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白色长袍,就像能够遮挡挡雨避暑驱寒,柳生宗矩就那样现在哪里,放佛不是一个人,而像是一柄利剑!

是的,他本人就像是一柄剑!

所以,当蒋飞觉得自己干脆懒得和这个家伙多说废话,直接和他一场,手底下见真章,看看这位岛国剑道第一人究竟厉害到了什么地步时,他觉得自己无从下手了。

这个中年男子的一举一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充满了一种大圆满的莫名气息,不管什么部位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缺陷!

这种防御姿势,堪称可怕。

想想,如果你面对一个人,你连出手都不知道怎么办,你还怎么赢他?

这让蒋飞想起了柳生宗矩所在的门派,居合————拔刀术!

这是岛国剑道界最强大的一种流派,比宫本一真的二刀流要强悍得太多。他们中有很重要的一种招式,叫做无刀取!

当有人修炼到了这一步,那就不再是简单的将就第一刀惊天地泣鬼神。他们已经不需要第一招出其不意将敌人打败了,他们可以让敌人根本就无法攻击,直接将敌人的刀剑没收。

无刀取,如此无刀。

宫本一真在修炼二刀流、三刀流的过程中,曾经想要过研究一刀流的拔刀术,想要洞悉柳生宗矩的缺点所在,然后打败柳生宗矩。可惜,就算他剑道天赋不弱,算是难得的天才,也不可能在没有人指引的情况下修成无刀取。

他能够在拔刀术上面修出几分火候,有一定的功底,算得上是一名高手,已经很不错了。

“拔刀术,无刀取!还真是非同一般啊!”蒋飞在心里恼火的想到。

他所修炼的独孤九剑,很大功能就是专门破解敌人的破绽,能够戳中敌人招式中最薄弱的环节。可是他现在却觉得对方毫无破绽,这真是第一次见。

当然,这也跟蒋飞独孤九剑还尚未修炼到家有关系。要是蒋飞的独孤九剑已经练到了第二层,甚至是第三层,那么就算这柳生宗矩的剑法再怎么完美,蒋飞相信自己应该也是照样能够找出薄弱地方的。

“这家伙怎么来得这么快,再等一个月来要死吗?!”蒋飞在心里不爽道。

说实话,现在面对面感受到了柳生宗矩的强大之后,蒋飞心中有些明白小酒鬼和白克敌心中的震惊了。为什么他们看见了柳生宗矩这样的高手却不敢和他一战。

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你是柳生宗矩吧?”蒋飞放弃了马上动手的念头。

柳生宗矩笑着点了点头。

“你找我,是为了给宫本一真报仇?”蒋飞问道。

对于这些岛国人的心态,蒋飞是大致了解了。一个个看上去是高手,高深莫测大义凌然的样子,但其实内心就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宫本一真当初不就是这样吗?

说得好听是来华夏交流剑术的,结果第一战就将柳云朵给毁容废掉,不就是因为柳云朵曾打败了他的弟子?

“不。宫本一真和我非亲非故,我不会替他报仇。就算宫本一真是我弟子亲人,他和人比剑败亡,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怎会让人替他报仇?”柳生宗矩带着和煦的笑容说道。

“少说这种大话!你不是替他报仇,那你来找我麻烦干什么?”蒋飞怒声问道。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愤怒,说道:“上次宫本一真也是和你一个德行,说什么我是为了磨砺剑法而来,并不是为了个徒弟报仇,可是他做出的事情呢?简直就是令人指!你以为我会平白无故的杀宫本一真吗?不是因为他做的事情太龌蹉,太让人觉得恶心,竟然对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下毒手,废了武功不说,还直接毁了人家的容貌!我根本不会想着要去找他决斗!甚至,就算决斗了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他一马,只是他却心思依然太过于狠毒,觉得我是华夏人,所以就想要将我除之而后快,我才逼不得已对他下杀手!你说,像这样小肚鸡肠,没有丝毫容人度量的家伙,还能算是武者吗?”

