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都市属于北方地区,比起锦城西南的温湿,西都的冬天明显要干冷得多,每年冬天都会下雪。

今年,也不例外。

蒋飞和林茉莉回到西都市的第二天下午,天空就飘起了雪花,而且还是鹅毛大雪。

傍晚时分,白色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入崔家宽大宅子里,蒋飞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欣赏着下雪时的美景。

这个院子是崔家大宅子里最好的院子,虽然面基不是很大,但风景却是最为优美。

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池塘,而且池塘边上种满了粉红色的梅花,此时梅花已经朵朵开放,鱼塘里有金鱼畅游。平日的时候,这间院子是一般人不可能住进来的,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有资格入住崔家的这个院子。

现在的蒋飞,虽然身份其实是相当于崔家的姑爷,但却已经被奉为了座上宾,被崔家人热情的邀请入住这间院子。

毕竟,能够让沐朝阳、杨峰这样的青年俊杰都巴结奉承的存在,对于崔家人来说,绝对是平常难以仰望的了。

蒋飞一直都很喜欢下雪的天气。原因倒不是因为很多伪文青年那样说什么因为雪花能够证明天空不是空的。他只是因为身为南方人的缘故,从小到大见过下雪的天气寥寥可数,而且都时小雪,根本堆积不起来,所以读书时候蒋飞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能够在北方度过一个下雪的冬天。

而且,蒋飞也从小就有武侠情节,能够在下雪的天气在梅花树下煮上一壶酒,横剑于胸前,这种画面感想想就古香古色。

当然,今天蒋飞没有煮酒,只是在院子里煮了一壶茶,此时茶水已经滚沸。而且他欣赏最美的景色也不是雪花与梅花,而是身边容貌倾国倾城的美人。

林茉莉并没有急着回锦城,而是和蒋飞一起留在了西都市。她外公这次的病情顺利挺了过去。但等身体稳定下来后,还需要蒋飞的亲手治疗才能保证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再犯老毛病。蒋飞需要留在西都市,林茉莉索性也就留了下来,暂时将繁忙的工作放在了一遍。让她的助理暂时代为处理,她就当给自己放一个难得的假期了。

林茉莉和蒋飞围在红泥小火炉旁边,炉子上煮着的茶是林茉莉在打理。她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错,和蒋飞一样高兴,不知道是因为眼前的美景和与喜欢人一起的浪漫气氛的缘故;还是因为这次回西都市。蒋飞大显身手,得到了她家人的认可而高兴。

林茉莉穿的是一件银灰色的靓丽职业套裙,笔直修长的大腿上套着类似于丝袜的黑色的打底裤,外面套着一件用来御寒的黑色大衣,乌黑的秀随意的绾了一个好看的髻,高贵而不失干练的强大气场。

偶尔一阵冷风吹来,吹得雪花和梅花花瓣在空中飞舞,吹得茶壶上空的雾气缭绕,吹得林茉莉的几缕秀纷纷扰扰。

蒋飞静静的看着这安静祥和的美景,闻着吹来的香味不知道是梅花香。还是煮茶香,还是身边林茉莉身上的幽香,又或者是三者香味的混合,蒋飞感觉自己真的是快要醉了。

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如此吧?

这次回到西都,蒋飞和林茉莉两人的感情没有变的更深厚。因为在锦城的时候,两人的感情已经达到了最深厚的地步,已经可以相濡以沫,可以为对方做任何的事情了。

但是,这次蒋飞来到了崔家,见到了林茉莉的家人。感情不会因此变的更加的深厚,但性质终究是会变一点的,就像是谈恋爱是的热恋情侣见了家长后,心态也就会完全不一样。

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夫妻之间扯证之前和扯证之后的感觉。

“小时候,在上初中以前,我都是在这宅子里住的,没有和我爸妈住在一起。所以每年的冬天,我都会和我外公一起在这里赏雪和赏梅花,也是这样煮着茶。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过了。”林茉莉有些感慨地说道。

