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走出来的,是一位穿着青色长袍,黑色长绾了一个髻的道士。

而刚才那一柄霸气无双,堪称将以力入道做到了极致,将蒋飞劈得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直接倒飞差点吐血的木剑,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这道士的身上,被他背负在背后,似乎从来不曾出过鞘一般。

没错,这个深夜将蒋飞从酒店勾引出来,差点裸.奔的道士,就是蒋飞的便宜师傅玄机子,天机门的前任掌门!

怪不得蒋飞一开始就觉得这人的气息很是熟悉,似乎自己曾经遇见过,估计是玄机子刻意的伪装了一下自己,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蒋飞之前明明没有感觉到半分的危险,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的杀意,结果最后忽然冒出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一击,差点让他触不及防,被一剑斩死。

蒋飞认出了这个半夜勾搭他出来的神秘人是便宜师傅玄机子,是从那柄乌黑的木剑斩杀而来时才认出的。这柄乌黑的木剑虽然造型算不得多么的出奇古朴,也就是一般而已,但那股无形中给人的厚重,却是蒋飞从来不曾见过。

只有他便宜师傅玄机子背后背负的那一柄木剑,才给过他这样的感觉。

看见玄机子慢腾腾的走出来,满脸笑容的样子,蒋飞就有些火大,没好气地道:“这还不错?没有被柳生宗矩那个老不要脸的给斩杀于剑下,结果差点被你一剑给劈死了!要是我这样死了,你说我冤不冤?我死了,咱们天机门的重任交给谁?”

刚才玄机子的一剑,真的是蒋飞给吓得不轻。蒋飞心里并不清楚,刚才那一剑是不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傅玄机子的全力以赴的一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徒弟,而是他的敌人什么的,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接下来,是否还能活着和他说话。

这一剑,有大恐怖啊!

虽说蒋飞现在在剑法这方面几乎已经达到了最高层次,已经在现有的境界上不可能在提升了,已经到了无剑胜有剑的顶点,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剑道。

但是在真正的绝对威胁下,他现自己还是有不足。

除非,自己的内力还能够继续提升,将自己的内力无限增强,拥有个几十年的深厚内力。到时候再以无剑胜有剑的境界施展出来,杀伤力自然会大增。

蒋飞现在心中好奇的就是,他这位便宜师傅的境界,究竟是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柳生宗矩是所谓的丹劲,玄机子呢?难道真的如他所说,已经快要破碎虚空了?

想到这种可能,蒋飞就觉得有些蛋疼。以前他觉得江湖中各路豪杰都身手非凡,一个个都是高手,但就算再怎么离谱也不会真正的太离谱,破碎虚空是玄幻小说中才有的玩意儿。

现在看来,似乎也并不是那么不可能嘛……

“你既然能战胜柳生宗矩,我自然就有把握刚才那一剑杀不了你。嗯,很不错。”玄机子再次说道,点了点头,对于蒋飞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似乎很是满意。

不提还好,提起来蒋飞就有些忍不住了,没好气的质问道:“你还好意思说呢。有你这样做师傅的吗?你早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柳生宗矩这个老家伙会来找我麻烦,会来挑战我,为什么你不站出来将他摆平?你倒好,直接托人带个信给我,让我注意一下,有你这样做人师父的吗?”

看着蒋飞生气的样子,玄机子也不生气也不羞愧。

他的脸皮,在某种程度上比蒋飞更加的厚。而对于蒋飞的为人,在当初的花城,他将《天机图》传授给蒋飞时,就已经一清二楚了。

他这徒弟,是个妖孽啊!

“我不站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你会赢。你现在不是没事吗?”柳生宗矩笑着说道。

你知道个屁!

蒋飞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要不是我在最后紧要关头使用了终极奖励,将独孤九剑提升到了第三层大圆满的境界,早就被柳生宗矩该大切八块,死得不能再死了,还有个屁的机会在这里跟你说话啊。

当然,这些话蒋飞也不能给自己这位便宜师傅说,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哼哼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啊?该不会这次你也和上次一样,一直在旁边看我和柳生宗矩拼死拼活吧?”

