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叶媛媛,恐怕都不会相信蒋飞的一面之词,不会觉得是杜子良这位杜家未来接班人,杀了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杜子康。

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蒋飞说得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就算杜家老太爷,以及杜成德觉得蒋飞说的话十分的荒谬,根本不可信,但两人的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纷纷侧过头眼神诧异地看向了杜子良。

其中最怀疑的眼神,自然是杜子康的轻声母亲,也就是那位风韵犹存,杜子良觊觎已久的后母。可以说,她此时是在场除了叶媛媛和蒋飞外,最相信蒋飞这种说法的人!

她一开始就觉得她儿子的死,或许就和杜子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整个杜家中,就只有她平日里看穿了杜子良的伪善。这个人,并不是平常表现出来的那么光明磊落,深明大义。

杜子良心里喘喘不安,忐忑不已,心跳不由得加了很多,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但是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让他强忍着内心的各种不安,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心虚,只是满脸愤怒。

那种被冤枉污蔑后,内心无比委屈的愤怒!

“你胡说八道!”杜子良愤怒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蒋飞呵呵一笑,说道:“胡说八道不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不得不说,你今天这一手,做得的确很棒。但是你就算毁灭了证据,也别想轻易脱身。”

“你不就是想让杜子康替你背黑锅,替你承担责任吗?所以你来个杀人灭口,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卸到杜子康身上。你这样做就算能够逃脱过去,你们这位杜家的老太爷,心里会不会对你有些防备?”

听着蒋飞说完,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没有人说话。都沉浸在了震惊之中。

“你佩服我?蒋飞,我才是佩服你啊!”杜子良咬牙切齿,双目血红的看着蒋飞怒声说道。

“哪里哪里。论心机城府、演技,我是真的不如你。只不过你遇到了我。我面对这种阴谋诡计。向来都是直接暴力摧毁的。”蒋飞淡淡地说道。

“是你在演戏!”杜子良满脸涨红,上前一步怒声道:“真是好手段!杀了我弟弟之后,还敢施展这样的阴谋诡计,荒谬无比的将罪行推卸到我身上,想要引起我们杜家的内乱。你真是好阴谋!”

“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

说完,杜子良更是因为‘愤怒’,挥舞着拳头朝着蒋飞脑袋轰了过来。

蒋飞被这心机婊的表演所折服了,这时候竟然还这样忘我的演戏,就像是真的被冤枉了,受到了侮辱。

这家伙,该不会达到了骗人的最高境界,要骗别人前,先将自己骗了吧?

不过,不管这心机婊如何装模作样。既然他主动过来找打,早就想动手揍这贱人的蒋飞自然不会手软。

两只脚微微向外踏出,与肩膀齐宽,双手轻轻抬起,在杜子良一拳刚刚要接触到蒋飞身体的一刹那,他的拳头顿时被蒋飞双手给黏住,向外荡开,然后向前推出。

似柔实刚!

蒋飞这一推的力量不仅仅将杜子良轰过来的力量给还了回去,而且还加了一倍属于自己的力量。

砰!

蒋飞的手掌看似软绵绵的轰击在杜子良的胸膛,却出了闷如炸雷的巨大声音。直接将这百二十斤的**给轰得倒飞了出去。

“咦?”这一拳看似了不得,但是在轰出去之后,蒋飞就顿时眉头一皱,眼中浮现一抹诧异。因为他现自己这一拳。足以将大部分普通人给轰得吐血的力量,但是落在杜子良胸膛却并没有给他带来多深的伤害,被他差不多都给化解了。

所以蒋飞很清楚,这个心机婊原来不仅仅只是阴谋诡计厉害,手段狠辣,还是一个武力值不俗的练家子!论战斗力比天网中的a级杀手还要强不少。实力怕是接近前些日子在狩猎场围杀他的s级杀手了!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毕竟杜子良也是天网杀手中的一员,而且身份还不低,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拥有这样的武力值很正常。

只是,蒋飞这一击明明就不能给杜子良带来多大的伤害,他完全可以全部抵消掉的。可偏偏这家伙在落地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狠狠的来了一下,顿时‘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看上去就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妈.的!这个贱人,真是让人火大啊。”蒋飞拳头攥紧了,很有上去三拳送这家伙上西天的冲动。

“混账!”