“那以后每年冬天我都陪你来西都赏一次。”蒋飞笑眯眯地说道。

林茉莉闻言心里一甜。侧着脸微笑着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骗过你嘛?”蒋飞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铁观音喝了一口。此时林茉莉的俏脸被冻得有些红,白嫩的肌肤上两抹粉嫩,白里透红,就像是雪花中的梅花一眼,相映成趣。

“而且,这梅花、雪花这么漂亮,我自己也很想来看一看啊。”蒋飞感慨着说道。“当然,人更漂亮。”

林茉莉娇笑着白了蒋飞一眼,不说话,等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沐朝阳一直在和我说,他的朝阳医药公司想要和我们蒋氏医药公司在某些我们生产的药品合作,你怎么想的。”

蒋飞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啊,这件事你做主。公司的事情本来一直就是你在做主,这次对方又是你的老熟人,老朋友,自然得更加由你做主了。”

林茉莉眨了眨眼睛,侧着脑袋带着打趣的意味看着蒋飞,问道:“你这是在吃醋吗?”

蒋飞没说话。

不过他当然不会吃醋,他还不至于对于自己这么没信心,也不至于对林茉莉没信心,不觉得林茉莉会被其他人抢走。不过对于林茉莉的过去的事情,他倒是蛮有兴趣知道的。

他以前可不曾想过,林茉莉的家世会这般深厚。就算不是真正的豪门公主,但也绝对算是一般人眼中的富二代、官二代了。

可是他认识林茉莉这么久以来,可从来不曾在林茉莉身上看见过任何的娇气,完全看不出来她有这样的来历啊。

果真,看见蒋飞不回答,林茉莉就面带微笑的会议起了关于她小时候的很多事情。

沐朝阳和她算是从小就认识的,小时候虽然没有同班过,但高中却是同学校。而且两人都还加入过学生会,有过交集。高中时候的林茉莉就是学校有名的校花级别美女,而沐朝阳那副帅气的面孔,自然也是学校风云级别人物,两人还被不少好事者撮合过。但两人却是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所以算是有过一段还算有点回忆的过往吧。

至于杨家的那位杨峰,则林茉莉就知道的很少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和崔青旋在一起的。因为这位杨家的接班人。从小就是被送到了欧洲留学,接受西方教育来着。

“怎么样,还吃醋吗?”林茉莉白了蒋飞一眼问道。

蒋飞笑着道:“嗯,不吃醋了。既然你们真的没有过什么,那么这件事就更加应该交给你处理了。我很放心嘛。”

林茉莉无奈的摇了摇头,低下头将茶壶从哄你火炉上提开,说道:“从聪明的角度来说,不管是沐朝阳还是杨峰,肯定都算是聪明人,做生意也是很有手段的,要不然他们两人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从感情上来讲,这两人昨天的表现,给我的印象都不好,我不想和他们两人合作。”

蒋飞知道林茉莉指的是什么。

这两人的印象不好。自然是指的是两人不怎么要脸皮,一个从敌对关系直接转换角色,为了利益选择对蒋飞缴械投降;另一个则是为了巴结蒋飞,更是不惜让自己的未婚妻受到委屈,让她去道歉。

这样的人,虽然聪明,或许能在尔虞我诈的商场活得更久走得更远,但的确是不怎么讨喜。

“你做决定就好。”蒋飞还是这句话。

“还是再等等,等我派人来考察了这个朝阳医药公司,收集了资料后再说吧。”

林茉莉想了想。低声说道:“如果这朝阳医药公司的确不错,各方面条件还行,那咱们蒋氏医药公司也不是不可以和他在秦川省合作。毕竟在秦川省,朝阳医药公司还算是地头蛇。销售渠道各方面还是挺有路子的。将秦川省的销售交给他,也能省不少力。”

