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华夏,并不是一句话,也和身份没有太大的关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果没有这个责任感,就算身处的位置再怎么高,也有可能在关键的时候贪生怕死,叛国投敌;而如果一个人有强烈的责任感和荣辱感,就算只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平常百姓,也能够慷慨赴死。

蒋飞是不是七杀组的领头,掌舵者,这其实并不重要。

只要蒋飞能够在危机的时刻不退缩,遇见了宫本一真这样一路碾压华夏武者时,会主动站出去抵挡;被柳生宗矩起挑战的时候,毫不惧怕,不丢国家面子的站出去接受挑战————

这就够了!

所以虎王潘怡说,这就已经够了。

狮王想了想,也哈哈大笑起来,再次右手拍了拍蒋飞的肩膀,说道:“的确是这样。我自己着相了。不管怎么样,你只要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就像过一阵子,你愿意陪我出国一举歼灭那‘天网’组织,就算你不是七杀组织的接班人,甚至你就算没有加入七杀组织,那又如何?”

蒋飞对这一点,倒是没有表什么反对的意见。

不是他有着忧国忧民,甚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尚品质和节操。他只是本来就已经是‘天机门’的掌门人,已经拥有了《推背图》这样的神器,并且接下来了系统关于守护华夏的主线任务,守护华夏的任务算得上是他义不容辞的。

这一点,他和曾经的‘华夏四王’,和七杀组织是有些相同的。

只要再遇到宫本一真这样敢大摇大摆来到华夏江湖作乱,在武者中大张旗鼓的碾压而过,蒋飞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遇到了柳生宗矩这样来挑衅尊严的外国家伙,他也肯定不会贪生怕死的求和,肯定会挺剑而出接受挑战。

所以,既然目的都是相同的,蒋飞何必再推辞拒绝什么。

喝了不少酒。

狮王喝了。虎王潘怡这个酿酒者自己也喝了,蒋飞也喝了。

蒋飞这一年来,在稻村酿的酒并不少,不过都只是限于葡萄酒和米酒这两者。而白酒酿造的程序最是麻烦,需要许多专业复杂的器皿,所以蒋飞还没有尝试过。

现在第一次喝到这么精品的白酒,蒋飞也是忍不住诱.惑,大口的喝了不少。

这些白酒真的让蒋飞叹为观止。心里确定了等回了锦城稻村后,一定要将装备弄齐全,将白酒也酿造出来。

蒋飞以前的酒量并不算好,喝白酒也就三四两的酒量。但是在修行了北冥神功,身体内拥有了内劲之后,一切就变得完全不同了。

虽说他还不能做到像段誉那样运用六脉神剑,将喝进肚子里的酒,又从手指尖逼出来,但却也能够酒量大涨,喝原来的很多倍也不会醉。可以用内劲将酒精的后劲先暂时的压制住。

这次蒋飞被请到这里来,完全就是狮王和虎王两人的意思,除了狮王想要告诉他一些关于‘天网’的消息外,就是因为两人连续的好多年聚会,都是孤零零的,找不到其他人。

这次遇见虽然年轻,但是实力已经可以和她们坐而论道,坐下来一起喝酒的高手,恰好又来到了京城,两人就将蒋飞请来过来。算是给他们多年来孤单的氛围改变一下。

喝得差不多,再喝下去就得酩酊大醉,不醒于人世了,三人才算是止住。

蒋飞被来之前的那位开宝马车的小眼睛帅哥给亲自送走。这个家伙果真是身份不一般,身后有真正的绝顶高手,才能在这个年纪达到与柳云朵、小酒鬼、白克敌比肩的地步。

因为,这个家伙的师傅就正是‘华夏四王’之一虎王潘怡的记名弟子。

“准备去哪里?”上了车之后,小眼睛男询问道。

蒋飞脑袋已经有些晕乎乎了,不过思维还是清醒的。毕竟他的精神力远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于是给对方报出了白若溪单身公寓的地址。

