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柳云朵右手被残废的右手经脉,这和治疗林茉莉外公的老年病自然是不一样的。

治疗林茉莉外公崔老爷子需要用神针八法中最后的一式‘阴阳换气手法’就行了,治疗柳云朵残废的右手,需要用的手法却先是外科手术。外科手术蒋飞并不陌生,上次在中西医交流会上蒋飞替患者刮骨疗毒,也是外科手术。

所以这一次蒋飞也算是有了经验,做起来并不慌张,稳扎稳打。先是给林茉莉做了按摩针灸,让她感觉不到疼痛,当刀子落下的时候,柳云朵几乎都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任何的一点鲜血流出来。蒋飞有手术刀小心翼翼的将柳云朵手腕上的伤疤一点点的重新划开,将曾经难以愈合的手筋拆开后,用一种特殊的手法给慢慢的缝合上,严丝合缝,手法无比的怪异,每一刀就像在雕刻一样,充满了艺术的感觉。

甚至,让人感觉到蒋飞不是在给人做手术,而像是在雕刻一件艺术品一样。

蒋飞的举动在旁边打下手的护士、在苏盟男眼里看来,都是惊讶不已,看得惊为天人,感叹不已。这不仅仅是和西医的手术完全不一样,就算是中医的手术之中,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手法啊。

“这个蒋大侠,还真是厉害得令人指啊,简直就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不仅仅剑法这么出神入化,这么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每一招每一式都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是以往固定剑法中所没有的。现在就连医术也是这样,简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啊!”苏盟男在心里感叹赞美道。

他现在真的是已经将蒋飞当做了心中最值得崇拜的人了,几乎可以和柳云朵不相上下,都是让他觉得可以从心里去尊敬的。

除了这两个人,这世上能够让他这位在京城纨绔圈子中都算是数一数二,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去敬佩的。可没有多少。

就算是他那个从一个身文分文的小泥腿子出,凭借自己的一身本事,硬生生的闯荡,影视闯荡出了一条通天大道。闯荡出了一个巨大商业帝国的父亲,也没让苏盟男多么的佩服。

苏盟男虽然算不上是什么顶尖真正的高手,但是对于剑法也是有一定理解的,知道什么的剑法最厉害,所以他才会改口说蒋飞时侠之大者。现在看见蒋飞的医术。他真的觉得蒋飞又是一个能够救国救命的医中圣手了。

相比于苏盟男在医术方面的外行看热闹,只是觉得蒋飞的医术十分的神奇不可思议,其他的在病房中的护士,甚至有经过允许过来观摩的医生,在心中则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在蒋氏医馆工作的医生,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都是中医高手,他们对于中医算得上是很有话语权了,也是十分的了解。

但是,不管是谁,不管他们从事医学这一行业多少年来。都可以打包票的说,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神奇手术刀法。

“这是什么样的手术刀法啊!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耍杂技一样?”

“是啊,这些手术刀法也太神奇了,看上去似乎很具有花样,华而不实的样子,但只要咱们在脑海中认真的回想起蒋院长手中手术刀落下的位置和方法,就能现蒋院长的手术刀是落到了恰到好处的,简直就是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的一丁点的错误,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看着蒋院长治病救人。就相当于是他在传授我们,可是我们都照样需要在脑海中想大半天,才能想出、思考出这一刀法的精妙。要是让我们自己去凭空想象,没有任何人做指引呢?那需要多久?估计永远都想不出来吧!”

“想出来又怎么样?在手术的过程中。永远都是争分夺秒的,时间无比的宝贵,要是吃了一分钟,或许就会让手术的结果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完全不一样。一刀落下去就需要想好几分钟,那一个简单的手术下来不得好几个小时?那个病人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啊?早就死翘翘了!”

“而且。你们现没有,蒋医生不仅仅只是落刀手法和位置都是最精妙的恰到好处,就算是他的力道和角度都是无懈可击的。你们可以看一看,当蒋医生将病人的伤口给划开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一点鲜血流出来!这是怎么做到的?根本就是违反规律的吧,就算是临床经验再怎么丰富的老医生名医,也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啊。”

经过一位五十多岁老者的这么一提醒,不少人都反应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顿时大惊,叹为观止,对蒋飞的刀书惊为天人,然后纷纷猜测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了。

这些医生不管放到哪里,就算是进入不了中医学会,但也绝对算是很厉害的医生了,都可以去三甲级医院当主治医师。

他们的医术不算低,甚至能算名医。但是他们在蒋飞这位已经越了中医先贤,可以看成古往今来第一医术高手面前,就显得太过于孤陋寡闻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现代地球人,忽然穿越到了仙侠玄幻世界,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不可能。蒋飞的医术,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不亚于是凡人看见了修仙高手的手段一样。

最终,还是刚才现蒋飞刀法神奇之处的五十多岁老医生,微微眯着眼睛推测道:“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传说中咱们中医医术失去的中医外科中,有一种能够封锁穴道和经脉的方法,能将人体的一个区域暂时的与其他部分切断联系,这样一来就能够在动用手术刀的时候,不让血管中的血液流出来。我觉得,蒋院长现在使用的,就是这一种失传已久的神奇方法!”

