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蒋飞堪称秒杀了二十来名保安人员,毫无伤的朝着己方毕竟,光头龙哥、李伟以及已经差不多残废了的郭坚韧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恐不已的看着蒋飞,不由自主的向后退。

他们此时的内心已经不足以用《忐忑》来形容了,只能用约瑟翰庞麦郎的《恶魔不要啊》表达!

在他们的眼中,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笑容的蒋飞,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恶魔啊。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再靠近了!再靠近我可要报警了!”光头龙哥哭丧着脸大吼道。想到之前蒋飞抓住他肩膀,以及进入包厢口狂揍郭坚韧的场景,他就吓得不得了。

“蒋飞!你不要靠近我们。对,如果你在靠近我们,我们就报警!”李伟也是颤颤巍巍害怕的说道。

蒋飞继续前进。

他被这两个家伙的无耻言论给气到了。

报警?

现在他们要报警了?这种人渣和败类,本身干得就是违背法律的事情,专门干得就是让警察来抓的事情,你们应该是站在警察对立面的,你现在怎么能找警察来呢?

你难道忘记了刚才你们几个人渣在做什么事情?

蒋飞被这家伙的无耻言论和厚脸皮气得不行不行的,一个跨步拦住了想要夺路而逃的光头龙哥,顺势来了一个云手,就将这家伙弄得晕头转向。另一只手抓住李伟的肩膀,然后双手狠狠的用力……

砰!

两个身形也不算瘦弱的大老爷们,就像是绣花枕头一样被蒋飞随心所欲的操纵着,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这一下的力量可不小,两人感觉就像是互相撞在了一堵墙上,撞得是晕头转向,云里雾里的,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就在两人相互拥抱在一起,还没来得及痛苦**时,蒋飞两只手又将他们给拉开。

蒋飞虽然也不算是特别高大的人。但是耐不住他力量比一般人要大好几倍,而且还有内力,所以要是有人仔细观看,蒋飞将李伟和光头龙哥拉开的时候。其实是直接将两人给提起来,双脚离地的!

所以两人想要挣扎,是根本挣扎不了的。

砰!

刚刚分开的两人又像是热恋的情侣一样狠狠撞在了一起,这一下他们不仅仅身体贴住了,就连脑袋也是碰撞在了一起。直接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了。

再然后,就是这样让两人欲仙欲死的的重复‘砰砰砰’动作。

“还想报警?你们当人渣的能不能有一点职业道德,能不能有一点操守?报警这种话是你们能说出来的吗?你们真不要脸!看你们这幅窝囊样子,简直就是在侮辱流.氓这个职业!草!”蒋飞怒骂一声,将被撞了不知道十几下,晕过去后又被撞醒的两人,抓住他们的手臂,顺手挥舞起来,来了一个太极圆圈的动作。

然后看准躺在地上的目标郭坚韧老板。狠狠一扔。

啪啪!

光头龙哥和李伟的身体就像是两定位精准的导弹,紧接着狠狠的砸在了郭坚韧的身体上。不仅仅是两人受苦,更加受苦的是本来就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残废的郭坚韧,就像是中了两记狠狠的铁拳,再次吐出了一口老血。

受此重击,郭坚韧三人心里除了惊恐之外,心中的愤怒感和屈辱感也是达到了最强盛,如果他们有机会,肯定是要将蒋飞往死里弄的!

所以,他们的眼中有着血丝。表情颇为狰狞。

此仇不报非君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不是君子,所以等不了十年。

只要蒋飞现在不弄死他们,等蒋飞走了之后。他们肯定马上就会动能量,今天晚上就让蒋飞不得安宁,后悔不已!

蒋飞冷笑着看了三人一眼,大致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满屋子横七竖八的躺尸,活动了一番筋骨。再加上苏楠并没有被玷污,他心中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

至于这些人渣以后不甘心,还想要找他或者苏楠的麻烦,蒋飞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会让他们自己断了这个念头。

“楠姐,我们走吧。”蒋飞拍了拍手,转过身对苏楠说道。

苏楠光滑白嫩的鹅蛋脸蛋儿依旧面如桃花,绯红一片,只是她此时的眼神中,除了盈盈水迹以外,还有那浓郁得化不开的崇拜爱慕。

蒋飞几次在她最危急的关头救了她,本来就已经在她心里深深的留下了印象,要不然当初那个晚上她也不会和蒋飞意乱情迷,让蒋飞上下其手大占便宜,甚至最后还默许了蒋飞最过分的请求。

而这一次,蒋飞如同战神一样将她救出糊口,将所有的坏人全部打到,蒋飞的个人魅力更是挥到了极致,用少女一点的话来说就是骑着白马的王子!

