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怪异酒壶男的回答,蒋飞并不怎么吃惊。

因为在听见他自报家门后,蒋飞大致就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性。

这位高原小酒鬼,果真是清虚道长所说的当今华夏江湖中顶尖高人酒鬼和尚的徒弟。

这也就难怪,这名男子会有如此强悍不可动摇的气息,还拥有以及几乎可以和蒋飞媲美的感知力!

是的,这酒壶男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蒋氏医馆,甚至也从来不认识蒋飞,不知道蒋飞的长相如何。但是他刚今天来到蒋氏医馆,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出蒋飞的所在,并且认出蒋飞。

那就是因为真正的高手,对于周围环境有着出与普通人的掌控力。特别是对于同为高手的其他人的感知力,更是清楚!

这就像是两座雷达,只要一靠近出信号,立即就能彼此知晓。

所以酒壶男子现了蒋飞,而蒋飞也在他走进蒋氏医馆的一瞬间,就知道有一位高手登门拜访了。

两人并肩离开蒋氏医馆,就在蒋飞考虑着什么地方才是合适说话谈判,能够让自己试探一下此人的来意和实力时,酒鬼忽然指着一辆车,说道:“走吧,上车。”

蒋飞这下有些愣了。

这个家伙穿得和原始野人没啥区别,就像是从古代人士穿越到现代,他还开车来了?

蒋飞眼神顺着对方的眼神看过去,结果就更加的震惊了,脸上肌肉都忍不住抽搐,眼角痉挛。

他看见了什么?

这个家伙不仅仅开车来,而且竟然还是一辆车牌标志就是装得一手好‘逼’的宾利!

这一辆车,少说也得五百万以上。就算在锦城这座西部第一达的省城,这样的车也绝对算是不多见的豪车。

这个穿着粗布麻衣,就像是丐帮乞丐一样,吃不饱喝不暖的野人,座驾是一辆宾利?这逼格也太高了吧!就算是蒋飞现在可都还没有来得及配备这样的座驾啊。

幸好蒋飞不是一般人,接受能力比较强。要是其他人,比如刚才蒋氏医馆的护士小刘,知道这位很有型、很像犀利哥的怪异男子,除了气质非同寻常外,还能有宾利作为代步,估计得惊讶得大喊大叫起来,开始犯花痴了。

“这些高手们,都是装的一手好逼啊!”蒋飞上了这辆高端大气上档次宾利后,心里不由得嘀咕道。

看来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高手大侠,一般来说都不大可能混得太差,也不大可能生缺钱这种事情,生活肯定是有滋有味的。

其实想想,就算是在现代科学法制社会,但如果一个武力值真的出了普通人范畴的江湖人士,弄到钱的途径还真是不少,也并不困难。

不说去做杀手这些违法勾当,就是给一些土豪大老板做保镖,每一笔收入都得足以让一般白领咂舌了。更别说勾搭上了一位千金小姐,或者霸道女总裁什么的,那钱就花不尽、用不完了……

只不过,让蒋飞很想不通的是,你丫的明明都是这么高的高手了,都是这么牛逼的人物了,随便给自己弄一身好一点的行头要死啊?

开着宾利,却穿着粗布麻衣,你这是要出去故意装穷,扮猪吃老虎装逼打脸吧?

“这辆车是你的?”蒋飞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么,我就不能有这种车吗?”酒鬼似乎是猜到了蒋飞心中的想法,笑着道:“你这么厉害的一个高手,职业是一名医生,还成立了一家医馆,看上去比我奇怪多了吧?”

可是我至少没有像你这样扮猪吃老虎。蒋飞在心里腹诽道。

“我们这是去哪儿?”蒋飞换了一个话题。

“茶会!”

“茶会?你自称酒鬼,腰间随时带着一个酒葫芦,你也喝茶?”

“去茶会不一定要喝茶。而且就算喝,也是你们喝。”

蒋飞摆了摆手,说道:“咱们就不要扯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还是直来直往吧,在这车里就可以说了。你今天找到我,是为了什么事情。你也看见了,我是很忙的,下午还有好几十个患者等着我看病呢。”

目前为止,蒋飞还搞不清楚这人究竟是敌是友,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找他的。所以蒋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和他聊下去。

就算这人是酒鬼和尚的弟子,蒋飞也不至于怕他。要是他师傅酒鬼和尚亲自来了,蒋飞或许还会惧怕三分。

仅仅只是他嘛,蒋飞感受了一番这家伙的气息,以及能隐约察觉到他的内劲修为,蒋飞觉得自己的北冥神功,有些**难耐了!

