眯,打量着看上去让他莫名觉得很伪善,是个城府很深的杜子良,语气不善地问道。

崔修平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是,以他们杜家的行事风格来看,是无利不起早,肯定没有憋着什么好主意,是想坑我们中医学会一次的!不过,具体那一方面还不得而知,总得大致可能性,无非也就是面子和里子两个方面。”

蒋飞点了点头。

面子,杜家估计一直想找回。毕竟当初虽然是他们主动提出从此以后杜家人不再加入中医学会,看上去是很有面子的样子,但其实呢,这或许早就成了杜家人心里的一块心病,憋着气想要找回来,将中医学会踩在脚下。

至于里子,那就更容易想了。

中医学会代表着多么庞大的利益集团啊,没有谁不会动心。杜家离开了这么多年,难道心里就不惦记了?巨蒋飞所知道的,当年杜家之所以会离开,其实就是因为利益的缘故!

想到此处,蒋飞心情是越不高兴,问道:“被杜子良接触过的会员有多少人?愿意被他挖走,愿意和杜家一起的,又有多少人?”

崔修平脸上忽然有了一些笑容,看着蒋飞的眼神不由得有带上了几分崇拜,说道:“如果是以前的中医学会,上下完全不是一条心,大部分人都是各自为政,被杜家一接触,一蛊惑。许诺下一些承诺,倒是很有可能有不少人会被挖走。不过现在嘛……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被杜家打动人数不会过十人。而三大千年学派,几大中医世家。更是没有一家愿意离开中医学会!”

蒋飞闻言脸上也是有了一抹自得的笑容。

整个中医学会不过十个人动心,这说明他这个中医学会会长当得还是很成功的,大部分人都是认同了他,愿意跟着他混,要不然会员数远一百人的中医学会。不会只有这点人动心!

最关键的是三大千年学派,几大中医世家,他们以前是出于很分离状态,可以说彼此之间是有不少矛盾的,但是现在去也一个个都拧成了一条绳,别说最近几年了,这就算是在以前中医学会还有会长的时候,也是很不常见的事情?

蒋飞当中医学会会长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医德,医术。所作所为,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是的的确确为了中医学会的展好!

额,至于蒋氏医药公司,其实蒋飞也并没有借助中医学会什么,完全是实力使然。就算蒋飞不是中医学会的会长,蒋氏医药公司的展也一样势不可挡。

崔老神医坐在椅子上,看见礼貌恭敬的杜子良并没有因为曾经与杜家的矛盾就有什么不悦,甚至都没有摆架子,连忙说道:“你们来给我祝寿我就已经很高兴。就不要弄这些繁文缛节了。怎么样,你爷爷他身体还好吧?”

杜家想挖中医学会墙角这件事,崔修平也是才刚得到消息,都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蒋飞这位会长。自然也就还没有禀告给他爷爷。

杜子良彬彬有礼的点了点头,笑容温和地说道:“我爷爷他老人家就跟崔老你一样,身体也很好,就是有时候会感叹,说很久没有见过老朋友了……”

崔老神医闻言,脸上也尽是唏嘘。点头说道:“算一下,我和他之间也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面了!当年的一些意气之争,现在看来其实当真不必太计较放在心上。可当时我的脾气还太倔,你爷爷脾气更倔,没有看得穿啊……”

杜子良笑着说道:“以后总还有机会再见的。”

崔老神医点头:“嗯,总还会有机会。”

生日宴会很快开始,虽然这次来的客人中中医学会会员有很多,蒋飞认识的自然也不少,但这不是医术交流会,讨论的都是人情世故之类客套话题,所以蒋飞就没什么兴趣了。和中医学会一些前辈打了招呼后,就拉着白若溪到了一边。

以蒋飞现在中医学会会长的身份,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注意到他这并不奇怪。到今天的白若溪,自从跟着蒋飞出场狗,受到的关注其实也并不比蒋飞低。

原因与他,因为白若溪的长相和气质实在是太出众了再加上今天可以的装扮了自己,一件黑色简约但不失考究束腰的晚礼服,勾勒出完美黄金分割的姣好身材,踩着一双银色镶嵌着水晶的高跟鞋,在参加今天生日宴会的所有女嘉宾中绝对是最闪亮的一颗星,没有谁能掩盖住她的光芒。也正是因为蒋飞身边有白若溪,本来很多对于蒋飞心存敬仰和爱慕,或者别有用心的女人才主动的选择败退,没有上前勾搭蒋飞。

且不论软件,硬件的差距这么大已经是明摆着的了,有这样的白天鹅在,她们再过去不就是自己找打击了吗!

