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体内不用内劲的‘生命气流’源源不断的通过神针八法的第七式‘龙虎交战手法’,灌注如柳云朵被受伤的右手手腕。

柳云朵手腕的手筋本来就被蒋飞用神乎其技的外科手术刀法给重新愈合了一次,现在再次用上了神针八法中最厉害的招式之一,那残废的手腕的病情好转度简直快得惊人。

约莫又过去了十来分钟,已经开始额头有汗水显现的蒋飞,猛地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提,顿时将一长一短两根银针从柳云朵的身体中抽出,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就在所有人以为蒋飞的医治到了这一步就算是结束了的时候,蒋飞却并没有停下来。

将两根银针递给了旁边的护士,蒋飞又从旁边拿过来了一个造型很是古怪,充满了古典气息的木盒子,等蒋飞将其打开,众人才看清楚这木盒子里面装的是一种黑色膏药,这种膏药即使相隔的距离颇为遥远,都能够闻到这种膏药散着一股芳香清凉的味道。

蒋飞马不停蹄,来不及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就小心翼翼的将这特殊的黑色膏药一点点的涂抹在了柳云朵的伤口处,然后白色的纱布包裹起来。

要是一般人在医院治病救人,胡乱用一些莫名其妙的非处方药,被这些名医们看见了,肯定会有很多人马上站出来指正,说这是乱谈情,绝对不行的。这就像是当初蒋飞名声不显,一文不值时被中医学会的老头们看不起,想要打压他一样。

但是现在的蒋飞自然不同。

以他现在中医学会会长的身份,以及他的种种事迹和他神乎其技的医术,他怎么做都不会有人敢站出来反驳。因为他站在那里就是一种正确,就是一种教科书式的动作。

所以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在暗中称赞揣测,这或许又是他们蒋院长秘密研制出来的什么疗伤灵药,能够快的恢复受伤残废人的病情。

给柳云朵将伤口包扎好。又将黑色膏药保存好,蒋飞这才擦了擦汗水,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这木盒子里装着的黑色膏药,不是他自己配置的。而是他从系统丹药商店里面花费了一千多金币,兑换出来的治疗手足关节受创伤而残废的灵药,黑玉断续膏!

黑玉断续膏,乃是金老爷子《倚天屠龙记》里面金刚门的独门秘药,其药性极其神奇。常人手足身体骨节若遭致重创从而伤残,敷上此药膏后伤患仍可痊愈,从而逐渐恢复正常活动。若是伤残时日长久、骨伤已经愈合者,则需先将其断骨重新折断,敷上此药膏后亦可使骨骼恢复正常,可恢复正常行走等能力。

那明教教主张无忌曾用此药治愈了殷梨亭和伤残了数十年的俞岱岩二人的伤残,使其恢复正常活动。

当然,柳云朵现在的伤势,并不是手足关节受到了重创,而是手腕的经脉受到了重伤。和殷梨亭与俞岱岩的伤势完全是属于不同的两个类别,所以治疗的方法也不尽相同,这黑玉断续膏也不能挥出最大的功效。

还好,蒋飞的医术太过于厉害,达到了九级大圆满的境界,说是越了胡青牛和张无忌也一点都不奇怪。有他的医术来弥补这一缺陷,先是用手术刀和神针八法中的‘龙虎交战手法’来温和经脉,再贴上了黑玉断续膏之后,问题自然就不大了。

“好了。”蒋飞舒了口气后,对着柳云朵说道。

柳云朵一开始还准备闭上眼睛。到了最后却现是自己想多了,蒋飞的治疗从头到尾没有给她打麻药,也没有让她感觉到多么的疼痛难耐。闻言她缓缓从病床上做起来,期盼中带着惊喜地问道:“我的右手……这样就没问题了吗?”

蒋飞脸色虽然有些惨白。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容,说道:“差不多,应该没有问题了。不过你这只手在一个星期内都不能沾水,就用这个膏药包裹着。等一个星期之后,我再亲自替你拆开。具体情况如何,到那时候再能下最终的结论。不过就算情况最糟糕。也可以让你的右手重新练剑了。”

听到蒋飞的最后一句承诺,柳云朵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算是放回了胸口。

既然蒋飞都已经说了她的右手今后肯定能够继续练剑,那基本上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对于蒋飞的神奇和厉害,柳云朵很清楚,所以她对于蒋飞也是无条件信任的。

就算她自己说,她这条命,其实都算是蒋飞救下来的。

“你对我的恩情,已经真的不是用谢谢就能表达的。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到你,不过我会记在心里。”柳云朵眼神认真的看着蒋飞,说道。

蒋飞摆了摆手,说道:“我早说了,我们是朋友,不用在乎这些,我只是在做我能做的事情而已,举手之劳罢了。你自己的目标,还得你自己去实现。”

对于柳云朵要立志败尽岛国剑道界的豪言壮志,蒋飞可是记忆犹新,也是他比较佩服柳云朵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原因。

这个女人的心气,还是很值得华夏江湖中的高手们学习的。

”败尽岛国剑道界……“哪知道向来无比坚定,对于自己的目标很清晰的柳云朵,在听见这句话后却摇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个目标,我不是将非你,实力比起你来差了太多,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实现。”

蒋飞一愣,问道:“为什么忽然这么泄气了?”

“因为野草前辈告诉了我,日本剑道界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前段时间蒋飞你打败的那位岛国当代剑豪柳生宗矩,我就不知道要花多长的时间,要跨入了丹劲层次,才能看见一点希望打败他。”柳云朵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而且,当初陷害我父亲,让我父亲冤死的那个家伙,现在的实力绝对不会比柳生宗矩差。”

“杀死你父亲的仇人,不比柳生宗矩的实力差?”蒋飞这下有些惊讶了,岛国剑道界竟然又能够不比柳生宗矩实力差的高手?

