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盛夏ktv并不远的一个灯火漆黑人迹罕至小巷子里,一辆车内空间颇大的吉普指南者在这里熄灯停下来后,车驾驶位置上很快就有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喘.息着的女子走下车,然后马上又钻进了车后面的位置。

虽然灯光模糊不清,颇为黑暗,但是也能看出一点被抱在怀里女人的饱满丰腴的身子,那沉甸甸的胸部和弹性惊人纤细的腰肢。

特别是女人的喘.息声,更是勾魂夺魄,让人一听就会生出这个女人长得肯定很漂亮,很有韵味的感觉。

车门关上后,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开始晃动了起来。

虽说蒋飞买车已经这么久,当初喜欢车内空间大一点的车子,未尝没有考虑过车.震起来会更舒服的想法。但是,这么久以来,蒋飞还真没有试过车.震!

所以现在蒋飞心情也是激动啊!

而此时的苏楠,不但已经是单身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作为正常成熟女人的她也有正常的需求。再加上今天那凶猛毒药的摧残,她更是防线完全溃散了。对于蒋飞,她今天晚上完全就没有想过要反抗,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领会不到蒋飞其实想要替她针灸疗毒。

苏楠把头用力地向后仰去,那丰腴成熟的身子已经向上弓起,将那饱满的胸部衬托得更加的雄伟壮观。被药物折磨得难耐失去了理智的她,双手拼命地撕扯着蒋飞的衣裳,表现得几乎比蒋飞这个男人更加的凶猛。

蒋飞也不可能落后,抱住她倒了下去,不大一会,一件件衣物被随手丢到了前面的位置,稍后,在一声低低的吟唱声中,小车开始忽悠忽悠地颤动起来……

-?-?-?-此处省去好多千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白嫩的臂膀在车内漆黑的空间闲的格外显眼的挥舞着,满面潮.红的苏楠已经从最开始的失去理智,欲.望如潮中慢慢的清醒过来,她本身从主动求战的状态,也变得被动的承受着蒋飞的攻击。

被**迷失了理智的她放得很开,就像是一名荡.妇。逐渐恢复了理智的她,就变得有些羞涩了。

当然,她现在其实也不怎么顾得上羞涩,她主要是有些承受不了蒋飞的凶猛。

有些够了的苏楠觉得时间已经很晚,想要休战,结果还没开口就又被蒋飞拦腰抱住,在一阵眩晕中被紧紧地按在车位上,动弹不得,双腿被粗.爆地分开,稍后,小车又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那一声声刻意压抑,但是却又锐利的尖叫起伏不定,婉如天鹅的高歌,疯狂颠簸摇晃了许久的小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又等了怕是足足有十分钟,暴风雨带来的韵味才逐渐消散。两人都是大汗淋漓,苏楠娇躯靠在蒋飞身上,想要挣扎着站起来找衣服穿。她身上的黑色紧身T恤肯定不见了,**也不知道被扔到了那个角落,全身上下唯一就还有那黑丝丝袜还半吊在脚跟,因为蒋飞不想让她完全脱掉。

只不过,苏楠想要站起来却没有做到。

也不知道是她刚才太过于疯狂导致现在全身无力,还是那一双仍然在作恶的大手按着他。

“让我去穿衣服。”苏楠潮红着脸白了蒋飞一眼说道。

神清气爽,蒋飞将怀里这具像是水做的妙人紧紧搂住,懒洋洋地道:“再等会儿,别着急嘛……”

说着,蒋飞的一双手又开始不老实了,上上下下的活动起来,握住那一只手、甚至两只手都不能完全掌控住的大白兔,不停的揉.捏成各种形状。

以前他知道苏楠的胸前这一对肉团规模很大,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大,算是蒋飞认识所有人中最大的。就算是被夏小至称为乳牛的壮壮徐静,其实规模也没有苏楠这么大。

夏小至那是体型和脸型的原因,所以彰显得胸部特别得出众。但苏楠是不显山不露水,暗藏杀器,彰显出她少妇的本色。

当然,被同学戏称为乳牛的壮壮徐静,现在年纪还小,以后估计还有不少的增长空间,现在并没有完全育好。

被蒋飞这样一弄,苏楠连忙惊呼一声,现在却仍然忍不住颤栗道:“不要了!太晚了!彤彤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

蒋飞嘿嘿笑着道:“不用担心。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回来救你吗?就是因为我去了你家,给彤彤做好了晚饭,才从她口中得到你的消息。这小丫头是个小吃货,吃饱喝足了,她就不会闹了。”

