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来看病!”一道粗狂的声音在蒋氏医馆内响起。

这是一位年纪约莫三十岁,体格不算太过于高大,身高估摸着最多也就一米八,身材也不算魁梧,中等身材,但是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如同高山大川,不可撼动感觉的男子。

比较怪异的是,这个年轻人完全不像是现代人,而更像是一个从深山老林出来,从来没到过都市的封闭男子,很有穿越感!

因为,他穿的是一件粗布麻衣,就像是古代人穿的一样。而且现在在大冬天的,大家都开始穿棉袄或者羽绒服了,这个男子却穿的这么单薄。

要知道,就算现在是在农村乡下,只要不是全国最贫穷的山区,也早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能够船上色彩丰富的衣服,不可能是这幅模样。

一个年轻的小护士眼神有些怪异的主动走了上来,微笑着说道:“先生你看外科还是内科?”

男子这幅打扮,以及他独特的气质,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就比如这名小护士,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这是为什么呢?这名男子看上去就像是神农架出来的野人一样,一点也没有时尚气息,但偏偏就给人一种很不一般,很有型的帅哥感觉呢?这种感觉,竟然和咱们馆长有点相像,有种让女人沉迷进去,想要飞蛾扑火的感觉!”

男子从腰间取出一个酒葫芦来,说道解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烈酒,站在他旁边的护士都能闻到那一大股刺鼻的酒精味道。

“我不看内科,也不看外科。我是看你们这里的馆长,中医针王蒋飞!”男子爽朗的说道,声音很是洪亮。喝了一口酒就像是喝了一口琼浆玉液一样,精神百倍。

“看我们馆长?”小护士一愣。

最近几天他们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男神馆长,自从带了一位喜欢穿黑丝的新任管理员来,的确是经常出现在医馆内坐镇,给病人看病就诊。

今天也不例外。

但是蒋飞的资历自然算是专家中的专家。一般病症不会出马,只有比较棘手的病症才会出手医治。而且,就算是这样,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还必须得排队等候。

基本上每天早上九点以后再买买票排队的人,多半就是今天一天都没有看病的机会了,只有等到明天。

而现在,都已经是中午十一点,这时候来排蒋飞的队。自然是不可能。

小护士很快解释道:“先生你的病情是哪方面的?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疾病,完全可以找我们医馆内的其他医生进行就诊,我们医馆内的医生每一位都医术不凡,完全可以值得信赖的。”

“但是如果你第一定坚持要我们馆长帮你看的话,那你就最好明天早一点来我们医馆,最好在八点半以前来排队挂号。”

粗布麻衣腰间挂酒葫芦的男子闻言皱了皱眉,说道:“这么麻烦?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找你们馆长吧。”

说着,男子就一个跨步,轻而易举的绕过了护士。朝着里面走去。

等着男子走远了好几米,护士才反应过来,连忙小跑步追过去。现在小护士脑海还有些迷糊,她刚才似乎明明都没有看见这男子动啊,怎么忽然就走了这么远?

“先生,你等等……”

这男子很奇特,从来不曾来过蒋氏医馆,但是对于蒋氏医馆的结构就像是很清楚一样,所有的一切都了然于胸。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问路,就直愣愣的、准确无误的奔向了蒋飞所在的地方。

而且。不管后面的小护士如何的追赶,这男子一直不紧不慢的走着,却总是让小护士追不上他,怪异至极。

“到了。”男子面带笑容。看着前方的一个门外桌椅上上坐满了患者的门室,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就像是已经看见了蒋飞一样。

果真,当他刚刚走到门室外面,就看见了门室里面蒋飞,正在替一位年轻小伙子的肚子上施展银针。

男子从来没有见过蒋飞。但是站在门外却眼神直愣愣的看着蒋飞,无比确定蒋飞的身份。而且他到了之后也不再继续向前了,就在门口面带笑容等候着,自顾自的拿出酒壶开始喝酒。

这时候气喘吁吁的小护士终于追上来,拉住男子的一只手臂,想要将他拉走,有些焦急地说道:“先生,今天咱们馆长的号已经完了,没有时间再给其他人治病。你有需要,请明天一大早再来!”

