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机场的大厅中响起清脆的叩击地板的声音,这种声音并不是女孩子的高跟鞋叩击在地板上,而是一双坚硬的木屐叩击在地板上。

声音悦耳,让人不由得侧目。

当然,最让人侧目的还是穿这双木屐鞋子的主人本身。

东海国际机场,算是华夏所有机场规模最大的一个了,每天出现在这里大多都是一些时尚的男男女女,金碧眼的国际友人也很多,甚至一些大明星也并不是多么罕见。

但是踩着这双木屐的主人,却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已经是冬天的季节了,东海市的气温也已经下降到了十度以下,可是这男子却是一身宽大的白色长袍和服,十分单薄,甚至胸膛上都是深V形,袒胸露乳,可以看见男人胸前的豪迈粗犷的胸毛。

看样子男人的年纪怕是得有五十岁以上了,也不像是艺术家,却一头长飘飘,质好得过分,让很多拍洗水广告的明星模特都要羡慕。

再加上他光脚踩着的木屐,如此引人注目的怪异同时,也让人一下就清楚了他的国度,虽然是东方面孔,却肯定不是华夏人。

男人特立独行,风格奇怪,让机场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他,回头率高达百分之百。但是他却对于这些目光视若无睹,脸上有着温和的笑容,气质和他的穿着打扮一样出众。

这种年纪的男人,已经脱离了大叔的等级,所以很少会有小姑娘喜欢,但这样的气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少.妇杀手!

“大伯!”机场出口,一位同样引人注目的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等着,看见男人出来后就立即惊喜的叫到。

女子在刚才等人的时候,气质很是高冷,绝对完美女神范儿,很难让人接近的类型。现在看见这位男人后,忽然溶解了不少。

这女子。正是有着京城大学校花称号的柳生千夏!

特立独行的男人笑了笑,走过去道:“来了华夏好几年了,没有什么变化。”

柳生千夏的大伯,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岛国当代唯一有资格被称之为‘剑豪’的柳生宗矩!

一刀流,居合拔刀术,柳生宗矩!

如果不认识柳生宗矩的人,第一次见面很难猜到,他会是这样气质出众的普通人形象。身上没有任何的剑道纵横的高手之气,一点也不难以接近,也完全没有像宫本一真那样为了修炼剑道,身上的佩剑几乎从不离身。

他身上就一件宽大的道袍,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是什么兵器都没有的。

柳生千夏一笑,道:“我没有什么变化是正常的。不过……”她仔细的打量了自家大伯一眼,看着他身上白皙得很惊人的肌肤,明明都是五十多岁的男人,看上去竟然比很多小姑娘都还要更加细腻,惊讶的问道:“不过大伯你。看上去年轻了好多岁……”

柳生宗矩微微一笑,只是说道:“闭关修行,略有所获!”

柳生千夏睁大了她那漂亮的双眸,心中因为这句话震撼得不轻。

她大伯在很多年前就是岛国剑道界真正的剑豪了,无可匹敌。那二刀流第一人宫本一真的终极目标,不过也就是成为她大伯的对手,希望能有资格和她大伯一战而已。

现在她大伯闭关,竟然又有收获了。

而且这种收获,都不仅仅只是剑道方面,而是已经到了可以自身的肌肤纹理都变得更年轻!这种玄之又玄的境界。柳生千夏知道,但是不明白。

反正,这是一种凡人难以企及,乎了普通人想想的境界。

想到这里。柳生千夏不由得又有点替那位曾经给她上过课的老师蒋飞担心了。对于蒋飞,她其实还是蛮欣赏的,甚至有几分崇拜,所以并不怎么希望蒋飞死去。

当然,她的大伯不管是是剑术还是个人品行与心胸,都不是宫本一真可以比的。她大伯绝对做不出毁一位女生容貌,还废除对方武功的事情来。

但是如果真正的生死切磋,见生死却是常见的事情。

好在的是,她大伯并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就去找蒋飞。

两人一起走出机场,冬天时常雾霭沉沉的东海市,今天难得的放晴,艳阳高照。

柳生宗矩站在阶梯上,仍有阳光照射在脸上,他却眼睛不畏强光,眯也不眯,说道:“再次来到这片土地,没想到已经是十八年后了。”

柳生千夏闻言眼神一亮,惊讶道:“大伯你以前来过华夏?”