“这里有这么多你们中医学会的医生,你都不去交谈一会儿吗?”白若溪无奈的看着蒋飞说到。

蒋飞笑着道:“不用。我当中医学会会长,不是看说了些什么,而是看做了这什么。平时我做会长尽职尽责就够了,不需要要什么花招。”

“你平时做会长很尽职吗?”白若溪忍住笑意,看上去一本正经的问道。

如果这个家伙都尽了职的话,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尽职的领导人了!

其实从当年还在读书的时候,白若溪当班长早就看出了蒋飞是什么样性格,一直都是懒惫得很,和她凡事都尽心尽力,亲身躬为的性格截然不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后来就被蒋飞吸引,糊里糊涂的就做了他女朋友……

应该,就是他这没皮没脸说大话的性格吧?

就在蒋飞和白若溪在角落里郎情妾意你侬我侬时,杜子良手机拿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蒋会长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杜子良文质彬彬的微笑道。

可这笑容在蒋飞看来却是那么的刺眼,头也不转地说道:“没空,很忙。也没有兴趣!”

“——————”杜子良也忍不住一愣,估计他这辈子都没听过谁和他这样说话。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色不改,继续笑着道:“不会耽搁蒋会长你太久的时间,就简单聊两句,很快就好。”

蒋飞火大了,不悦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没眼力劲就算了,难道也分辨不出来一句话的意思吗?!我都和你说了我没空,对你不感兴趣,你还不一边玩去!”

对于这人,蒋飞觉得是不用客气的。这家伙不声不响的就直接来挖他的墙角了,这简直比抢他会长的职位更让他反感!蒋飞对他依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这个看上去很优秀样子的杜子良,在蒋飞看来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和他弟弟杜子康是一个德行!

“草!你这混蛋怎么说话呢!我哥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简直不知好歹!”杜子良还没说话,他旁边的杜子康就忍不住怒骂到了。

在他眼中,蒋飞前天揍了他一顿也就算了,他可以先忍。但是蒋飞胆敢侮辱他哥就绝对不行!

蒋飞嘴角微微上翘,眼镜微微眯了眯,看着杜子康笑着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这寿宴上就不敢动手?”

“你有本事试试!”杜子康红着脖子怒声道。

“住口!”杜子良皱着眉头对肚子康低声呵斥道。然后他又才笑眯眯低看着蒋飞,说道:“将会长果真是快人快语,说话一点都不拐弯抹角,我喜欢。”

蒋飞郁闷了,看着他说道:“我都这样说了你还喜欢我,是我的魅力太大了,还是你这个人太贱了啊?”

“_?_?_?_?_”杜子良差点没气得吐血,他这么说是给蒋飞一个台阶下。结果蒋飞不但不领情,没有下台阶,反而顺路踩了上来要打他的脸!

“蒋会长你真会开玩笑。”杜子良笑着说道

“谁有心思跟你开玩笑!我是说认真的!走开一点吧,我对你们兄弟两人,都是是一点兴趣和好感都没有!”蒋飞冷笑道。

蒋飞说的话声音不小,让周围附近的人都听的很清楚,不少人都惊讶万分。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是许久不再江湖上露面的杜家未来接班人,一个是中医学会的会长,都是中医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现在这副阵势,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啊!

看来,杜家是不可能和中医学会冰释前嫌了。

“看来我和蒋会长之间,似乎有点误会。”杜子良耐着心性子说道。自制力很强的他,向来不允许自己在敌人面前表现得太失风度,他喜欢绵里藏针那一套。

“误会?除非你说你没有挖过中医学会得墙角,那咱们之间就是误会。”蒋飞直言不讳地说道。

他想绵里藏针,可惜蒋飞却习惯直来直往,以力破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