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飘然而来的人,能够让清虚道长、小酒鬼、白克敌等华夏江湖顶尖高手侧目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毕竟能够摸索到这座山峰,而不是去了金顶,就代表大家同为高手,打交道的时候肯定还是比较多,早就相互认识了。来了一个早就德高望重的武林高手,引起轰动并不奇怪。

但是,蒋飞敏锐的注意到,随着这道身形的出现,他的声音响起,连只顾着站在悬崖边安静装逼,看见蒋飞来了也不打招呼,也不怕蒋飞趁其不备抓住机会过去一脚将他踢下悬崖的柳生宗矩,也是立即转过头来!

柳生宗矩那张宠辱不惊,永远带着醇和微笑的脸庞,竟然清晰的浮现了一抹惊讶。

要知道,以柳生宗矩的实力,以及他的心境,能够让他都感到惊讶的人可不多。在蒋飞看来,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引起柳生宗矩这样的心境波动。

所以,蒋飞对于这比自己还晚来到的高手的身份,就更加好奇了。

这个人究竟是谁,可以让柳生宗矩这样惊讶?

难道是小酒鬼或者白克敌的师傅亲自来了?

西域的酒鬼和尚、白山黑水间的董王爷,如果是这样层次的高手前来,倒是应该能够让柳生宗矩这样对待。

毕竟,这两位真正的隐士高人的徒弟,小酒鬼和白克敌修为武力值都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那他们本人的实力有多么高深莫测,还真是谁也说不清楚。至少绝对是不会比柳生宗矩差就是了。

蒋飞眼神微微眯了眯,打量着走过来的此人。

这人年纪约莫也是五十岁的样子,和柳生宗矩相差不大,穿着一身黑色的练功服,白色领口,脚下踩的一双布鞋。

而且这个人的身材非常的高大,和柳生宗矩相差不远,都是属于壮硕男子类型。不过,他的气质和柳生宗矩完全不同。

柳生宗矩是一头长飘飘,肌肤白净如玉,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中年男人,反而温文尔雅,脸上带着淡淡温和笑容的时候,还有些读书人的气质。但是最后来的这个人呢?

他倒也是一头长,但是长显得很凌乱,并没有像柳生宗矩那样长柔顺得可以去拍洗水广告。这人不但头很长,连胡子也很长,是个毛茂密的大胡子,五官也是极其的粗狂,浓眉大眼,鼻梁挺拔,显得很是峥嵘。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就是‘不怒自威’!

这个人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条黑龙腾空而上,又像是一座高山大川,气息绵延不绝,特别是当他走过来时,更是真的像是大山压塌而来,气势惊人,让人几乎窒息,忍不住摇摇欲坠给他下跪!

幸好能够登上这座山峰的都不是一般人,每一个都是顶尖高手,承受这点压力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还真是强悍的存在啊。这气势,已经丝毫不比柳生宗矩差了。难道真的是酒鬼和尚或者董王爷?”蒋飞在心里忍不住猜测到。

不过蒋飞很快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两个人。因为看见此人,小酒鬼和白克敌脸上都是震惊,并没有其他的神色,很显然这不会是他们的师傅。

“庐山下面的那位野草道人?又或者是其他我不知道的隐士高人?”蒋飞又在心里想。

不过,不管是谁,这个人至少是华夏人,这时候来到这里,应该不是抱着对自己敌意来的。

看见来者,在场除了蒋飞和叶媛媛根本不认识这人,所以脸上没有露出什么情绪,最淡定的就属于清虚道长了。

毕竟是出家的道士,定力就是要比普通人强些。

他对着来者打了个稽,笑着道:“没想到今日的峨眉金顶之战,将‘狮王’你也惊动了。”

狮王?

蒋飞听见了清虚道长对于这个粗狂男子的称呼,很奇怪,应该是一个特殊的代号。

不过,以这男人的气势和长相来说,‘狮王’这个称呼倒是颇为融洽,很是符合他的形象。

“牛鼻子老道,好久不见!”狮王哈哈大笑着说道。

然后眼神实现转移,落到了蒋飞身上,让蒋飞体内的气血竟然隐隐被引动,不过蒋飞当然还是能够做到面不改色。

打量的时间并不久,狮王似乎这样就很满意了一样,于是对着蒋飞点了点头,接下来才侧过身子,看向远处悬崖边风雪中傲然独立的柳生宗矩,似笑非笑地道:“今天我当然要来!听说有不自量力的岛国人,想要来我华夏逞威风,我能坐视不理吗?”