“当然。那时候你还很小。”柳生宗矩微笑着道。

“大伯你当初来华夏做什么?难道和宫本一真一样,也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剑道?”柳生千夏猜测到。

“不错。”柳生宗矩点了点头,遗憾道:“宫本一真其实在剑道方面,是很有天赋的。至少在我们岛国,他是我见过最后天赋的剑客之一。可惜,他的心思太过于狭隘了,剑术也太过于刁钻了。”

“千夏你要记住,领悟剑道如同领悟人生。作为一名真正厉害的剑客,应该是包容万物的,见识得越多,自己就会越强,将这花草树木,高山大川,阳光雨水,都可以容纳进入自己得剑法。就算来到这片土地磨砺剑法,也不应该是怀着一颗来挑战这一切,必须将一切战胜的心思来。所以当年,我从这片土地上带走了让我受用无穷的剑道真意。而宫本一真,却死在了这里……”

————————————

蒋飞不知道脑海中预想到的那一剑,究竟是不是代表着岛国的剑豪柳生宗矩,反正他知道自己不能杞人忧天就对了。

就算柳生宗矩剑法真的如同他脑海中预料到的那般厉害,蒋飞也觉得自己不是真的没有一战之力。

敏捷属性已经加到了6点,是普通人六倍的出剑度,再加上独孤九剑、北冥神功、梯云纵,对上自己那位便宜师傅玄机子蒋飞没有把握,但是其他人,他不会觉得害怕。

所以,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将中医学会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蒋飞就带着辛巴和苍鹰,拉上叶媛媛这位免费的苦力司机,开车返回了锦城,并且还一点也不客气的让叶媛媛将他直接送到了稻村。

当然,既然蒋飞这么不客气,叶媛媛也就不会和他客气了。

抵达稻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肚子正饿留下来让蒋飞做大餐犒劳她不说,还得狠狠的打劫一番蒋飞酿制的珍酿,葡萄酒、米酒都搬了不少去她越野车上去。

“你能不能不要像土匪进村一样啊?我这酒窖都被你腾空一半了。你再这样,我这稻村可就得对你下禁客令了!”蒋飞没好气地看着叶媛媛。

他自己左手抱着一块从菜园子里采摘来的长又粗的冬瓜,右手提着苍鹰去山上巡视一圈后抓回来的野鸡和池塘里撒网打捞起来的草鱼。

叶媛媛一点也不脸红,仍然那般酷酷地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总是这么小气。喝完了你自己再酿就是,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值钱?你也真敢说。你信不信我这些珍酿每一瓶拿出去都得卖出天文数字?!”蒋飞瞪眼道。“而且,稻村葡萄只有明年夏天才有,喝完了就没了,哪能随便酿。”

叶媛媛不搭腔了。

说实话,蒋飞酿造出来的这些美酒,还真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喝过的。就算这些美酒没有什么丰胸的作用,叶媛媛也照样会爱不释嘴。所以她也很清楚的知道,要是蒋飞这些美酒拿出去卖的话,绝对会有识货人愿意花大价钱来买。

冷傲如她,也有点不好意思,转移话题看着蒋飞手中的冬瓜、鸡、鱼,说道:“晚上的菜少了点吧?”

蒋飞提着这些进入了别墅,吩咐道:“你去村头王大叔的肉铺,买点肉和排骨回来,现在他应该没有收摊。菜园子里的其他菜我也采摘好了放在路边,等会儿你顺便带回来。”

“我……我去买肉?”叶媛媛有些愣,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哑然失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她堂堂叶家大小姐,从小在军队长大,就算不是大家闺秀,但玩的都是拳脚功夫和真刀真枪。让她去肉铺买肉,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画面想想就觉得太有违和感了好吗?

“怎么了,王大叔的肉铺你不是知道在哪儿吗?”蒋飞回过头纳闷地瞥了她一眼。

这家伙还真是让自己去买肉,叶媛媛气晕了,寒着脸说道:“要买肉你自己去,我不可能去!”

蒋飞恍然大悟。原来这女人觉得买菜买肉这种事情很丢脸,是害羞了啊!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一个大男人做这些都不害羞,你还犟上了。

蒋飞转头就继续往回走,说道:“你爱去不去,反正我也不去的。你要是不想吃好吃的呢,那就别去。还有,这次你不去,那以后也永远别想让我给你做好吃的了……”

说到最后,蒋飞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不过蒋飞忽然在心里觉得,如果能将叶媛媛这位有暴力因子的大眼妹,调.教成一个知道去菜市场买菜的居家女人,似乎也挺有趣的吧?

【一句话,今天准备三更,求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