“————”柳生宗矩仍然微笑着,平静的看着蒋飞,不说话。

并没有因为蒋飞说得这些,带着有侮辱岛国剑道界的话就又不高兴或者愤怒。

蒋飞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话,停下来等了半天结果对方毫无反应,不由得有些气馁,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你就不想表一点你的看法?你说我该不该杀。你应该替他报仇吗?”

柳生宗矩摇了摇头,平淡地说道:“你其实心里知道我和宫本一真是不同的。也知道我此番前来并不是来找你报仇的。对吗?”

“你……”蒋飞捏紧了拳头,睁大眼睛瞪着这个袒胸露乳,能看见胸前胸毛的长中年人,很想怒斥反驳,最终却又无力的松开了拳头。

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是啊。这个岛国剑道界的第一人,的确是和宫本一真完全不同。这一点不仅仅只是表现在武力值和剑道修为上,更重要的是品质和心性上也完全不同。

这一点从刚才就能看出来了。

今天下班后,蒋飞和苏楠、林茉莉离开蒋氏医馆去菜市场买菜时,其实柳生宗矩就已经跟在了蒋飞后面,但是看见蒋飞身边有其他普通人,不想打搅苏楠和林茉莉,所以他就一直不动声色,没有将蒋飞拦下来。

而蒋飞看见这家伙竟然不动手拦截,很是讲礼貌的样子,自然也就乐得不去找他。

你不找我,我也不找你,咱们这样老死不相往来,等你觉得没趣了就自己离开最好!

可是哪知道柳生宗矩没有打搅他,但是耐心却好得惊人,竟然一直跟随者蒋飞的步伐,跟到了苏楠家的楼底等着他。不动声色,不急不缓,简直安静得就如同跟屁虫一样,却有一种莫大的力量,让人能够感受到他内心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毅力!

也正是因为这样,蒋飞今天做饭的时候,都没有心思和苏楠这位美少妇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因为他的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了楼下的柳生宗矩身上,自然没有心思考虑其他。

而柳生宗矩能够做到这一点,就代表他和宫本一真真的不同,至少没有宫本一真那般的睚眦必报。

“你……那你找我到底是干什么?”蒋飞等了半响,才有些泄气的看着柳生宗矩问道。

“十五年前,我打败了宫本一真。但是宫本一真又曾和我定下了十五年后再次一战的承诺。现在,你将宫本一真斩与剑下,这个战斗承诺,自然而然的就得转到你身上来。”柳生宗矩一本正经的说道,一点也没有说谎话的样子。

“这算是哪门子道理?我只听说过父债子还,或者弟子还,我将宫本一真杀了,他身前的账管我什么事?!”蒋飞愤怒道。

“宫本一真儿子和土地都太弱了,完全不值得我出手。但是你,却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值得我将你看做是对手。”柳生宗矩说道。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高手。”蒋飞解释道。

“不!你是高手。”

“不!我不是高手。”

“————”

柳生宗矩不擅长琼瑶式的对话,所以在蒋飞准备无限循环重复的时候,果断刹住了车,说道:“从你下楼的一瞬间起,不管是平缓的行走,还是刚才疾步如飞,以及刚才你曾经想动手攻击我,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高手!你的一举一动,都很完美,连呼吸都控制得很好。在不久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腰间挂着酒壶的男子和一个头上扎辫子的男子,我当时以为他们已经是华夏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人物,现在看来你才是。”

这个老家伙眼睛真毒辣!

蒋飞在心里恨恨地想到。他看出了对方的防御无懈可击,浑身上下就宛如一柄利剑让他无从下手,而对方也能从他身上看出不寻常之处来。

“你既然都知道我是年轻一辈的小人物,你这样的老前辈来对付我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蒋飞恨声到。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这是你们华夏国的古话。”柳生宗矩说道。

“可是我还没有没有达到你这种地步!”蒋飞冷笑道。“如果你想找对手,很简单,我可以给你指引几个,就比如你所遇见的酒壶男和辫子男的师傅。他们分别是西域高原的‘酒鬼和尚’和东北‘董王爷’!这两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和你同辈的存在。你要是觉得高手寂寞,想找人切磋武艺,大可以去找他们!”

