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利落干掉一人,蒋飞并没有任何的不安情绪。

这些绑匪杀手,本来就是罪该万死之人,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就算蒋飞不杀他们,让叶媛媛将他们带走,这些人最终也绝对也难逃一死。

所以,蒋飞杀这名杀手的的时候,就像之前在狩猎场杀埋伏围杀他的杀手一样,没有任何值得他同情的地方。

他刚才唯一担心的是,这些杀手会像传说中的什么宁死不屈,随时做好了为组织牺牲的准备。不需要蒋飞动手杀他们,他的嘴里、牙齿里,就已经藏好了足以致命的毒药,一旦咬破就自杀了。

可惜,这些家伙看上去还没有那么傻,没有不怕死,可以肝脑涂地为组织牺牲。

所以面对蒋飞的威胁,他们没有慷慨赴义,争先恐后的自杀。

虽然现在还没有一个人主动求饶,但是看上去明显都被吓得不轻,眼睛里都有着惊恐和求生的欲.望。

现在蒋飞杀了一个人,也算是杀鸡儆猴了,相当于给其他两人紧绷的神经狠狠的拉了一下,让他们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说过,我的时间不会太多。我也不会怎么严刑逼供你们,因为其实在我看来,你们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利用价值,但是利用价值并不是很大。就算将你们全部杀了,也是无可厚非。”蒋飞两只手中的手枪在食指上转了转,将枪口对准了黑色T恤的杀手。“杜子良已经是我确定要杀的对象,你们的那点消息,我知不知道都一样。所以,我都没有兴趣来严刑逼供你们啊!你们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死……”

“不要东张西望,不要吞口水了。下一个杀你。你有十秒钟的时间来考虑。”蒋飞很严肃很认真的说道。

咕噜!

黑色T恤杀手之前对于蒋飞很是不屑,心里还觉得蒋飞没什么恐怖的地方,甚至想着如果有机会,能够和蒋飞一战!

现在。他却差点被吓哭了。

看见蒋飞将枪头对准了他,他头上不仅仅开始满头大汗,而且连青筋都暴露了出来,喉结不停的上下涌动。脸上布满了惊恐。

以前都是他拿着枪口指着别人脑袋,现在他终于明白被人拿枪口指着脑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这种恐惧感简直就是挑战人的神经极限!

黑色T恤男真的快要哭了,他很想问蒋飞,你怎么不先瞄准这外国洋人啊!

怎么说咱们大家都是华夏人。都是黑头黄皮肤,五百年前说不定还是一家人,你这样相煎何太急是干嘛!

先杀外国人,再杀中国人,这样不好吗?

“五、四、三、二……”蒋飞不为所动,似乎没有看见黑色T恤男的惊恐,拿着手枪的手没有一丝的颤抖,淡淡的报着数字。

蒋飞嘴巴每动一下,黑色T恤男脸上的肌肉、头上的青筋就跟着抖动一下,做了这么多年杀手的他。是真的承受不了这种生死之间的压力,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啊!

眼睛圆睁,眼眶欲裂,一眨不眨的盯着蒋飞的一举一动。

终于,在蒋飞嘴里要说出‘一’、以及手指缓缓扣动扳机的时候,黑色T恤男的神经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压力,扛不住死之前的这种大恐怖,大吼着说道:“只要你不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你意想不到,很有用的东西!”

蒋飞嘴角微微上翘出一个弧度。露出一抹微笑,这个办法倒是挺好用的。

“什么我想不到的东西?”蒋飞停止了报数,但是却并没有移开手枪,继续用枪口对着黑色T恤男的脑袋说道。

此时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的黑色T恤男。也顾不得讲什么条件,也顾不得他老实说了之后蒋飞就会放过他,他想的唯一就是现在不能死,他现在要保住性命!

越是古怪的人、越是残酷狠辣的人,其实并不代表着他们的神经已经麻木到了不怕死。

相反,他们可能比一般人更加的害怕死亡。就像是眼前的黑色T恤男一样。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死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黑色T恤男在神经崩溃之下,将自己的底细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出来:“我们这些杀手都是隶属于‘天网’,包括杜子良也是属于我们杀手组织的一员!我们这次来到华夏,接受到的命令除了要覆灭中医外,还有就是为了要杀你!”

