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子山公园。

是锦城市中心偏东的一处颇为大型的公园,公园占地41o亩,里面浅丘起伏,地势广阔,林木葱郁,环境幽静。里面还有这锦城市标志性的建筑物,九天楼。

平日里来这里休闲娱乐的人群也有很多。

不过,今天来公园的人有一群人很奇怪,他们没有进公园,反而在公园的西南方位的一个墙角外的偏僻地方围拢着,一个个都眼神带着惊讶和好奇的看着地面、墙面,接头交耳,谈论的内容更是奇怪,最终都还有人谨慎的报了警,让警察赶过来查看情况。

因为,这里的公共设施一夜之间遭到了很奇怪的破坏。

只见好几块原本整齐铺地的青石板,此时很诡异的四分五裂,留下了许多龟裂的裂缝,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裂缝的源头,看上去竟然像是一个个的脚印一般!

也就是说,这些青石板很有可能是被人一脚一脚踩碎的。

除了青石板上的脚印外,方圆十多米的墙角处,还留有很多的细细的、深深的沟壑。这些沟壑就不再是被人踩裂开的裂缝了,看上去更像是被用刀剑之类的武器,给硬生生的劈开的!

这也一样让人匪夷所思,觉得不可思议。刀剑就算再怎么锋利,能够将树木砍断,但是谁能够一剑下去,在坚硬的青石板上留下深深的沟壑?除非是传说中的倚天剑、屠龙刀之类的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差不多!

如果真的有这种神兵利器,那也绝对是轰动性的新闻。

除了这两样,最最奇怪的,还是墙壁上、某些地面上,那深深镶嵌进去,入木三分的枯黄树叶!

薄如纸张的树叶,竟然违反物理规律的射进了砖墙和青石板里面,简直就像是神话故事一样。

刚开始还有人觉得这些可能不是树叶,或许只是造型很像树叶,但材质其实是铁片什么的。但是当有人好奇的去触碰,却现这些树叶是真正的树叶,轻轻撕裂就断开了。

“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恶作剧吗?”

“怎么可能是恶作剧?你看看这些痕迹,绝对是真实的!”

“对,是真实的!你们看看这些树叶,绝对不是恶作剧能做出来的。咱们将外面部分的树叶弄断了,但里面的部分却深深镶嵌在了墙壁里。这说明树叶是真的被人硬生生的射进去的!”

“我靠!难道说,昨晚有外星人入侵我们锦城了?”

“屁的外星人!这明明就是有武林高手在这里过招了,这些树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拈花指!”

“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拈花指?”

“对!你也听说过?”

“听说你老母!你这个小屁孩小说看多了吧!我还一阳指呢!警察叔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记得这个路段是有监视器的吧?去将监视画面调出来看一下,昨天晚上这里生了什么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

这个提议一出,立即就得到了众人的响应。

这个地方虽然有些偏僻,到了晚上基本没有人在这里路过,但是不远处就是一个十字路口,还真是安置有摄像头,应该将这里昨晚上生的事情录下来了才对。

这样稀奇古怪的情景,不管是外星人干的,还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所谓,普通人都是无比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

现场赶过来的警察闻言,也准备去调查监控录像,却忽然接到了上司的电话,说这里的摄像头早就坏了,昨晚的监控录像根本没有。警察也没有想太多,只能对众人摊摊手表示无奈。

“靠!基本的公共交通设施都不齐全,这点画面都没有录下来。每次你们给违规车辆罚款的时候我觉得眼睛挺亮的啊!”

“怎么这么巧合恰好监控摄像头坏了。该不会是生了什么大事情,你们警察不想让我们普通老百姓知道吧?”