玄机子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次你猜错了,我是刚刚才赶来这里的。来到这里时,你就已经和柳生宗矩比试完了。”

“好吧。”蒋飞心里好受了一点。

要是这个便宜师傅,还是像上次一样,看着他都危险百出,差点死了都还无动于衷,那可就真的是良心大大地坏。

“这段时间,修行琢磨《天机图》,可有什么收获?”玄机子笑着又问道。

“还好,基本上能看懂一大半了。”蒋飞面不改色,云淡风轻的说道。

在蒋飞看来,这句话虽然不怎么样,但却是震撼力十足,很了解天机图的玄机子应该很是震惊。因为天机图实在是太难参透了,要不是他事先将奇门遁甲术提升到了第二层,他别说将《天机图》看懂一大半,就算是一小半,甚至入门都困难!

所以,蒋飞准备好了看玄机子闻言大吃一惊,惊呼他是天才的样子了。

但结果却不如意,玄机子听见蒋飞的话并没有有什么讶异,放佛是早就预料到了的一般,依旧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错……”

蒋飞眼角抽了抽,这个老家伙是不会说话了是吧?

“仅仅……只是不错?”蒋飞问道。

玄机子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很优秀吧。”

“那你还这么淡定,一副平淡无奇,你早就猜到了的样子。”蒋飞没好气地说道。

“因为你是我挑选的接班人,我早就看出了你与众不同啊。你现在和我说你已经将《天机图》参透了一大半,也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吧?”玄机子理所当然地道。

“——————”

蒋飞被这老头给彻底打败了。

好嘛,自己参悟《天机图》这么快,感情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眼光太好的原因。

等了一会儿,蒋飞脸色一正,眼神很好奇的看着自己这位便宜师傅,认真的问道:“师傅,你老人家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的修为?刚才你那一剑,实在是太狂暴了,就算我已经达到了无剑胜有剑,形成了剑道领域的地步,面对你这一剑也没有多少抵抗的余地。我知道柳生宗矩是已经完全突破了内劲境界,达到了‘丹劲’的地步,那七杀组的创始人狮王大致也是‘丹劲’境界。师傅你呢,难道真的已经快要破碎虚空了?”

听见蒋飞这个问题,玄机子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很多,变得正色起来。

“之前我看你实力还太弱,本来不想告诉你太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没曾想到你身上的古怪这么大,大到了我都完全没想到的地步。这才没多久的时间,你就已经无剑胜有剑,能够战胜柳生宗矩。”玄机子摇头晃脑,一脸感慨。

穿着道袍的他袖子一挥,一股柔风吹动,将天空中落下的黄叶给吹开,用一种很装逼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中的明月,说道:“武学的境界,划分由来已久,只是到了现代社会,古武的没落,武林人士变得很少,就算还有一些,大部分也是欺世盗名,用来谋求富贵的手段,比如电视台里面举办的那些什么‘武林大会’之类擂台表演类型。所以说,现在的大部分武林人士,也根本不知道武学境界的划分。”

“练武之人,先是强身健体,打磨筋骨,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积累过程。如果能够在这个过程做到登峰造极,在体内练成内劲,那么便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在现代社会,能够练出内劲的高手,在江湖中就可以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在内劲层次不断修炼,十数载之后,便有可以达到化劲层次。比如你之前斩杀的宫本一真,还有你认识的小酒鬼、白克敌、武当山的清虚,都是化劲层次的高手。而且都算得上是化劲巅峰。”

“如果能够在化劲层次更进一步,打破桎梏的话,就能够将内劲外放,可以做到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地步。这一境界,已经越了大部分人的认识,也就是所谓的丹劲层次!七杀组的创始人狮王,以及你今晚打败的柳生宗矩,修为都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

