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蒋飞不仅仅会武当梯云纵这种绝顶的轻功身法,而且内力更是直接增长了十年,还是用《北冥神功》这种顶级内功心法修炼出来的十年功力。现在他行走起来自然是疾如闪电,快如清风。

刚才的山顶决战,下面无数不能攀岩上悬崖的众多武林人士差不多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了结果是怎么样的。

毕竟刚才蒋飞和柳生宗矩闹腾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一点,又是分身斩,又是雪花长剑巨龙,下面这些人想不知道都难。

看见蒋飞飘然而下,不少人还想去打招呼来着,可惜蒋飞轻功太厉害,就算抱着叶媛媛这么一个女人,也缥缈若仙,几个跳跃挪移,就迅消失在了漫天雪花之中,众人再无法看清楚他的背影。

“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怎么办?”远离了人群之后,蒋飞就放慢了度,将叶媛媛放了下来,两人维持一种不疾不徐的度朝着山下走去。叶媛媛一开始就注意到蒋飞受了伤,刚才地点时间都不对,她一直忍着没问。

现在离开了山巅,蒋飞也赢得了比赛,她就有点担心了。

“没事儿,小伤。”蒋飞笑着摇头。

“这还是小伤?”叶媛媛瞪大她那双本来就大得过分,让小眼睛想要撞墙的大眼睛,蹙着眉头从兜里摸出了手机,说道:“我给你联系医院,马上派人过来接你。”

蒋飞哑然失笑。不过他也不傻,自然看得出来叶媛媛这是在关心他,说道:“喂,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吗?堂堂中医学会的会长,公认的华夏第一中医圣手,要是受了伤还需要去找医生,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吗?”

叶媛媛一愣。

对啊,她身边的这位可是中医圣手,被称为中医针王的家伙,医术出神入化,他们两人的相识最开始不就是因为蒋飞的医术群,被她‘请’去给她爷爷治病吗?关心则乱,她倒是忽然忘了。

“医不自救,你这伤口这么深,你自己用中医能搞定吗?”叶媛媛看着蒋飞的小腹,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柳生宗矩那一剑的确不轻,就算蒋飞尽了最大的努力躲开了被一刀两断的下场,但伤口也很长很深,要是一般人受这样的重伤,早就不行了。也就是蒋飞身体素质变态,再加上有内功,才可以坚持下来。

蒋飞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从系统丹药商店里面兑换出了两种药物。

一种是膏药,用于外敷的;另外一种是药丸形状的丹药,用于内服。这两种,自然就是《笑傲江湖》中恒山派的疗伤圣药,天香断续胶和白云熊胆丸这两种搭配起来效果极为显著的疗伤圣药。

说实话,蒋飞就算自己的医术再怎么厉害,就算等级提升到了九级之后,对于这种外伤,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治好,毕竟针灸、中药再怎么神奇,也是偏向于治疗内伤的。

要治疗这种外伤,特别是刀剑伤势,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不可能迅治疗好,只有像这种灵丹妙药才有效果。

兑换出了这两种疗伤圣药,蒋飞也就没有继续前行,停下来先将伤势止住再说。

看见蒋飞服用了不知道是什么效果,但是闻上去就有一股清香味道,一看就不凡的丹药,又准备用膏药外敷伤口,叶媛媛倒不觉得奇怪。这个中医圣手身上随身带着疗伤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来帮你。”叶媛媛伸出手准备帮忙。

蒋飞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还是算了吧,你会给人敷药嘛?”

这个女人身体中带着暴力因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一点温柔细胞,只会打人的大小姐,哪里会做得了护士的工作?

看着蒋飞嫌弃的眼神,叶媛媛气得不行不行的,按照她的脾气,这种情况下当然是立马转身就走,她还懒得管了。不过她这次确实破天荒的忍了下来,瞪了蒋飞一眼后,强行抢过了蒋飞手中的膏药,冷冰冰地说道:“别动!将衣服掀开!”

蒋飞忸怩道:“这样不好吧?”

叶媛媛瞪眼:“你丫的都将我胸部看了不知道多少次,摸了摸了不知道多少次,便宜都让你占完了。你现在还跟我玩矜持?”

听见叶媛媛这么说,蒋飞当即不敢说话了,果断将自己的衣服掀起来。

这个女流氓,谁摸过她胸部了?这简直就是污蔑!

他那是摸胸部是占她便宜吗?这是给你治病丰胸好不好?