短短几句话,让刚才本来还觉得不会打听到什么有用消息的蒋飞,顿时脸色大变。

“杜子良也属于你们杀手组织中的一员?”蒋飞震惊了。

他推测了很多,想了很多,但是大致无非也就是杜子良作为杜家未来的接班人,这次出来是找中医学会报仇的,想要摧毁中医学会。所以这些杀手,也就是杜子良通过特殊的手段,请来的一些专业杀手。

但是蒋飞怎么也没有,这个杜子良,杜家未来的接班人,竟然本来就是属于杀手集团的中的一人!甚至他这样陷害中医学会,根本就不是为了替杜家报仇,就只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他覆灭中医的任务!

这也难怪他会出‘医疗事故’这样的狠招,不仅仅污蔑了中医学会,还直接连带着损害了整个中医界。他原来不是不在乎中医界的声誉,而是他本来就是目的在于此,就是要将中医抹除了!

只不过,这个地位差不多相当于崔修平,中医世家杜家未来的接班人,也算是天才医生的家伙,怎么可能加入了杀手组织,对于中医一点也不在乎?

蒋飞就算接受能力再怎么强,此时也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而且,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专门来捣毁中医,以及要杀掉自己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天网’组织,肯定就是之前叶媛媛他们一直差不到,毫无办法的神秘组织!

以前那个肌肉大汉田斐、他的老板花捍东,以及西医交流团中的某些人,还有上次在狩猎场的暗杀行动,肯定也都是属于这个‘天网’组织!

确定了这件事情,很多东西顿时就在蒋飞脑海中豁然开朗,前因后果都完全联系起来了。

虽然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隐情,杜家未来的接班人怎么成了一个叛国贼似的杀手,但蒋飞却大致能推断出,这名黑色T恤杀手所说的事情不是假的,是真的。

“天网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子,总部在哪里,规模有多大,都大致给我说说!”蒋飞脑海中闪过了诸多念头,很快又迫不及待的冷声问道。

对于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找自己麻烦的‘天网’组织,蒋飞是早就恨不得将其覆灭了,就是一直不清楚这组织的具体消息。

黑色T恤男脸上的惊恐没有少多少,继续老实回答道:“天网组织的总部我们这种a级杀手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我们只是属于亚洲分部,每次接任务都是上头通知我们。天网的规模很大,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

“a级杀手?这是什么情况。”

“a级杀手,在杀手界已经算是很不错,有一定地位的杀手。但是在天网组织中,我们这些a级杀手,却是属于最普通的。比我们厉害的,是s级杀手!”

蒋飞闻言皱了皱眉,说道:“你们的确是很弱……既然你们是a级杀手,那么上次在狩猎场埋伏围杀我的,应该就都是s级杀手了吧?”

黑色T恤男并不清楚狩猎场的事情,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倒是旁边的金洋人杀手这时候回答道:“是。”

现在他的同伴都已经全盘托出了,他就算再怎么负隅顽抗也没有了任何的价值,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的好。

蒋飞在心里对于杀手的实力差不多有了个明确的划分。这些a级杀手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力,就算是s级杀手在他面前也是被他团灭的下场,看来他现在的实力的确是不需要惧怕什么杀手前来暗杀自己了。

“s级杀手之上,是否还有更高级别的。”蒋飞又问了一句。

“还有王牌级别的杀手!”

黑色T恤男抢着回答,就像是做抢答题一样,生怕被他的队友抢去了。多回答一个问题,表现得好一点,说不定就有求生的机会啊!

“不过王牌级别的杀手,在整个杀手界都是属于传说的,天网中虽然可以联络几位,但他们实力太强,已经可以不收天网的约束,一般情况下很难给他们安排刺杀任务。”

“王牌级别?”蒋飞在心里有了个底细。

不过他也照样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s级的杀手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威胁力,想来王牌级别就算更厉害,也不会厉害到哪里去。

将这个问题暂时抛在了脑后,蒋飞眼睛眯了眯,才问出了自己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们这个‘天网’组织,为什么要覆灭中医,为什么要来杀我?还有杜子良,他这个人怎么会加入‘天网’组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