“小方,你去工作吧,不用管这人,让他留下。”蒋飞一边手指在病人身上的银针微微旋转,一边头也不回地开口说道。

小护士闻言有些愣,双眼看了看蒋飞,又看了看怪异男子,最终还是点头哦了一声,离开了。

约莫过了两分钟,蒋飞提气将患者肚子上的银针全部抽了出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后将手中的银针交给旁边的护士让他去消毒。

“好了。这次之后,你的胃没问题了,以后不用再来,也不用再去做手术。你这次的胃功能紊乱,其实就是上次的手术没有做好,术后又没有恢复好引起的。”蒋飞说道。

患者从病床上起来,将衣服穿好,旁边一位中年妇女,是年轻男孩的母亲,连忙点头感谢说道:“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蒋医生!你不知道,我儿子的胃病这些年来可将我们家折腾惨了,找了很多医生都不见效。蒋医生你不愧是咱们国内医术最好的医生!”

蒋飞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谦虚说什么。

只是等这对母子离开门诊室后,就出去对外面等候的患者说道:“对不起,各位。今天上午的诊治就到这里吧。挂了号的患者,下午两点钟再来。”

虽然还没有到午休的时间,但是这些病人也没有说什么,都微笑着离开。

在患者面前,医院本来就是占据主动地位的一方,说什么很少有患者可以反抗。就像是药钱一样,说多少就是多少,不像买衣服一样还能讨价还价。

更何况,蒋飞的医术全国闻名,而且蒋氏医馆的口碑实在太好,来看病的患者都是对蒋氏医馆,对蒋飞有着很大敬意的,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就心生不满。

所有人离开后,手里提着酒壶的怪异男子笑着说道:“现在给我看病了?”

蒋飞眼睛眯了眯,说道:“换个地方给你看病。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告诉我名字吧。你知道我,我不知道你,太不公平了。而且看病,总得挂号不是?”

“高原,小酒鬼……”男子点头回答。

蒋飞听见这名字,点了点头,脸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但是眼睛却微微眯了眯,有着一抹慎重,心中暗自惊讶。

‘高原小酒鬼’这个名号,他之前闻所未闻,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在回到锦城之前,在京城中央国术馆遇见武当山的那位明面上第一高手清虚道长的时候,蒋飞曾问过他一个问题,当今江湖中,咱们华夏国内最顶尖的江湖高手有多少,是那些人可以和他的便宜师傅玄机子媲美!

结果清虚道长说当今江湖中,能和他师傅玄机子媲美的,几乎没有。就算是清虚道长的师傅,也根本不可以和玄机子媲美。

但是,当今江湖中的的确确是有几个不世高人,已经隐居江湖很多年,不问世事,江湖中人很少有人知道。

和这些人比起来,现在江湖中所谓的名门名宿,所谓的顶尖高手就显得太过于稚嫩了。

就算是清虚道长这位武当山明面上的第一高手,与这些隐士高人比起来也太弱了,根本不是对手。

甚至按照他所说,以他的实力,其实在这些高人手中,他连撑过十招都很困难!

清虚道长的修为战斗力,可是可以和宫本一真相媲美的啊。所以蒋飞大致的推测了一下,恐怕这些真正的隐士高人,他现在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而这些人,蒋飞当时因为心里有所点击,所以记得很清楚。

清虚道长说了有三个,有东北黑山白水间的‘董王爷’;高原的‘酒鬼和尚’;还有庐山下的那位‘野草道人’。

高原小酒鬼,蒋飞自然而然能够联想到的,就是高原的‘酒鬼和尚’了!

这两人不但是出自于同一个地方,而且都是以酒鬼来自称,想不让人产生联想都难。

蒋飞点了点头,将自己身上的白大褂给脱掉,和这名穿着打扮很是怪异,一身粗布麻衣的怪异男子一起走出了酒馆。

他不知道这人的来意是善良还是恶意,所以心中自然得有几分谨慎,防止对方做出什么小动作。

在离开的过程中,蒋飞问道:“高原小酒鬼?听你这名号,应该和高原那位‘酒鬼和尚’有不小的联系吧?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怪异男子闻言有些惊讶,不过随即爽朗一笑,哈哈问道:“怎么,你也听说过我师父他老人家的名号?不容易啊。现在这江湖中,其实很少有人知道我师父了。”

————

【今天锁了屏幕,直接锁的两章,现在才出来,所以一起!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