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越来越觉得叶媛媛这位大眼贫乳妹办事靠谱,觉得她是个值得信赖的女人。

帮忙找出医疗事故背后的凶手闵东,她只花了一天的时间。找闵东的妻子和女儿,用的时间竟然更短,当天深夜十一点钟,就有了消息,现了这两人被绑架的下落。

蒋飞在心里偷偷地想,这女人帮了自己这么多忙,自己是不是应该认真的想想办法,帮她把她胸前变得丰满一点?这个女人虽然暴力狂,是女汉子,但其实还是很在乎自己身材和容貌的,说不定每天回去都会像很多女人那样敷面膜、贴黄瓜片**呢……

深夜。

天空中没有任何的一点光亮,一片漆黑。

处于郊外的地方,也没有市中心那么多的高楼大厦与车水马龙,小巷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巷子口的路灯光芒微弱,根本穿不到巷子深处。

这时,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从巷子口进来。

这两人,正是蒋飞和叶媛媛。

“真的不需要其他人协助吗?”叶媛媛低声问道。

“只要我出手都救不出来的人,你就算调集再多的人来估计也没什么用。其他人出手,多了反而是累赘。”蒋飞回答道。

调查人员确定了绑架地点后,蒋飞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让他们行动,而是他亲自出手。以现在蒋飞的实力,飞檐走壁只是寻常,就算再厉害的绑匪他也能对付。

两人走进了巷子深处,在一家算不得四合院的普通小院子外停下。

蒋飞对叶媛媛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就婉如夜间的幽灵一样,轻而易举的翻墙而入,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进入了小院子。

叶媛媛的实力肯定是没有蒋飞那么强大,也不会轻功,但她怎么也算是一名练家子了,大部分的所谓的特种兵在她手里都走不过几招。所以这种两米不到的围墙,她要翻越很容易。

院子很小。格局也很简单,让人看了一目了然。除了两边的厨房和厕所外,正中间的位置就只有三间屋子,正中间的大厅。以及左右两边的卧室。

此时左右两边的卧室灯已经熄灭,只有大厅里还有微弱的灯光在闪烁,似乎是有人在放电视。不过电视没有出任何的声音,显然是特意调制成了静音,生怕有人进来后他们听不到。

“听说那个闵东已经被抓了。按照这些奸诈没骨气医生。胆小如鼠的行事风格,说不定这家伙很快就会招供,到时候我们劫持他的妻子女儿也没什么意思了。”

大厅里,一位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喝着啤酒吃着宵夜说道。

“不会。上面今天还特意嘱咐了,这个闵东是个很注重妻子女儿的人,只要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我们手机,这家伙就肯定不敢招供出来!”除了穿黑色T恤的男人,另一个中年男子,竟然是一名外国人!

“那就好。”黑色T恤男点了点头。“不过你说上面是不是太过于小心谨慎,小题大做了?闵东会被抓。就担心他的妻子女儿也会被人救出去。难道我们三个人看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看不住吗?”

闵东被抓住后,杜子良得知了这个消息,自然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他让手下的这些人要随时随地保持一百分的警戒,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如果那个蒋飞没有打听到我们的消息,我们自然就能看稳。但如果他要是神通广大打探到了我们在这里落脚,那……结果就很难才能说得清了。”这名外国人说着,脸上浮现慎重之色。他了解到的消息更多一点,所以也就知道蒋飞是个什么样的恐怖家伙。

组织的十一名s级杀手齐齐出动,动用了高科技的现代化武器。布下了天罗地网,各种陷阱想要刺杀蒋飞,结果最终却不但没有能杀得死蒋飞,翻反而11名s级杀手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能够回来。

这是多么可怕的实力啊。

别说他们五个a级杀手,就算是人数再多十倍,面对蒋飞也没有任何一点效果。

蒋飞要杀他们,估计就跟玩一样。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和蒋飞正面厮杀,现在他们可是手机劫持有人质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蒋飞真的能够找到这里来,他们也能够让蒋飞投鼠忌器!

“这个蒋飞有这么厉害吗?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他!”黑色T恤男眉毛一挑,眼中有些几分不屑。因为某些不愉快的经历,他对于医生这职业有很大的抵触情绪,所以在他看来只要是医生都不怎么样。蒋飞一个中医学会的会长,就算会武功,但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现在,机会来了。”

忽然,一道笑眯眯的温和声音响起,然后大厅的木头做的大门顿时被人从外面一脚给踢开了!

碰!

黑色T恤男和外国人一愣,然后迅反应过来,脸色骤然大变。

不用猜,也不用回头看,他们也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来了。

出了蒋飞,还会有谁?!

这时候,不管是外国男子,还是刚才那名很不服气看不起蒋飞的黑色T恤男,都是心中不由得赶到惊讶万分,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恐惧。

在这个小院子里,他们一共可是有五个人!出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两名杀手在外面院子的隐蔽部位埋伏站岗着,就是以防有人无声无息的摸进来。如果有人入侵,这两名站岗杀手肯定会第一时间现,然后出警报。

可是,现在蒋飞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大厅外面,而他们没有接受到任何的报警声音,这说明什么?

自然是外面院子里埋伏的两名a级杀手此时已经死翘翘了!而且还是被人直接秒杀的,秒杀之前两人都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要不然他们肯定会出警报。

想到这一点,外国男子和黑色T恤男就感到头皮麻,背脊亮,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

能战胜杀死一个人,和能够无声无息秒杀一个人,这可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前者可以是势均力敌。而后者则是代表两人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就是人和蚂蚁的区别一样!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斩杀两名a级潜伏着的杀手,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种实力未必也太可怕了一点。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想都不敢想啊!

