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神有些不敢和林茉莉对视,虽然装得很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内心始终有些心虚。她和蒋飞生了那样的事情,不管她怎么说服自己,也终究是不怎么道德的。

林茉莉就算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一眼就看破蒋飞和苏楠之间的奸.情,笑着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今天好不容易我才有空休息一下,咱们今天就去你家里吧?我好久没见彤彤这小丫头了。”

苏楠点头答应下来。

当然,她们两个女人决定了这件事情,蒋飞肯定也跑不掉,得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没有蒋飞这位神级大厨师在,她们的聚会还有什么意思。

没一会儿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然后蒋飞就带着两位国色天香的医馆前任和现任院长,在医院一众人羡慕不已的眼神中离开。

先开车去菜市场买食材,回到苏楠家里蒋飞大显身手,程序和前面几次一样。做菜的时候林茉莉和彤彤在客厅玩,苏楠则是进厨房帮忙打下手。

本来进入厨房时苏楠还很是紧张,两人的关系自从突破了最后一层后,苏楠又在蒋氏医馆上班了,两人最近的温度达到了最高,奸.情正热。除了第一次的车.震,后面也已经偷偷摸摸了好几次。她害怕蒋飞动手动脚没有分寸,被林茉莉现了。

结果苏楠却现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因为蒋飞从头到尾都没有哪方面的意思,是在真的专心做饭。

这就让苏楠有些好奇了,主动揶揄道:“原来你也害怕茉莉啊?”

“我害怕她干什么?”正在操弄锅碗瓢盆,手上动得飞快蒋飞问道。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侧着脑袋撇了一眼脱下了外套,里面穿着一件米色针织衫,将前凸后翘丰腴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的苏楠,笑着反问道:“上瘾了吧?”

蒋飞指的是什么上瘾了,苏楠当然明白,所以马上就脸颊绯红,千娇百媚的白了蒋飞一眼,暗啐了一口:“胡说八道!我只是觉得你今天有些奇怪而已。”

蒋飞将手中的活计停了下来,坏笑着走向苏楠,伸手拦住她那弹性惊人的柔软纤细腰肢,说道:“好吧,既然你觉得我奇怪,那我就变得正常一点好了。”

“不要!被茉莉看见,我就真的没法做人了!”苏楠赶紧推开了蒋飞,她可不想弄巧成拙。

蒋飞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真的很听话的适可而止了,并没有寻求什么刺激。

倒是苏楠,随便的经过蒋飞这么一挑.逗,就有种不堪大用的感觉。

不仅仅身体烫得厉害,饱满的酥胸也起伏个不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有一点落空的感觉。

似乎,比较上瘾的还真是她这个寂寞美少妇……

可是今天一向在这方面意志力很是薄弱的蒋飞,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大半个小时后,慢慢的一桌造型精致,色香味俱全,就算在外面五星级酒店也绝对吃不到的美味佳肴从厨房端到了客厅餐桌上,还在上幼儿园的彤彤,和已经成为了霸道女总裁的林茉莉,一大一小两个吃货都抵不住美食的诱惑,一人给了劳苦功高的功臣一个香吻,然后就开始吃了。

酒足饭饱,苏楠和林茉莉收拾餐盘去厨房,这时候蒋飞却起身在窗户旁边看了一下,忽然说道:“忽然想起还点有事情,茉莉你今晚就再楠姐家里住一晚上吧。”

“嗯?”在收拾餐桌的林茉莉闻言一愣,不解的看着蒋飞。

蒋飞笑着说道:“没什么大事,不过必须要我去处理。”

“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林茉莉很快就点了点头。

对于蒋飞的身份和本事,林茉莉算是蒋飞几个女人中,知道得最多的,所以知道蒋飞肯定会做一些普通人不了解的事情。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这时候就应该给蒋飞最大的信任,不能像一般女人那样什么都去刨根问底,非得问出个究竟来。

蒋飞点点头,拿上外套就出了门。

锦城的冬天没有京城北方那么温度低,所以很少下雪。但是南方的冷和北方的冷却是完全属于两个概念,南方是湿冷,北方是干冷。对于一般人来说,南方的冬天并不比北方好过。

蒋飞下楼,并没有再去开车,而是就那么步行离开了小区。

冬天的天黑得特别早,再加上天气寒冷,晚上九点钟时,外面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

蒋飞脚步不紧不慢,他的身后也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响起了一阵阵‘哒哒哒’的声音,宛如高跟鞋踏在地上,但又比高跟鞋跟清脆响亮。

这声音在可以听见之后,就符合了蒋飞的脚步节奏,标志着背后有人和蒋飞走得一样快。不知道的,估计得以为被美女尾随了。

唰!

蒋飞身形就像是忽然消失不见了一样,但是高手才能现蒋飞其实是快朝着前方迅奔跑了。

唰!

同时,后面那‘哒哒哒’的声音也消失,化作一道幻影,紧跟而上。

蒋飞猛地停步,转身。

后面声音也猛地停下,离蒋飞的身体不远不近,刚好还是之前的距离。

“跟了这么久,真有耐心啊你。”蒋飞开口说道。

“看来你已经早就知道我回来找你了。”一身温和却又带着力量的声音响起。

这是一位穿着白色和服,浑身上下手无寸铁的高大中年男子。衣领是深V形,袒胸露乳,脚上踩着木屐,一头长飘飘,脸庞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在皎洁的月色下,说不出的潇洒。

岛国真正第一剑道高手。

当代剑豪,柳生宗矩。

“一周前就知道了。”蒋飞点头。

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非主流,打扮得跟鬼一样。蒋飞在心里加了一句。

“好。”柳生宗矩微笑着说道。

不动手,不讥讽,也不装逼。宛如安静的美男子。

“还真是和宫本一真完全不一样啊!”蒋飞微微眯了眯眼睛,眼神紧盯着对方的每一个部位。

脑袋、脖颈、肩膀、手臂、胸部、腹部、腿部、裆部……

蒋飞心里本来想的是,既然明确了身份,也知道了对方的目的,那就不说没营养的对话,开打吧。

“不同到,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出剑才好了……”蒋飞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叹息道。

因为,这个男人修炼的剑道,似乎是没有缺点的。至少在最开头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