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准备将自己的一声医术传授散开,将自己在外科手术、在药物理论、在针灸方面的成就,都尽可能的分享给广大的中医同仁们——————

当这个消息被崔修平传递给中医学会的高层,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就算是算是现在中医界泰山北斗级别的崔老神医,也就是崔修平的爷爷,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忍不住被震惊得目瞪口呆,几乎说不出话来。

门户之见,独门秘籍密不外传,这是华夏千百年来,不仅仅流传在江湖中,也是流传在医术界的规矩。因为所有人都有一个固有的观念,那就是只有让自己的一身本事成为独门绝技,让其他人谁都不知道,谁也学不去,才不会有人和你抢饭碗,你自己才能过得最滋润,才会没有危机感。

一旦自己的独门绝技被别人学了过去,甚至变得众所周知,同行业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一个人都将你的独门绝技学了过去,那你还依靠什么混饭吃?

所谓道不传经,医不叩门,大致就是这样的道理。

任何一门派的积累,就像是道一样,不能轻传,不可以轻易示人,轻传得到者就不会加以重视或者丢弃,华夏人把自己来之不易的东西当做自己的宝贝儿子一样去对待。

现在的中医界,不也是如此吗?

不管是众多的中医药世家,还是三大千年学派,他们所拥有传承的医术,都可以算得上是中医界的华丽瑰宝,是外界都不知道的。

但是,他们却谁都不会讲自己家族、门派的医术,传授给除了自己家族、门派之外的弟子。他们这些医术都是很隐秘的,都是自己的独门绝技,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道。

就算是鬼门手崔老神医,这样中医界大名鼎鼎的泰山北斗,医德让无数人敬仰崇拜。对其心服口服,可以说算得上是真正的服众的老前辈。可是对于他们崔家所独有的鬼门十三针,他这一辈子不也从来不曾轻易的传授给任何人?

而且,也没有任何人觉得他这种做法有什么错误。不觉得这种做法是有违背于医德的。都觉得他这种做法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要是哪里一天崔老神医将他们崔家的独门绝技‘鬼门十三针’传授给很多人,反而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觉得不正常。

所以说现在他们这些中医界执牛耳者,忽然听见蒋飞要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尽数传授出来。这些人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甚至他们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这个说法太荒谬,根本就不能相信,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直到当蒋飞亲自也向他们说了这件事后,这件事才算是确定的被众人接受。

“这个蒋飞是不是疯了?他竟然将自己的一身医术,神针八法这样的绝技都准备公开传授,这样他师傅会答应吗?”

“是啊。这样……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啊。”

三大千年流派的掌门人,以及中医学会中身份比较高,资历比较深的五六个人在确定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就召开会议,聚集在一起。商量着他们学会这位年轻会长的举动究竟应该怎么办。

三大千年学派之一的攻邪派派主阎西平,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旁边的风韵犹存的俏少.妇,火神派的掌门人虞如芝,若有所指地说道:“神针八法,这种顶尖的针灸法门,会长他也舍得拿出来,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放佛感受到了阎西平的目光,虞如芝回望了他一眼,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色,说道:“神针八法是早就失传了依旧的绝技。早就不是我们虞家所的。现在蒋飞会长愿意将他的神针八法公开传授出来,那是会长他大公无私,心胸宽广,我们火神派上下自然会由衷的敬佩他。而不会因为什么私心阻挠。所以阎会长,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

阎西平被虞如芝这样正面毫无掩饰的回答,不由得脸色有些紧,干笑着到:“虞派主不会反对,那自然就再好不过了。”

蒋飞这次想要将自己的一身所学本事全部传授出来,造福广大的中医界同仁。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不管是谁,只要继承了蒋飞这一身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医术,那么将来都必定前途无量,成为中医界的一代名医,所以说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如果有人因为什么不满,想要阻挠,想要破坏蒋飞的传授,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最终,向来都是主持大局,在中医学会的各大言上都是由他来主持大局的丹溪派的派主孔云,主动的站了起来,双手凭空压了一下,说道:“好了,大家先静一下,听我说两句。蒋飞会长他大公无私,愿意将自己一身神乎其技的医术传授反馈给广大的中医同仁,这对于整个中医界来说,都是天大的幸事,是我们这一辈中医的幸事。不过……”

说到这里,孔云的语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但是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会长的这一身医术对于整个中医界来说太重要,几乎是不容有丝毫的闪失。所以,我们不能真的将神针八法、失传上千年的中医外科手术刀法给传给一些来历不明的人。想要集成会长的医术,除了有极为不错的艺术天赋之外,最重要的还得有一点,那就是品质、医德必须过关,背景也必须可以查得一清二楚,干干净净!”