情思泛滥,本来被蒋飞用神针八法暂时压制住了的毒素,又在苏楠的体内开始活络起来,有着要爆的趋势,让苏楠走路也变得不正常,勉强跟在蒋飞身后走出了包厢。

两人穿过走廊,坐上电梯一路向下,竟然没有遇到其他阻拦。

kTV有个好处就是隔音效果很不错,只要在包厢内关上们,不管里面生了什么事情外面都不知道。

所以即使蒋飞在里面碾压了二十人,外面也没有谁清楚里面生了什么事情。

走出kTV,蒋飞第一件做的事情是给叶媛媛这位大眼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下就被接起来,一如叶媛媛干脆利落的风格。

“干什么?”叶媛媛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她现在很不想理会蒋飞,被蒋飞针灸丰胸了她,这几天都别扭极了,本来就性格不怎么好相处的她,最近两天更是无缘无故的脾气,总想找人狠狠揍一顿才能出心头恶气。

蒋飞笑着道:“有个事要找你摆平一下。”

“说!”

原来遇见这种事情,叶媛媛还会很不高兴,要忍不住质问蒋飞是不是将她当做了擦屁股的。

现在嘛……她依然不高兴。

只是她知道不高兴也没用,所以也懒得多说什么了,习惯成自然。

“是这样的。今天我路见不平,在一家叫做盛夏kTV的地方收拾了几个人渣,我估摸着这几个人渣会有一点能量,所以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蒋飞说道。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这次可以狠一点,因为这个几个人渣实在太渣了……”

“知道了。挂了。”叶媛媛很快挂了电话。

蒋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机放进兜里。不经意间回头一看,才现苏楠的情况愈不对劲,脸变得更红了,就像是高烧了一样,蒋飞这才想起苏楠体内还中着毒呢!

“怎么回事。这药性这么强吗?我刚才的那一针应该可以压制住一会儿啊。”蒋飞诧异道,赶紧将苏楠扶上了车。

苏楠只是红着脸,身体悸动不安没敢开口说话。

蒋飞那一针本来的确是很有效果的,只不过她自己心里变得不平静,所以才会压制不住了。

上了车后,蒋飞正要启动车子,却又有点为难了。

这时候该去哪里呢?

会苏楠家,肯定是不行的。这里离苏楠家有那么远呢,看苏楠这状态肯定撑不到那么久,体内的毒性就彻底爆出来压制不住了。

而在车子里的话,也不怎么行,因为针灸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不能差分毫,不能有丝毫的出错。

“苏楠姐,我们要不去附近的酒店开间房,我再帮你解毒吧?这时候回家的话恐怕来不及了。”蒋飞说道。

苏楠没有反对。她很清楚自己身体状况,要从这里回家的确是来不及了。而且她也不可能这幅模样回家,然后就和蒋飞一起去解毒。她女儿彤彤还在家里呢,要是被她女儿看见了她这样子,她还活不活了?

不过苏楠也没有答应,她沉吟了片刻的时间就媚眼如丝的望着蒋飞,含情脉脉地说道:“咱们……咱们也不去酒店了吧,就在车里……”

“车里?车里不好操作啊……”蒋飞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以为苏楠是想要让他在车里帮她针灸解毒呢。但是当他眼神接触到苏楠那**裸勾魂夺魄的媚眼时,心尖忽然一颤,顿时明白过来苏楠是什么意思。

她指的不是在车里用针灸解毒,而是用一种更为直接,更为简单粗暴的方式解毒!

想到这里,蒋飞顿时就血液加,有些口干舌燥了。

眼前的这是一位韵味浓郁到了极致,宛如成熟水蜜桃一般丰腴圆润的少妇啊,蒋飞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很久以前就差点和苏楠勾搭上了。只是后来慢慢和林茉莉的纠缠不清,白若溪又回国了,他也就慢慢淡了这个心思。

可是今天事情如此的凑巧,让他恰好碰上,苏楠都同意和他车那啥了。他要是高冷的拒绝,是不是会伤人家的心?

蒋飞是不会轻易伤女人心的。

“不难操作,不难操作!”所以蒋飞马上就更改了口风,在苏楠羞愧难当低下头的瞬间,启动车子,快的朝着某一个黑灯瞎火的小巷子钻了进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