清虚道长几人都面面相觑,柳生宗矩来到华夏也并不算是逞威风,这次他的举动可比上次宫本一真的行动都要轻多了,除了和蒋飞的决战,并没有像宫本一真那样大肆的起挑战,摆出一副药血洗华夏江湖的架势。

柳生宗矩今日的举动,顶多就算是武术交流罢了。

这样的举动,在两国之间都是时常有往来的,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就像是西医交流团,组织团队来华夏与中医交流,中医也没有说不允许,反而还必须要做出一副迎接的态度才行,怎么敢说人家是来捣乱逞威风的啊?

就算人家真的逞了威风,最终打败了中医,那也只能说是你中医的技术不行,你总不能因为比不过人家,就讲人家拒之于门外,不接收人家的交流吧?

如果是这样,那么华夏泱泱大国的脸面往哪儿放?传出去恐怕得被人笑死。

当然,武术挑战和医术交流不一样。

这中间的差别,就好像文斗和武斗一样。

文斗的话就算有输赢,也很难有生命危险,但是武斗的话,自然就会危险一些,有可能会缺胳膊断腿,甚至性命都丢掉,这也是正常的。

所以,这位狮王用这个理由想要来阻止柳生宗矩和蒋飞的决战,是根本行不通的。

蒋飞心里也颇为纳闷,不过他心里算是知道,这位高手‘狮王’,不但对于自己没有敌意,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想要来帮自己摆平柳生宗矩?

这就让蒋飞有些好奇了。

难道这位‘狮王’以前认识自己,或者说他和自己那位便宜师傅玄机子是故交?要不然他怎么会想要出手帮自己。

或许是‘狮王’也知道其他人心中在想些什么,所以他没等一会儿又道:“市场有不自量力的岛国人来我华夏逞威风,这一点我知道。只要他们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就算猖狂一点,我也懒得出手收拾他们。只不过……这次的情况不同。”

安静装逼的柳生宗矩终于开口,他并没有走过来,而是就那样远远声音传递过来:“有什么不同?”

“你和其他华夏江湖中人比试切磋,我管不着。但是你想要欺压我‘七杀组’的成员,那就得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狮王冷笑着说道。

哗!

听到这里,在场有好几个人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蒋飞神色怪异的看着这位不怒自威的狮王,这位高手难道说就是‘七杀组’这个最神秘特殊组织的领导人?所以他才回来插手这件事。

除了蒋飞之外,叶媛媛也大致猜到了这件事的原委。不过她并不知道蒋飞已经得到了七杀令牌,所以还有些纳闷为什么狮王就已经说蒋飞是七杀组的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有这位看上去很厉害的高手站出来插手,说不定直接就能将柳生宗矩给打退,这样蒋飞也就用不着和柳生宗矩一战了。叶媛媛眼神中浮现一抹喜色。

“蒋飞加入了七杀组?”清虚道长有些惊讶地说道。

他是知道蒋飞乃是这一届天机门的传人,所以在别人都不看好蒋飞,觉得蒋飞好柳生宗矩一战是凶多吉少时,他却唯独对蒋飞比较有信心。可蒋飞什么时候又成了七杀组的人了?

狮王回过头,看着蒋飞说道:“你的七杀令牌应该随时戴在身上吧?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蒋飞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哭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从兜里将那块黑黝黝的令牌掏了出来。

“看见了吗?”狮王看着柳生宗矩冷笑一声,很是霸道地道:“拥有七杀令的人,自然就是我七杀组的成员。所以,想要动七杀组的人,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觉得可能吗?”

狮王中气十足,说这话完全是冲着柳生宗矩去的。

完全没有在乎柳生宗矩的身份,不在乎柳生宗矩是岛国剑道第一人,也不在乎他是什么剑豪,可以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放佛在他看来,只要他愿意,就能随时威胁柳生宗矩。

柳生宗矩除了一开始看见狮王来了,略微有些惊讶,其他时候面色也没有怎么变化。他的身形在这一刻终于懂了,两个踏步就飘了过来。

“就算他是七杀组的人,他今天也必须和我一战。因为,在一个月他已经答应过我。”柳生宗矩眼神不急不怒地看着蒋飞,淡淡地说道。

他也完全没有将狮王放在眼里。

【好吧,下一章正式开始撕逼打架了。所以我继续在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