“也不行!你都折腾多久了,太晚了回去我不放心。松手!”苏楠有些着急,看着蒋飞又有兴起的架势,伸出手去揪住了蒋飞的耳朵,然后狠着心用力一拧,顿时让蒋飞痛呼一声,老老实实的不再乱动了。

他现在身体素质是人不假,但是也并不代表他不怕痛,没有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啊。要是有人拿刀子在他肚子上来一下,他也照样得死,所以苏楠得拧耳朵还是能让他感觉到疼痛得。

“我说你们女人是怎么的,揪人耳朵是你们的天赋吗?”蒋飞没好气的说道。

苏楠吐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蒋飞的怀抱,在旁边坐直了身体,白了蒋飞一眼:“你还像头牛一样不知道疲倦呢!”

蒋飞靠着身体心情很是愉悦。被女人这样说,他可不觉得是什么不好的侮辱话,反而是个男人都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和自豪,笑着说道:“是我不知道疲倦吗?是你的耐久能力太差了,刚开始那么厉害,结果还没到中场休息就不行了。楠姐,你说你的身体为什么还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敏感?”

苏楠暗啐了一口,弯着腰将悬挂在半边小腿上的黑色丝袜穿上,又低头去找自己刚才在混乱中脱下衣服,结果将T恤找到了,却没有看见乳..罩在哪里,连忙用脚提了提蒋飞,“起来一下,我的**呢,是不是被你压着了?”

蒋飞叹了口气,伸手在自己身下抹了抹,就抽出一件颇为性.感的花纹紫色文.胸递给了苏楠。

苏楠很快将衣服穿好整理好,也简单的弄了弄凌乱的长,看着懒洋洋不肯动弹的蒋飞,再次伸出白皙修长的腿踢了蒋飞一下,带着哀求意味地道:“好了,穿好衣服吧。这里虽然隐蔽,但是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人来,被人现了可怎么得了。咱们快点回去吧,我也担心彤彤。”

“那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蒋飞摸着下巴嘿嘿地笑着说道。

“什么条件?”苏楠一愣。她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身体都被蒋飞完全拿了去,而且换着各种花样羞辱了一遍,还有什么条件需要她答应的?

“你不准再开诊所了,去我的蒋氏医馆帮我打理医馆。”蒋飞换上了颇为认真的面孔,只是他此时身上一丝不挂,模样实在是有些滑稽。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找苏楠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没有忘记林茉莉交给自己的任务。

而且,在蒋飞看来,他需要苏楠来帮自己打理蒋氏医馆,而且对于苏楠来说,这样也更好。要不然,像她这样的国色天香美少妇,放在外面开小诊所的话,实在是危险。

今天有个郭贱人看上了她,为了她不择手段,那么明天同样也可能会有个刘贱人如此。

“去蒋氏医馆?”苏楠一愣,问道:“为什么?蒋氏医馆不是茉莉在打理吗?”

蒋飞无奈地道:“你难道不知道吗,最近蒋氏医药公司展太迅了,要做的事情太多,她一心放在了这上面,蒋氏医馆她根本就没有时间看管。”

“那你呢?”苏楠下意识的问道。

然后不登记蒋飞回答,她就又自答道:“你是从来都不管的……”

蒋飞:“————”

皱眉思考了半响,苏楠最终摇了摇头,说道:“蒋氏医馆你还是请别人管理吧。我……不适合。”

“有什么不适合的。”蒋飞问道。

“我给人看病还行,管理医院我从来都没做过。”苏楠说道。

“没做过可以学,这并不困难。你看林茉莉在城里蒋氏医馆前她管理过公司吗?她之前还只是护士、售楼员呢!现在呢,都是咱们锦城著名的事业性女强人,霸道女总裁了。”蒋飞说道。

“我……”苏楠欲言又止。

“你是怕见了茉莉后,会很尴尬,会对她有愧疚,不敢面对她是吧?”蒋飞不是聪明人,大致猜到了苏楠心里的想法。

苏楠没说话了。

刚才被毒药迷失了心智,再加上内心的冲动,当然不会思考太多。但是现在清醒后,她却觉得太对不起林茉莉这位好姐妹。

蒋飞叹了口气,将苏楠轻轻搂在怀里,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茉莉知道这件事情的。蒋氏医馆现在的确是需要一位掌舵者,请其他人,很难有合适的,而且我也不放心,你来最合适了。”

苏楠挣扎了半响,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她和蒋飞的关系在很久以前就有过模糊的定位。

她作为一个离过婚有小孩,并且准备今生再也不结婚的人,并不可能和林茉莉,或者蒋飞那位正牌女朋友白若溪争夺什么。

【还会有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