很快制定好关于沐朝阳的事情,至于杨峰,就没有林茉莉什么事情了。

杨峰的家族企业和蒋氏医药公司可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有,那也是以后蒋飞准备进军餐饮业才有可能和杨家有交集,现在还早得很。

杨峰之所以巴结蒋飞。无非就是因为蒋飞在军队的圈子里影响力,在知道他的人眼中是巨大的。他就是想结交蒋飞,然后在通过蒋飞二次结交秦川省军区的韩旭、杨再兴这类的军区公子哥,这样以来他在秦川省真正顶尖公子哥集团中,就有话语权和重量得多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失,雪越下越大,院子里外已经是白茫茫一片的世界。天空逐渐暗了下来,一壶茶也被喝得差不多了。

蒋飞觉得,气氛自己也制造得差不多了,可以……就寝了。

林茉莉这女人可是早早不知道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并且答应了要将自己彻底给他。可是却被各种原因一拖再拖,导致蒋飞现在都还没有机会下手,让林茉莉还是保持着完璧之身。

这让蒋飞一直以来都很愧疚,觉得自己很没用。人家姑娘都已经准备好了,都已经答应过你了,你怎么就还能托得了这么久,不去动手将人家拿下呢?

估计林茉莉在心里早就埋怨过他很多次了吧?

正好这次陪着她回了西都市,已经见了她的家人,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机会去乘热打铁。要是这次自己再错过机会,那可就说不定真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就在蒋飞想着应该怎么跟林茉莉开口说天色已晚,咱们是不是要进屋睡觉时,忽然这院子老旧的木门被人推开。

嘎吱————

走进来的是一位年纪怕是已经五十岁以上的妇女,蒋飞昨天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是崔家的老妈子,叫吴妈,小时候林茉莉在崔家住的时候,就是她负责林茉莉饮食起居的,所以她和林茉莉有着特殊的感情。

“吴妈,你怎么来了。”林茉莉赶紧站起身将吴妈接到走廊,拍了拍她身上的雪花。

吴妈手上拿着两个包裹,递给林茉莉一个,说道:“这个是小姐你的换洗衣服,睡衣也在里面。知道小姐你比较恋旧,所以这睡衣是你以前穿过的,现在应该……还能穿。”

然后将另一个也递给林茉莉,笑意盈盈地说道:“这是姑爷的换洗衣服,都是买的新的,然后已经清洗过一次了。”

接过两个包裹的林茉莉,听见姑爷这个称呼不由得有些脸颊烫,但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崔家上上下下都已经将蒋飞当做了姑爷来看。当然了,这种看法也没有什么错误,在林茉莉将蒋飞带回家,并且宣布蒋飞是她男朋友的时候,这种说法就成立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的林茉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你了,吴妈。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你腿不好,这么冷的天得注意保暖。”林茉莉说道。

“今天早上,我的腿被姑爷用针灸治疗了之后,已经好多啦!姑爷真的是我这几十年来见过最厉害的神医了!”吴妈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转身离去,说道:“小姐你和姑爷,也还是早点休息吧。”

看着吴妈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那老旧的木门重新被关上,蒋飞才站了起来,拉着林茉莉的手往屋子里走。

“干嘛?”林茉莉脸蛋儿更红了。

“早点休息啊。”蒋飞嘿嘿笑着说道。

“休息就休息,干嘛笑得这么让人瘆的慌。”林茉莉红着脸嘀咕道,走到一边去将包裹拆开,拿出里面的衣物,放在床上,装模作样的整理起来,背对着蒋飞说道:“你先去洗澡吧。”

蒋飞脸上笑意更浓了。

看着林茉莉背对着她整理衣物的贤良淑德样子,和平日里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形象完全不同,那银色套裙包裹着的翘臀和比值双腿,无比的诱人,心里就更加的火热了几分。

“鸳鸯.浴这种项目,还是不要一蹴而就,留在后面再来吧……先去洗澡!”蒋飞在心里忍住旖旎,很快转身进了浴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