“你干什么!”

“快来人,将这小子给我抓起来!给我抓起来!”

看着蒋飞竟然动手起来,将杜子良打飞,打得吐血,这一下杜家老太爷和杜成德,都顾不得再怀疑杜子良了,各自都愤怒起来。

在他们看来,蒋飞这阵势简直就真的是想杀了他们一个嫡系子孙,还想将最后的一个也干掉的样子啊!

且不说他们不可能因为蒋飞的一面之词就相信蒋飞,认为杜子良杀了他亲弟弟杜子康,也不会觉得杜子良是什么杀手。

就算退一万步说,杜子良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但是杜子良也是他们杜家唯一最正统的接班人了啊!而且还是这么优秀,各方面都完美的接班人,他们怎么会允许杜子良再有什么闪失。

大厅里杜家请来的众多靠山,看见蒋飞的举动,也都是忍不住脸色一变,看不下去了。其实今天这种事情,他们是很不想参与的。杜家的能量不小,崔家的能量难道就小了吗?

而且,就算蒋飞本人,身为中医学会的会长,早就被最高层的那些领导人有点注意了,也不是可以随便抓的。再加上蒋飞身边跟着的这位短干练女子,在座的有几人还是能够猜测出来其身份的。

锦城叶家大小姐,可不是开玩笑的。

叶家那老爷子,现在虽然说是退休了,但只要他出马,整个军队都要抖三抖啊!

所以如果蒋飞做的不过分,他们其实是不会出手的。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当一下和事老,能将今天的事情和平解决就最好了。

但是这位年轻的中医学会会长,似乎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了,根本就没有抱着讲和的心情来。丝毫不低头不说,现在还动手打人了,他们作为杜家请来的人,怎么坐得住?

譬如那位京城的警.察.局的局长,就逼不得已皱着眉头安排人过来了。

就在愤怒的骂声一片,很多人对着蒋飞怒目而视时,忽然崔家的大宅外面,响起了车子停下的声音。这车子声音显得很急促,刹车声音很响亮,代表车子开来时候的度很快,在这万家灯火都熄灭的凌晨,格外刺耳。

听见这声音,大厅里的人都是一愣。

刚刚放下手机没两分钟京城.警.察.局局长有些惊讶,难道他安排的人这么快就到了?这度也太快了点吧。就算是他这个局长亲自吩咐的,也不可能这么高效率啊。

“小王八蛋,不将你正法,我就不姓杜!”杜成德将他曾经很不喜欢儿子杜子良从地上扶起来后,愤恨无比的盯着蒋飞说道。那模样,恨不得将蒋飞吞了一般。

杜家老太爷眼神更是不但盯了蒋飞,还扫视了崔老神医,沉声说道:“不管是谁,都保不了你!这个中医学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听见外面响起汽车声音,都以为是执行任务的人来了,所以蒋飞接下来就理所应当的被带走。

但是最终,走进大厅的却并不是意料之中一群穿着警服的执法人员。

进来的,仅仅只有两个人。

两人一男一女,个子都不矮,且两人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简直比叶媛媛这位大眼妹都要更加的冷酷。

眼神不含有丝毫的感情,就像是机器人,扫视了一圈后很快锁定目标,走到蒋飞身边。其中男人没有说话,跟在女人身后,女人开口问道:“你就是蒋飞?”

女人约莫比蒋飞矮半个头,算不得漂亮,但是却很有英气逼人的感觉。

“我是。”蒋飞笑着回答,并且伸手按捺住了想要站出来的叶媛媛。

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两人来势汹汹的样子,但似乎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恶意。这是揣摩了不少《天机图》后所携带的属性。

“谢谢。”女人听见蒋飞回答后,又莫名其妙的道了一声谢。她身后的那个很是高傲冷清的男人,也跟着对蒋飞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他的谢意。

再然后,两人就直挺挺走到坐在椅子上装伤员的杜子良身边,冷声说道:“你就是杜子良吧?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啥?

所有人傻眼。

这两人不是来抓蒋飞的,而是来抓杜子良的?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不解释什么就直接抓人?

这简直比蒋飞更猖狂啊!

【月底,也不知道你们手里有没有月票。好害羞,好羞射,不敢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