所以,这时候两名杀手也不敢再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了,不敢和面前这个笑眯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厮杀。他们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那就是用人质来威胁蒋飞。这样的话他们才有仅仅的一线生机。

要不然,他们必死无疑!

“枣子,赶紧将人质控制住。”外国杀手连忙大喊了一声。只要人质还在他们手上,只要蒋飞想要就人质的性命,他们就还是安全的。

幸亏他们做事情很把稳,除了在院子里面安排了两名杀手站岗外,里面大厅里还有两名杀手,里面关押闵东妻子女儿的卧室,还有一名杀手随时看守着!

这就是为了防止蒋飞杀上门来的时候,他们能最快的做出反应。将人质劫持住。

“蒋飞,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准走进来!要不然我们马上就撕票!”黑色T恤男也是睁大眼睛紧盯着蒋飞怒吼道。

喝着啤酒,吃着夜宵的两个人说着就要站起来,朝着关押闵东卧室退进去。

可是,两人刚刚一站起来,忽然就脸色大变,然后一屁股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面!

因为,他们此时双腿软,没有了一点的力气。这不是他们吓得双腿软。而是真正的没有了一点力气!以至于他们现在想站都站不起来,浑身就像是酥了一样。

“中毒了!”

这时两人脑海里唯一只有这个想法!

只有中毒了才会有这种症状,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忽然失去了力气,连动一下手指都很困难。

同时。没一会儿的时间,两人就感觉眼睛变得无比刺痛,眼泪和鼻涕不由得流了出来,就像是悲痛万分,长哭不止。

“这是什么毒药!怎么会这样!”两人心中的惊恐强盛到了极点,无比的惊恐。这种毒药简直太过于科幻了。他们简直闻所未闻,竟然无色无味,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中了毒,浑身不能动弹。

而他们这时候已经不能动弹了,那么在里面的杀手枣子呢?十有**肯定也是和他们差不多,浑身酥软没有一点力气,长哭不止啊!

这样一来,蒋飞就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给全部制服了,他们根本没有一点机会拿人质来威胁蒋飞啊!

如果没有人质威胁,那么他们即将面对的结局是……

两人心中惊恐忐忑不安,他们之前想到了很多,但是却忘记了有一点,蒋飞可是中医第一高手,说不定就会配置出什么匪夷所思的毒药出来啊!

“真是浪费啊!对付你们这几只小猫小狗,还花费了我11oo金币,你们还真是罪不可赦!”蒋飞看着惊恐万状,站不起来的两人,对于悲酥清风的效果赶到很满意,但是又有点心疼那11oo金币。

要不是为了保险起见,为了安全救出人质,对付这样的小猫小狗,他单手都能轻易摆平,哪里还需要用到悲酥清风这种高级玩意儿。

“不过,你们这批小猫小狗中,竟然还有不少洋鬼子。嗯……这倒是比较有趣。看来我可以得到不少意外的收获。”蒋飞很快又点头说道。

花费了11oo金币?这是什么鬼!

两名杀手睁大了眼睛,眼眶欲裂,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飞走进关押闵东妻子女儿的卧室,几秒钟后,蒋飞将他们在屋里的另一名杀手枣子像提一只死狗一样提了出来。

他们最后的希望终于破灭了。他们最后一名隐藏在屋子里的杀手,也中毒了。

啪!

杀手枣子被蒋飞随手扔在了两人的旁边。然后蒋飞又返回去,将闵东的妻子和他七八岁昏迷着的女儿带了出来。

“蒋飞!快点给我解毒!”这时候,屋外面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

“来了。”蒋飞笑了笑,将院子里的灯光打开,再去院子角落给很没有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叶媛媛解毒。

刚才摸进院子后,蒋飞凭借强大的感知力,很容易就打探清楚了屋子里的情况。大厅的门紧锁着,卧室里还有一名杀手贴身守在闵东妻子女儿身边,他战斗力高强没错,但是要在这种情况下百分之百的救出两人也不大可能。

所以蒋飞临时想了个万全之策,就是先用悲酥清风将这些杀手全部给放到,自然就是万无一失了。

不过这悲酥清风是无差别的攻击,除了蒋飞手中有解药不怕之外,毫无准备的叶媛媛自然也中招了。

“闻一下,闻一下就解毒了。”蒋飞弯下腰,将悲酥清风的解药瓶子凑到了叶媛媛鼻子前。

“嗯……好臭!你这是什么解药啊!蒋飞,你该不会是故意耍我吧!”叶媛媛闻了一下就受不了了,赶紧别过头不想再闻。

蒋飞笑眯眯地拿着解药追着她鼻子不放,笑着道“这就是解药!再多闻一会儿就没事了。”

“拿开,拿开!”叶媛媛受不了这种臭味怒声说道,然后下意识的就伸出一只手去推蒋飞的手。

再然后,她就愣住了,惊讶道:“我恢复力气,能动了?”

蒋飞站起来理所当然地道:“闻了解药当然就能动了。好了,没事了,你先将这对母女带回车上去,我去审问一下这几个绑匪再说。”

叶媛媛没有着急着将闵东妻子女儿带出去,而是追着蒋飞不满地质问道:“刚才你用的是什么毒药?这么厉害!而且,你使用之前怎么不告诉我,不给我解药!”

“根据这毒药,这解药的性质,你还猜不出来吗?这就是悲酥清风啊!”蒋飞一点也不隐瞒地实话实说道。“至于不提前告诉你,那是因为我之前根本没想用,是刚才才突然决定使用的。”

——————

【写书不易,写书不易!

我写医术的时候,有读者说我写偏题了,应该写武侠,写江湖。当我写江湖,又有读者说医术装逼更好看。我两者兼顾,又有人问你这本书主题是什么?

我……被你们玩坏了!

订阅减少,月票、推荐票、打赏也变少了,真是倍受打击啊,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