用天机图推演出脑海中的一剑是那么厉害,也不知道这位高手什么时候会来找自己,蒋飞最近已经很没有安全感。

在这之前,就算不能获得足够的经验值和技能点,将独孤九剑升级到第二层,但是如果能让自己的北冥神功进行褪变,增加自己的内功修为,那也是对于实力有极大帮助的,可以让自己战斗力飙升。

从某种角度来说,蒋飞并不惧怕有人来找自己麻烦,甚至还会欢迎有高手前来找自己麻烦。

“放心,这场茶会耽搁不了多久的时间。而且我也保证,今天我们谈的内容你肯定会很感兴趣。”小酒鬼揭开酒葫芦瓶盖,灌了一大口烈酒后说道。

这家伙难道会六脉神剑,喝这么多烈酒都不会醉的吗?

————————

宾利车最终停下的地方是在锦城望江楼公园。

这公园里面,有一大片竹林,听说当年电影《风云雄霸天下》里的雄霸和聂风老子聂人王的打斗场面,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不过,蒋飞倒是没有听说过在这里有过什么茶会所。

既来之则安之。

车在公园外停下后,蒋飞和酒鬼一起随着竹林小道慢慢深入。

翠竹不同于树木,即使在冬天竹叶也不会凋零泛黄,仍然是一片青翠,和松柏一样。可惜锦城的冬天很少下雪,连小雪都很少有,更别说积累得厚厚的大雪了。如若不然,在这样的竹海中,煮上一壶好酒,或者一壶好茶,倒有几分曹操和刘备当年煮酒论英雄的氛围了。

忽然,酒鬼的脚步停下了。

蒋飞自然也跟着停下。

竹林的深处,还真有一个凉亭。这附近没有其他的游客,倒是有两个火炉正用炭火煮沸茶壶,从气味来看,其中一个茶壶内是茶水,而且还时好茶。但是另外一个茶壶内,煮的就是酒了,而且是烈酒。

“不是茶会吗?就我们两个人?”蒋飞皱眉问道。

酒鬼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眼神跃跃欲试的看着蒋飞,说道:“没人正好,咱们先打一场再说!”

蒋飞有些无语。

这里环境不错,用来打架也很好。但是也不至于为了打架,就专门跑来这里吧?这个野人一样打扮的家伙,不但喜欢扮猪吃老虎,而且还很讲究情调?

“和你打一场没问题。不过先让我搞清楚,你究竟找我是什么事再说。”蒋飞说道。。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这和我们打架有什么关系?”酒鬼问道。

“有很大的关系。”蒋飞点头。眼睛微微眯了眯,看着他说道:“因为……我知道了你的目的后,才能确定是对你下杀手,还是对你手下留情。”

蒋飞的语气,有些凜。

如果这个酒鬼是心存不友善的念头,平白无故的要来找他麻烦,蒋飞今天就不会介意将他的一身内劲全部吸收为己用。

这家伙看上去年纪肯定是没有宫本一真那么大,练出内劲的时间肯定也没有那么长。但是既然他的修为能够达到这一步,就算是练武天资过人,内劲也肯定不会弱,总可以增长自己北冥神功的修为。

“够胆色!”酒鬼也没有因此怒,眼神中的兴奋反而更浓了。

再次喝了一大口酒后,看也不看就将手中的酒葫芦忽然一扔,酒葫芦就往后被抛到了石桌上,准确无误,都没有摇晃一下。

“那你……就把我当做是来杀你的吧!”

蹬蹬瞪!

酒鬼脚下的布鞋和青石地板出让人牙齿酸的沉闷声音,每一步就像是踏在了敌人心尖上一样。

酒鬼,朝着蒋飞冲了过去。

度不算太快,双掌在空中看似毫无章法的挥舞着,但是当他双掌游动的时候,空气中却出了强劲的‘呼呼’刮风的声音。

不对,用呼呼来形容不怎么准确,更应该是‘嘶嘶’的声音!就好像是他的双手在空中凭空弄出来一个巨大的气球,这个气球里面灌满了空气。酒鬼的一双大手,就不停的挤压着这个气球,将里面的空气压缩到最密集的状态,慢慢的汇聚出最强大的能量。

其中,有两片树叶从上空落到了酒鬼的双掌之间,直接被这一团强大的能量给搅得粉碎,然后被排斥出外。

看见这一幕,蒋飞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酒鬼是个高手,但是却没想到会高成这幅德行。

这套掌法太不简单寻常了,可以说已经出了普通掌法的范畴。

抬手之间,操控气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