“我先遇见你,自然就是你。练武如求道,讲究机缘。”柳生宗矩说道。

“屁话!”蒋飞气急败坏道。“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现在摆明了就是想以大欺小,想捡软柿子捏是吧?告诉你,没门!我跟你明说吧,我是不可能和你比试的,你爱咋咋地!”

你跟我讲歪理,跟我刷耍无赖,我蒋飞还没有怕过谁!

既然你自诩剑道君子,自诩有高手风范,却又偏偏强词夺理,做出这种龌蹉的事情来,那也别怪我没有节操了。

“我果真没看错,你真是一个很有一丝的年轻人啊。怪不得能够在年纪轻轻,就达到这种境界,当真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连嬉笑怒骂都完全不同。”柳生宗矩颇为感叹地说道。

“你以为这样将我捧得高高的,随便夸奖我两句,我就会和你决斗了?想道德绑架我?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傻。”蒋飞冷声道。我优秀,我和一般人不一样,那是公认的,我自己也知道,还需要你来评价?

柳生宗矩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不减,只是眼神变得有些灼灼地望着蒋飞,很认真地说道:“你真的不想和我打?”

“不想!”蒋飞毫不犹豫地回答。独孤九剑尚未练到第二层,甚至蒋飞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当独孤九剑练到第二层后是否能够胜过这家伙,如果可以蒋飞自然是不想跟他打。

有本事,你等我个十年八年,等我将人物等级提升到十几二十几级,学了几十门神功,各项武功秘籍都全部升到满级后,你才来找我决斗啊?

看我不将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那么……也就是代表着你认输了?”柳生宗矩声音忽然提高了几分。说道:“如果你亲口承认你输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不需要你下跪或者作出任何屈辱性的动作,我都可以转身离去,从此再不找你交手!”

简单一句话,柳生宗矩的声音却宛如落地有声,每一个字都敲在蒋飞心头。

而听见这句话后,满脸怒容显得愤愤不平,收到了不公正待遇的蒋飞,脸上多余的神色也逐渐消失了。眼睛微微眯着,一眨不眨地认真盯着这位岛国第一剑道高手。

等了半响,柳生宗矩再次开口,声音依然沉稳有力量,无比认真的问道:“你……是否认输?!”

蒋飞嘴角忽然微微上翘。

然后,他本来表情微微凝固的一张脸忽然就笑了起来。

笑得很灿烂,很阳光,很明媚。

“认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认输了?我想是认输的人吗?”蒋飞笑着说道。

“好。很好。”柳生宗矩也笑了。很满意的笑了。

这样的高手,才是他值得挑战的对象嘛!

蒋飞心中却是不由得叹息一声:这个混蛋,还真是老奸巨猾啊!竟然真的有办法让他不得不接受挑战。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华夏人,他怎么可能向柳生宗矩认输?

蒋飞曾是一个愤青,虽然后来成熟了,但不代表他连这一点心气劲都没有了!

他不想跟柳生宗矩打,没有把握,所以想让他去找‘酒鬼和尚’、‘董王爷’他们,但是蒋飞从来不曾说过他认输,他不如柳生宗矩!

“那就……开始吧!”柳生宗矩缓缓伸出一只手,无刀也无剑,对蒋飞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蒋飞眼神微微一凜。

————

【四千字章节送上!通告一下,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到这个月二十号之前,太2估计得很忙,码字的时间会减少……

当然,我肯定做到不断更!不过每天更新可能会少一点。以前我是每章三千字,每天两章共六千字。接下来这几天,我努力保证每天四千字吧!不过四千字,我也就懒得分章了,直接四千字合并在一起,是大章节。望各位书友原谅

其实,我这样也不算少更,因为不少作者每天两更,也只有四千字吧?

还有,二十号忙完了,时间就充裕了,到时候我肯定爆。说不定,会将这一周少的章节完全补上,爆十几张什么的哦~~这并不是开玩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