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看向柳生宗矩的神情,说是含情脉脉都不为过,反正带着很异样的神色在里面。以至于柳生宗矩自己都觉得,蒋飞是不想杀他。

旁边很多围观这场战斗的人,也这样以为。

从刚才的战斗情况来看,柳生宗矩摆明了是要置蒋飞于死地的,一点也没有留几手的打算,每一招都是杀招,都是想要取蒋飞的性命。

一般情况下,蒋飞对于柳生宗矩的这种行为,是不可能表示敬佩的。有个人都想杀你了,虽然找了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说是为了尊重你,可是你就能不计前嫌,饶他一命?

如果这么做了,智商得低到什么地步才行啊。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蒋飞是对柳生宗矩动了真感情,要不然不会这么做。

当然,还有个人不会这么觉得。那就是对于蒋飞的无耻很了解,很深刻的叶媛媛,她当然不会觉得蒋飞是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君子,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记仇鬼。

柳生宗矩都接二连三的要杀他了,他还会放过柳生宗矩才有鬼!别说柳生宗矩是个老爷们了,就算柳生宗矩是一个大美女,叶媛媛也相信蒋飞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至于蒋飞为什么会露出这种眼神嘛,叶媛媛很熟悉,因为她曾见过一次。

上一次蒋飞露出这种眼神,也是对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宫本一真……

被削断了一截的木剑,再一次狠狠刺入了柳生宗矩的身体,这一次是肋下部位。蒋飞听着柳生宗矩的话,不由得冷了一下。

然后蒋飞问道:“如果我败了,你会放过我吗?”

柳生宗矩沉默不说话。

“所以你觉得,我可能放过你吗?”蒋飞说道。

这个家伙还算是蛮看重脸皮的,不会在这种时候张嘴说胡话。他这样沉默不回答,肯定就代表着他的答案是就算蒋飞败在了他的手上,他也不会手下留情放过蒋飞一名。

“是啊。我刚才是多想了。你的确没有理由,也没有可能不杀我。”柳生宗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手指竖剑,将蒋飞的木剑光滑斩断。

也不脸红。也不痛苦。

不过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有些痛苦的反应。毕竟他的胸膛上被划拉出了一大条口子,身上又被木剑镶嵌进去了两个木楔子,只要是血肉之躯都会疼痛难耐。只是柳生宗矩作为一个内气外放的级强者,在剑道方面更是造诣极深。对于这种伤痛的控制,能够让自己不流露于色。

“既然这样,那就战吧!”柳生宗矩狂笑一声,长飞扬,在漫天雪花中再次朝着蒋飞杀了过去。

就算身上已经是偏题鳞伤,也照样是剑气纵横,如此状态下的柳生宗矩也不可小觑,如果是白克敌或者小酒鬼这种层次的人来,怕照样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蒋飞就算这时候想要靠近他身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这家伙是内气外放的高手。飞花摘叶皆可伤人,蒋飞就算将独孤九剑升到第三层大圆满了,一不小心也容易阴沟里翻船。

“我说让你不要这样求死,是想让你换一种死法啊。”蒋飞充满善意的说道。

你这老家伙既然都要死了,干嘛不死之前做出一点贡献,将你一身的内劲让我吸了?废物利用嘛!

作为一名剑道宗师,你**能不能有点奉献精神?

柳生宗矩不回答,只是剑气纵横的同时,随手一抓,一大把雪花被抓入手中。宛如利剑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攻击而出。

不过蒋飞没有让他猖狂太久,也不知道在他身上留下了多少道伤口之后,蒋飞终于欺身而今,接近了柳生宗矩。手掌抓住了他的一条手臂,木剑抵在了他的喉咙。

“终于制住你了!”蒋飞心中一喜。

要不是靠着要留这家伙一个活口,死了之后不能再吸取他的一声内力,蒋飞早就痛下杀手,利用独孤九剑将这家伙彻底斩杀于剑下了。

轰!

毫不犹豫,蒋飞体内的北冥神功就运转开来。浩浩荡荡的北冥真气形成了一股诡异的吸引之力,听过两者的接触,形成一种奇异的沟通,引动柳生宗矩体内的雄浑内劲,准备牵引到蒋飞身体之内。

是的。

蒋飞在将独孤九剑提升到了第三层大圆满,就已经注定了他和柳生宗矩之间比试的结果肯定是他赢。但是他没有下杀手,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

柳生宗矩啊,这位岛国当代剑道第一人,被人称为剑豪,内劲已经达到了外放的境界。

这家伙的内劲,得有多少年了啊?

怕是至少也是二十年以上,比宫本一真都要深厚得多!

这对于蒋飞来说,可是难得的‘大补’啊。以后想要再找到这样的高手,又能够名正言顺的吸取对方内力的,实在是不多,吸取一次就等于免去了好几年的苦修。

特别是现在他又将终极奖励用掉了,以后升级北冥神功更是难上加难,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在所有人的不解之中,在蒋飞的期待之中,北冥神功终于施展开来,蒋飞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檀中穴内的气海,已经**难耐,迫不及待的等待着有内劲被吸入进来。

嗤嗤~~~

“这是……”柳生宗矩已经无法动弹,他已经遍体鳞伤,身上的白色长袍已经血迹斑斑,被割破了无数口子,一头漂移的长都被斩断了很多,连性感的胸毛都被蒋飞给剃光了。

不过他对于这些都不在意,就算是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可都没有露出过什么异样情绪。但此时,他脸色变了,眼神震惊的看着蒋飞,不敢置信,

似乎,这比看见蒋飞达到了无剑胜有剑的境界还要不可思。

“终于有动静了!”蒋飞心头狂喜,对柳生宗矩做了个不要说话的表情,然后就坐等对方的内劲被吸纳进来。

但下一秒,蒋飞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怎么回事儿?”蒋飞连忙静下心感受自己体内的情况。

只见他刚刚运用起来的北冥神功,刚刚如饥似渴的动功能,正准备大展身手呢,结果忽然就熄火了,体内沸腾的北冥真气也逐渐平息了下去,没有了动静。

“吸……吸不动?我靠,这是失灵了嘛?”蒋飞嘴角抽了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蒋飞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道提示声音。

“叮!玩家武学技能《北冥神功》等级太低,尚未达到第二层,最多吸收普通内劲层次的武者,无法吸收‘丹劲’层次高手的内劲。”

蒋飞睁大了眼睛。

普通内劲层次?丹劲层次?

这是什么鬼?

难道柳生宗矩这家伙,已经达到乐这个丹劲层次,已经和普通的武林高手已经不是同一层次了吗?

不死心,蒋飞再次催动了北冥神功,想要再试一试能不能够将柳生宗矩的内劲给吸引过来。

这个岛国家伙的内劲太深厚了,要是吸收了对自己简直就是占了大便宜,这么白白浪费,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对不起党和国家啊!

可惜,最终的结果和第一次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蒋飞体内的北冥真气在涌动沸腾了一阵之后,很快就再次平息了,并没有将柳生宗矩的内劲吸过来。

“看来,真的要将北冥神功提升到第二层,才能吸得动这所谓丹劲层次高手的内劲啊!”蒋飞在心里无比遗憾的想到。

——

【第二更送到!第四更……妈蛋的好遥远。

我要努力,各位书友也请给力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