柳生宗矩不已经是岛国剑道界的第一人了吗?

柳云朵点了点头,说道:“这是野草前辈告诉我的。岛国虽然地方小。但是江湖却并不小,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听见这是野草道人传出来的话语,本来还不怎么信服的蒋飞,顿时相信了很多。

野草道人可是一位先天境界的罡劲高手。他既然说岛国的江湖并不像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那么肯定就是真的,自然会有他说这话的道理。

“这么说来,几个月后我去岛国找那柳生宗矩,吸取他的内劲时。还得小心一点了?”蒋飞在心里琢磨道。

要是岛国的江湖中,存在着不亚于柳生宗矩实力,甚至比柳生宗矩还要更厉害,也达到了先天层次的高手,那么蒋飞度洋过海,去吸取柳生宗矩的内力,说不定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内力没有吸到,反而自己栽在了那里。

送走了柳云朵和苏盟男,蒋飞并没有马上离开蒋氏医馆回家休息。

这次替柳云朵治疗虽然也困难不小,但还算没有在西都时给崔家老爷子治疗那么困难。难度要小上不少,所以蒋飞出了汗,却不至于马上就要睡觉补充精神。

而且,蒋飞这时候也被蒋氏医馆最顶尖的名医们给拦截住了。

这群人拦截住蒋飞,先是纷纷争先恐后的表达了一番自己对蒋飞崇拜和敬佩,也就是拍马屁。然后说到正事时,一个个就像是忽然被点了哑穴一样,集体不说话了,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蒋飞。

蒋飞哑然失笑,说道:“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这样遮遮掩掩的。是工作上,还是其他问题?”

终于,一位年纪比较大,在外科方面很具权威。在锦城也算是极有名气的老医师站了出来,厚着脸顿了顿说道:“是这样的……蒋院长。我们刚才看见你治病救人时,施展的中医外科手术刀法,实在是太神奇了,恐怕比起传说中华佗的的外科手术刀法,都一点也不差……这样的手术刀法。对于我们先天在外科手术上矮了一头的中医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有人开了头,接下来要说就容易多了。

所以马上就有人涨红着脸,眼神热切的看着蒋飞,期盼地问道:“所以我们想问问蒋院长,你……可不可以将你的这一套神乎其技的手术刀法传授出来。你也不必传授给我们,你可以自己在全国范围内的中医中挑选学生,来传授你的手术刀法。如果以后中医年轻一辈的医生中,有不少人才能够在外科手术上取得很大的进展,甚至丝毫不比西医差!那么,我们中医以后绝对可以崛起!”

说到这里,这些人都有些激动了。

身为中医的一份子,他们中大部分人还是具有荣誉感的,能够看到中医重新崛起,这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别说几千年前,就算在几百年前,西方医术还可以说是‘杀人术’的时候,没有血型、消毒手段的时候,中医却已经是真正的济世救人的良方了。

现在中医一点点被西医蚕食,他们这些中医从事者,其实都不怎么好受。

蒋飞有些愣。

他没想到蒋氏医馆的医生找他,是为了这件事。

他自己之前,也没有想到将自己的这一身医术,传授出去……

但是现在被人提出来,蒋飞的态度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同意!

且不说这件事对他来说有没有什么好处,他现在身为中医学会的会长,就有责任和义务来将中医扬光大!

对于不是出自于什么千年学派,也不是什么中医世家的蒋飞来说,他可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的束缚,也没有什么门户之见,不可以将自己的医术传授给别人。他是没有任何束缚的。

他这一生的医术,想传给谁就传给谁。

别说是外科手术的刀法了,就算是神针八法,只要是时机合适,蒋飞都可以传授出去。

当然,其他人没有系统的帮助,就算蒋飞传出去,其他人也不见得能够学会多少,不见得能够有他几成的实力,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在医术上过他。

所以以后就算有很多医术高手冒出,但也只能繁华中医界,不会对蒋飞的医药帝国产生多大影响。

“这个提议,我接受了。”听众人说完半分钟不到,蒋飞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时间太短,以至于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睁大眼睛道:“这……就答应了?”

蒋飞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嗯,我答应了。很快,我就会将这个提议和决定告诉中医学会的长老们,然后再商议出一个具体的实施计划来。不仅仅只是外科手术这方面,我会将其他针灸、按摩、处方药……等等所有中医方面的知识,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尽量的贡献出来。”

为什么不答应?

能够繁荣中医,自己这个中医学会的会长义不容辞。

要是以后中医的行情能够蒸蒸日上,能够在国内、在全世界彻底的站稳脚跟,自己也就可以从中医学会会长这个职位上光荣退休了,卸掉肩上的这个担子。

这可是蒋飞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嗯,蒋飞是不会承认自己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决定这么做的————

只不过,就算蒋飞大公无私,没有任何的门户之见,不介意将自己的一身医术给传授出去,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管,任何人都可以来学。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在传承这件事上可以受众广,理论上所有人都可以来学习,却也必须得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制度。

毕竟,现在就算是上大学,不也得需要经历过高考才行吗?

在解散了蒋氏医馆的几名顶尖名医后,蒋飞马上就给崔修平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自己这个决定。

这个崔家的小神医,现在中医学会的代理会长,听见这个消息也愣住了,被震惊得不行不行的。

在确定了蒋飞是认真的后,崔修平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马将这个消息传达到了他爷爷以及级大千年学派掌门人耳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