“要不然,如果咱们传承会长医术的队伍之中,出现了类似于杜家那位继承人一样的败类,埋伏在我们中医学会中的卧底,无时无刻不想着想要将我们中医置于万劫不复之地的人渣,那我们可就对不起会长的一番苦心了。”

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孔云的言,都没有表什么意义。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孔云说的话很有道理。

蒋飞作为中医学会的会长,他即使想要将自己的一身神奇医术传授给别人,不想要藏私,那也是中医学会的事情,也只能传授给中医学会的内部成员。不可能真正的百无禁忌,只要是想要学习的中医,都可以让他学。那真的就要乱套了。

“那到时候派什么人去学习会长的这些医术?”有人很快就问道。

“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

孔云脸上有着几分笑容,看着众人的反应他颇为满意。“什么人有资格去学习会长的医术,必定是只有中医学会的优秀年轻人。才有资格去学习。不过这个名额具体怎么分配,我想搞比试选出名额什么的,也不太合适了。那么唯一的办法,那就是自检,然后我们在座所有人再次进行考察。通过了,就有资格去向蒋会长学习。”

“但是,蒋会长的医术是众所周知的,实在是太厉害,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会的。就算是在医术上再怎么有天赋的人,恐怕也不可能将蒋会长的所有医术全部学会。所以我提议,选出来的年轻晚辈中,又按照外科、药物处方、针灸、按摩等等不同的类别,做出细致的分类,让他们分公的去学习蒋会长的某一单独本事。这样才有可能将蒋会长的所有学问都保留下来。”

这些话说出来,其实有些打击人的信心。

能够进入中医学会的医生,特别是年轻一辈,他们能够在年纪轻轻就进入中医学会,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在医学方面的天才,在年少就成名被认可了实力。可是现在让这些天才集体去向一个人学习不说,而且还得分工学习,各自职能学习一部分。

这不是因为门户之见,需要保留,而是害怕他们不能完全学会。贪多嚼不烂,所以需要专攻……

如果在以前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恐怕得引在场所有人的嘲讽。这种情况就像是原来蒋飞被患者送了‘中医针王’的牌匾之后,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收了下来。就被接二连三的中医学会的老古董排队过来找麻烦,认为他是不自量力,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现在,这些话却不再从蒋飞嘴里说出来,反而是让三大千年学派之一的派主言,而且无一人觉得这些话说得过分了。

接下来。由丹溪派派主孔云提出苗头之后,所有人都开始言提取一件,逐渐将怎么才能更好的将蒋飞的一身医术给传承出来,开始了讨论,计划渐渐地区域完善,然后将这个计划给了蒋飞。

当蒋飞赶到京城,听见崔修平向自己汇报这个计划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中医学会的这批人是什么样的性格,什么的办事风格,他早就了然于胸了,这些人这么做他并不感到有什么奇怪的。

这些人没有因为他的这一举动,为了得到他的医术,做出什么撕逼的事情来,就算是很不错了。

“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还是穿着一身古典长袍,很是有温情气质的崔修平给蒋飞汇报后,笑着问道。

蒋飞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文件放到了茶几上,说道:“还不错,但是有一点我不满意,需要改进一下。”

崔修平没有惊讶,只是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兴致勃勃地问道:“哪一点?”

“关于传授我医术的人中,只能有中医学会的成员,这一点我不同意。中医学会的会员,我不反对他们跟着我学医术,但是绝对不能只是中医学会的。除了中医学会之外,也至少也要安排一批中医界的年轻、有天赋、医德不错的医生,来跟着一起学习。”蒋飞毫不犹豫,而且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容反驳。

不过让蒋飞没想到的是,崔修平并没有反驳,而是一副早就猜到的样子,笑眯眯地道:“我就知道你会觉得这一点不妥,肯定不会只将自己的医术传给中医学会的会员,而是想传授给更多的普通中医。之前我不敢跟那些长老前辈们提起来,是因为我知道仅仅凭我自己,是不可能说动他们的,他们根本不可能会同意。现在你这个传授者亲自开口了,他们就算心里再怎么同意,也无开奈何,只能同意了。”

“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蒋飞眉毛一挑说道。

这个长袍男,最开始的时候在他面前可是敌人,对他的态度也是一副恨不得将他打的跪地求饶的样子。

可是到了现在,这家伙简直有一种成了他知己的感觉。

这还真是有种不打不相识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了解我的想法,那这件事我就全权交给你了,到时候我只看结果就行。”蒋飞笑着说道。

“行。”崔修平点了点头,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你这一身的医术传授出来,什么时候开始授课?”

“当然是年后。”蒋飞说道。

现在已经是进入了腊月下旬,已经是一年之中最后的几天了,马上就会是新年。

这段时间,蒋飞自然得回家团圆,不可能再为其他的事情操劳担心。

“那好。年后你休息好了之后,就告诉我,我会尽快将名单搞定。”崔修平应承道。

将所有事情都谈妥,蒋飞便离开了中医学会总部,去了白若溪工作的新闻报社。

他这次来,不仅仅只是为了中医学会的事情,自然也是为了要见一见白若溪,并且在这年关将至的时候,将她带回锦城,而且————还得带回老家,去见父母。

这,可是蒋飞老妈给出来的任务啊……

————————————————

【最近的网文破云诡谲,都懒得说了,牵手以上统统都不能写了,这尼玛……唉————吃这碗饭真不容易!】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