这个提议一处,不少人都表示赞同。

有人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蒋院长在动手用手术刀之前,他层给病人按摩和针灸扎过,这一举动的原因,应该就是使用这一套失传已久的方法了。可是。这不是说是华佗开创的,然后随着华佗死去的时候,这一套方法就彻底的失传了嘛?蒋院长是怎么学会的?”

一个就是因为听说了蒋飞事迹,崇拜不已。同时也想来认识结交一下蒋飞,所以才来到蒋氏医馆的年轻中医高手,这时候一副坚定不移的样子说道:“应该不大可能是蒋院长传承下来的某一部古书,因为有这样的古书如果有的话,早就就被人现了。小说中那种传说的剧情是不怎么可能上演的。我觉得吧,最大的可能就是咱们蒋院长本来就在医术上是天纵之资,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任,医术几乎达到了巅峰,所以他自己领悟创造出来了这样的一套神奇刀法。”

“自己创造出来手术刀法?这不大可能吧?”有人闻言,虽然他们也都对蒋飞很尊敬,很佩服蒋飞的医术,但也觉得有些不大可能。

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现在的社会,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已经展到了极限,很难再有一丝一毫的创新。所以现在学医的所有人,他们的医术都是从前辈老师,或者是从医术上雪来的,没有任何一点东西是在书籍上找不到的。

所以,所有人固定的思维就是医术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的医生只能永无止境的学习,而不能自己开拓创新新的疗法。

这就跟唐诗宋词一样。放佛唐朝宋朝的诗人词人们,已经将这种文学展到了巅峰,展到了其他人已经没有任何进步的可能。放佛所有的优美句子、抒情句子都被前辈们写完了,想要再写已经无从下手,所以只能够从诸多的书本上,学习其他人的。自己不管多么的有才华,也不可能写出来。

“怎么不可能?”那位因为敬仰蒋飞,放弃了三甲医院来到蒋氏医馆的医生瞪眼说道。“我没有看不起华佗、张仲景、扁鹊这些中医先贤们的意思。但是,他们这些先贤既然能够自己创造出各种神奇的、匪夷所思的医学手段,就算后来失传了,那为什么就不允许后来者也跟他们一样天纵奇才。自己创造出这些不可思议的手段呢?”

这人的理论一出,众人无言以对。

这种说法,的确是没有反驳的余地。

是啊。

以前神奇中医手段,的确是已经消失了,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是,这医术并不是建筑物,建筑物被毁灭了就是真的被毁灭了,再无重现的可能。

但是中医手段不一样。

中医乃是人类自己明的医术,只是没有被保存完整,很多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或是门户之见,或是天灾**,或者是保存不得当,所以失传了,所以在现代社会中,中医被西医给闹闹的压制住了,几乎只能苟延馋喘。

很多病人都觉得中医不行,不肯相信中医。

但是,既然是人明出来的,就算失传了,那后人也照样可以将这些失传的再次明出来嘛!

只是,想要再次将这些神奇的医术手段给明出来,无比的困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如果真正的有天纵之资的医术天才,那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蒋飞,就是最符合这个条件的天才。

毕竟,蒋飞的年纪才不到三十岁,却能够在医术上笑傲所有人,就算是原来中医界的泰山北斗都已经承认了不是蒋飞对手。就算是现在风靡全世界,以摧枯拉朽将所有的医术手段都给战胜的西医,他们中的精英交流团,都被蒋飞轻而易举的几百。

这样的少年天才,几乎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说是媲美、甚至过中医的先贤们,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

“如果是真的,蒋院长真的明出来华佗失传的神奇的医术,那可就真的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只要蒋院长将这种神奇的手段给扬出去,传授给广大的中医同仁们,那么就可以直接将我们中医方面很大的一块短板给补上!”

“是啊。外科手术咱们中医实在是遗失得太多了,几乎完全没有了厉害的手段。要是蒋院长能够将这种手法传授开来,的确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只是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法,蒋院长会轻易传授给别人吗?最少最少,这种手法也只能传授给自己的弟子吧?”

“这——————还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门户之见乃是华夏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问题,别说不是同一师门了,就算是师傅和徒弟之间,能够做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毫无保留的传授,不留下任何一顶点保留的,几乎都是没有。

华夏自古就有一句俗话,叫做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

所以,在传授徒弟的时候,如果不到玩不得以,是不会将自己的所有本事全部传授出去的。

更何况不是师徒之间的关系呢?

蒋飞的这种神乎其技的本事,能够随意的传授给别人吗?

所有的医生都在窃窃私语,心中感叹不已,猜测不已的同事,蒋飞却是心无旁骛,没有思考任何一顶点的外界事情。

他现在唯一思考的,就是治疗柳云朵的手腕。

而这一治疗过程,在他的精心下,已经进行到最后的收尾阶段了。

那就是将被割断的经脉,重新用神奇的手法接好后,然后用那神针八法的刀书第二招,龙虎交战手法重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