内劲,化劲,丹劲。

原来在江湖中实力是这么一个划分。

蒋飞听得暗自点头。他作为一个开挂的家伙,对于这些可是完全不了解,不清楚的,现在终于有人给他解惑了。

“狮王和柳生宗矩的武学修为是丹劲层次。那白克敌的师傅东北东董王爷、小酒鬼的师傅西域老酒鬼,还有清虚道长的师傅,以及庐山下的那位野草道人,他们的修为又是什么层次?”蒋飞连忙好奇的问道。

“看来你知道的多了不少。”玄机子微微一笑。说道:“你说的这四人,都算是江湖几十年前最顶尖的存在,他们在三十多年前,地位就相当于现在的白客敌、小酒鬼等人。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他们所有人自然都是早已经早早的跨入了丹劲层次。不过据我所知,这些人中,有一个人已经已经突破了丹劲层次……”

蒋飞文言心里一惊,连忙问道:“突破了丹劲?是谁?是董王爷、老酒鬼、清虚道长师傅,还是野草道人?”

“庐山,野草道人。”玄机子说道,眼神中露出一抹赞许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是他?”蒋飞惊讶地道。

在他知道的隐居山林的几位顶尖高手中,就只有这位庐山下的野草道人他未曾和他有关人的人到过招呼,其他的人他算是都有过一定的了解。

“嗯。野草道人在他们几人中年纪是最小的一个,不过却是最先突破丹劲层次的,的确是不一般。不过,就算其他的几人没有突破丹劲层次,每一个的实力,肯定也是不会比柳生宗矩差的。”玄机子说道。

好嘛。看来自己就算将独孤九剑提升到了第三层次,但是没有在内力出神入化,跨入北冥神功第二层次前,依旧还不足以太过于猖狂的横着走。

“丹劲之后,又是什么层次。”蒋飞深吸了一口气厚,问道。

玄机子笑眯眯地看了蒋飞一眼,才说道:“丹劲之后,便是罡劲!野草道人,就是已经跨入了罡劲层次。”

蒋飞眼睛一亮,但是还不等他提问,玄机子就主动说道:“接下来,你想问你师傅我,是什么修为层次吧?”

蒋飞立马点了点头。

玄机子呵呵一笑,说道:“我也是罡劲层次。”

蒋飞一愣,惊讶道:“怎么可能?”

他这位这么牛皮哄哄,号称要破碎虚空的师傅,怎么也应该是比柳生宗矩厉害两个层次以上的高手啊,怎么就才是罡劲,和野草道人一样。

玄机子摇了摇头,说道:“罡劲,又分为两个层次,外罡和内罡。野草道人是外罡境界,而我却是内罡境界。”

这下蒋飞释然了。

虽然他这便宜师傅和野草道人都是罡劲层次,但还是有区别的嘛。明显野草道人还是要比他这便宜师傅更弱一个层次。

就在这时,玄机子又说道:“对于罡劲,其实还有一种称呼,叫做……先天罡气!”

“先……先天罡劲?”蒋飞嘴角抽搐,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

听见这个词汇,他觉得自己是真的从武侠世界,穿越到玄幻世界了。

看着玄机子不再说话了,蒋飞等了好半响,才心里有些复杂,也有些忐忑地问道:“师傅,那先天罡劲之后……是否还有更加高深的层次?”

“我不知道?”玄机子说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蒋飞睁大眼睛问道。

“我的确不知道。所有的典籍中,关于先天罡劲之后,就没有再描述,有的只是猜测。所以,我也一直在追寻,先天罡劲之后,究竟是什么境界……”玄机子感叹道。

【本书没有穿越到异界的打算,也没有穿越副本的计划,这只是一本都市书,特此解释一下~~~~

还有,太2去医院检查了,果真是得了‘腱鞘炎’。医生说手指必须要休息,要不然以后越来越严重,手指就有可能……彻底残废……

听见这个忠告,真是心都凉了。作为一个生活艰难的码字工的我,想静一静。今天依然四千字大章节,明天争取用手机码两章吧……

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