“——————”

吵杂声音不停,足足十来分钟后,围观的众人才在警察的劝说下逐渐离去。今后,就算有人想起这件事觉得其中有鬼,但也只能这件事当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搞笑段子来说给别人听。

毕竟这世界上的神鬼故事并不少,并不缺这么一个。

等人群散开后,才又有几个人来到了公园角落,其中一个粗布麻衣,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一个长得粗狂脑袋上扎辫子。

这两人,自然就是小酒鬼和白克敌。

两人都是深色严肃的看着地面上、墙壁上留下的难以磨灭的痕迹,彼此眼神中都有着一抹慎重。

小酒鬼说道:“柳生宗矩前两天才到锦城,我还在想他究竟什么时候去找蒋飞,没想到这么快。看来,昨晚上的一战并不是简单的预约,而似乎颇为激烈啊。”

想来好战无比的白克敌也不敢想当日见到蒋飞那样小觑了,慎重地道:“昨晚交手绝对不是闹着玩的,那柳生宗矩都已经动用了摘花飞叶了,算是动用了几分真本事。但是,现场竟然没有一丝的血迹,看上去没有人受伤。难道蒋飞真的如此厉害,能够和柳生宗矩打成平手?这不可能吧?!”

“看着这些痕迹,昨晚的战斗应该是不分输赢,但是交手肯定也是浅尝即止。不然他们这种等级的人,不会只造成这么一点破坏。难道他们约好了下一次时间,才是真正的一决高下?”酒鬼喝了一口烈酒,然后皱眉猜测道。

“算了吧,只是看这些战斗痕迹,是看不出什么究竟来的。想要一探究竟,咱们去看一下监控录像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上次给蒋飞送来七杀令的两位七杀组成员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十字路口的监控视频当然没有坏,只不过这件事太重要,蒋飞和柳生宗矩的战斗视频岂能让一般人看见。所以这两位七杀组的成员立即动用关系,将视频资源保护起来,对外宣称这个摄像头已经坏了,什么也没有录下来。

于是,四人连忙赶去了警局,将外人都赶走了后,开始观看监控器监控到的画面。

由于是深夜,昨天晚上就算有月亮,但是光亮仍然不怎么明显,而且监视器的监控范围有限,只能看见地面某一部分的战斗情况,但关于蒋飞和柳生宗矩蹦上天,或者快移动的画面,根本就很模糊看不清楚。但是以小酒鬼、白克敌的见识,从这些蛛丝马迹就已经大致能够还原当晚战斗的具体情景了。

所以,看完战斗之后,两人眼中的震惊之色就更加的浓郁了。

他们刚才还只是猜测,现在看来蒋飞昨晚真的和柳生宗矩打了一个平分秋色,不分胜负!

虽然说他们也能看出,昨晚只是浅尝即止,柳生宗矩并没有挥出他全部的本事,他那无剑胜有剑的境界并没有施展出多少真正的杀招。

但是,谁知道蒋飞也有没有留什么后手呢?

想到这里,两人心情都有些沉重。按照这个视频上的情况来看,蒋飞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很多,他们两人根本不会是蒋飞的对手。

可是他们之前,还很想着要找蒋飞一较高低来着……

相比较于小酒鬼和白克敌的沉重心情,两位七杀组成员更多的就是高兴了。蒋飞竟然可以和柳生宗矩打成平手,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

他们之前还在担心,要是蒋飞不敌柳生宗矩,死于对方的剑下,那么他们以后肯定就得不到更多的悲酥清风了。当然,蒋飞如果真的战死了,他们肯定也会收回七杀令牌,并不会有损失。

但蒋飞如果能不死,以后可以给他们提供更多的药剂,总归是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蒋飞接受了七杀令,在得到了很多特权的同时,其实也能算是半个七杀组的人了。他们组织内有了这样的一个高手,也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他们这样就算结束了?”白克敌瞪圆了眼睛,半响之后才回过神来问道。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约定了时间,下一次才是真正的决战!”小酒鬼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过看现在这样子,咱们之前的想法都错了。就算面对修为已经达到了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柳生宗矩,蒋飞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啊。或许,这次的决战他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也说不定……”

“他的确是很厉害。他的剑法果真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每一招都不求华丽好看,都是真正的杀招,专门笼罩敌人最薄弱的破绽!不过,要说这样就能打败柳生宗矩,可能性几乎也是没有。柳生宗矩昨晚的动手,不过只是试探一下他究竟有几斤几两罢了。要是到了真正全力以赴的时候,柳生宗矩的杀伤力可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白克敌冷声说道。

小酒鬼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

虽然白克敌的话有些长岛国人的气势,灭华夏威风,但事实的确是如此。

如果蒋飞的实力只有视频里所表现出来的这样,那么下次决战之时,就凶多吉少了……

【再次感谢‘湫→丽’盟主的1o厚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