当然,这种话蒋飞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看见叶媛媛郑重拿着膏药瓶子,就像是打仗一样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准备给他的伤口上涂抹,蒋飞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女人自从胸部变大之后,似乎整个人的气质也开始有点变了?

似乎,变得有点女人味了,可以做女人该做的事情了。也许她还是能够温柔一点的吧,蒋飞在心里默默地想到。

再然后——————

“啊!”刚才在山顶大杀四方,将岛国当代剑豪杀得丢盔弃甲,直接认输的少年剑神,忽然毫无形象的鬼哭狼嚎的大叫起来。

一把将叶媛媛的手给抓住,让她停下来,蒋飞疼得冷汗直流,没好气的问道:“你这是想给我疗伤,还是想趁机谋杀我啊!”

叶媛媛显然也被蒋飞的惨叫声下了一跳,想来冷傲得她这时有些紧张兮兮的抬起头,有些弱弱地问道:“真的……很疼嘛?”

“你说呢!你没看我的伤口流血更严重了吗,你这是擦拭伤口,还是给我雪上加霜……”蒋飞怒声道。可是看着叶媛媛那委屈的样子,蒋飞有只能住嘴,无奈的拿过来膏药,说道:“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这个女人要是有了温柔细胞,那才是有鬼了呢!

相信这个暴力女会温柔,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先用雪水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将天香断续胶给敷上去,配合服用下肚的白云熊胆丸的功效,蒋飞顿时感觉自己小腹上的伤口开始在好转,一股奇异的能量从伤口满溢开,伤口变得不再流血。

————————

蒋飞和叶媛媛停下来疗伤的地方,就在离洗象池不远的一处荒无人烟的山道上。

而在洗象池中,促成这次柳生宗矩东渡,来找蒋飞约战的两名天网负责人,也正是埋伏在这里。他们之前没有敢上金顶,因为害怕他们两个西方洋人的面貌,在一群东方武林人士中太过于显眼,会被人认出来,所以虽然他们很关心战局,关心最后蒋飞死没死,但是也没敢铤而走险的上去。

“蒋飞……赢了!”长得英俊的洋人挂掉了电话,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

这是他们放出的眼线,在山顶最前端刚刚给他们传下来的消息,战斗刚刚一结束他们就清楚了。

“怎么可能!你不是说那位岛国第一人,当代剑豪天下无敌,就算是咱们组织中的仅有的那几位特殊杀手,也不可能暗杀他吗?这个蒋飞,怎么会打败他?!”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怒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一脸阴沉的英俊男子突然也爆了,宛如一只盛怒的狮子,恶狠狠地盯着高大男。

他是此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这次的行动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要是他最终不能完成任务,不能将蒋飞杀死,那么他就失去了将功补过的机会。就算他不死在蒋飞手中,最后也绝对在组织中交不了差,结果肯定也难逃一死。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蒋飞能够死于这场决战之中。

现在听见蒋飞胜利的消息,他比任何人的都要愤怒。

高大男被吼得一愣,很快也明白了英俊男的心情,冷笑着问道:“那现在咱们怎么办?你埋伏的那些杀手,还要让他们继续行动吗?”

英俊男眼中忽然爆出一抹疯狂的神色,狰狞道:“当然得行动!必须得行动!”

“飞蛾扑火,自找死路?”高大男冷笑道。

“不!蒋飞就算今天赢了柳生宗矩,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柳生宗矩的实力高深莫测,绝对不是那么好打败的!想要打败柳生宗矩,就必定得付出代价!”英俊男说道。

“你的意思是……”

“此时的蒋飞,肯定已经是受伤了!而且恰好,他是和那个叶家的女人一起先一步下山的,并没有和那些华夏武林高手,没有和七杀组的狮王一起下山!这……是天赐良机!”英俊男子说道最后,眼神中已经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充满了渴望,放佛看见蒋飞已经死了一样。

……

蒋飞涂抹好了膏药,感觉自己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拉着叶媛媛再次动身下山。

大约走了一里的山路,蒋飞却又停了下来。

看着远方那一片起起伏伏的山崖,蒋飞摇了摇头,很奇怪地自言自语道:“小猫三两只,看来是我小题大做了。对付这些虾兵蟹将,根本不用疗伤后再来嘛……”

————

【妈蛋!好了半个月的手指关节痛,又复了,敲键盘就难受。今天磨磨蹭蹭,现在才写出来第一章。为了不让你们说我爆后,马上就掉链子,第二章我拼了,熬夜继续写……

万分感谢各位的打赏和月票!月初了,所以……你们请继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