半路被劫道,被引导了这荒郊野外的来,喝了一顿酒,现在天色都已经黑了,白若溪自然是早就已经下班。

他现在去白若溪公司也没用,直接去白若溪的单身公寓才行。

小眼睛男点了点头,设置好了导航,载着醉醺醺的蒋飞朝着白若溪单身公寓奔去……

————————————————

蒋飞来京城之前,已经告诉过白若溪,所以当蒋飞按响白若溪单身公寓的门铃,白若溪通过猫眼看见蒋飞的时候,并不惊讶。

当打开门,闻到蒋飞身上扑鼻而来的酒味时,才是特别的惊讶。

“怎么喝酒了,还喝了这么多!”白若溪打开门后,将蒋飞接了进去。在她记忆中,蒋飞酒量并不好,但却在就这方面很有克制力,两人相识相爱这么多年,她都从来没有看见蒋飞喝醉过。

后来这次回国后,她现蒋飞变了很多,就连酒量也是大增。这一点,是当初她在锦城时,两人在稻村住了几天,喝蒋飞酿造的红酒时她知道的。

“呼,终于到了……”蒋飞松了口气,面带微笑的他,顿时就像一个真正的醉汉一样,朝着白若溪倒了过去。

在进门之前,蒋飞还用内劲强行压制住了自己体内的酒劲,虽然酒意上头,但还是保持着清醒,时刻警惕着是否有未知的危险生,保证自己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有反击的实力。

虽然说,他一路上被虎王潘怡的徒弟小眼睛男送回来的,这人不至于暗算他。但到了蒋飞今天的位置,接触到的非比寻常高手实在太多,敌人也树立了很多。这些人为了杀他,肯定是可以不计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蒋飞谨慎一点始终是没错的。

但是到了白若溪这里,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蒋飞自然不用防备谨慎什么了,终于不再压制,将早就泛滥的酒意释放开来。任凭起在体内横冲直闯,顿时就头晕脑胀,神智都有几分模糊了。

当然,如果这时候真的有什么危险来临。蒋飞也并不是真的就醉的一塌糊涂,没有了任何的自保之力。他的北冥神功第一层已经快要修炼成功了,体内的内力不容小觑,再加上他从丹药商店系统里兑换出一颗能够凝神静气、清醒解酒的丹药出来————

二者相加,这股酒意就算厉害。恐怕也会被瞬间清醒大半。

只不过蒋飞今天还真是想享受一下喝醉酒的乐趣,就算这种感觉不怎么好受,他也想要尝试一下。

自从得到了系统以后,蒋飞生活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这个人要说完全没有改变也是不可能的。这种改变,不仅仅只是身体上的,就算心态上也是如此。

现在蒋飞的武力值还算不得是天下无敌,算不得达到了巅峰。但是说一句高处不胜寒,脱离了常人范畴,却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当长时间出于这种这种状态。蒋飞就会开始有些怀念普通人的生活了,也会偶尔想想如果自己依然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平凡人,并没有什么异能和特殊之处。

喝酒了之后会醉,醉了之后会难受,会让女朋友来照顾。

今天他就想让白若溪照顾一下自己。

被蒋飞搂住脖子,一百几十斤的身体顿时压在自己身上,白若溪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稳住身体,好气又好笑的将门关上,侧头看着将脑袋贴在自己脖子间。半眯着眼睛像个孩子一样傻笑的蒋飞,用尽了力量才好不容易将浑身酸软蒋飞给拖拽到了旁边的沙上。

“真是的,到底是和谁一起去喝酒了啊。”白若溪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倒不是她嫌弃蒋飞。只不过是因为蒋飞身上的酒气太过于刺鼻了一点,让向来酒量很差,只要不是必要时候都滴酒不沾的白若溪闻不惯。

当然,白若溪是有些洁癖的,遇见抽烟和喝酒的人都会敬而远之,更别人说去照顾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了。也只有蒋飞会让她这样心甘情愿的照顾。

蒋飞醉眼惺忪,有些呢喃地嘿嘿笑着开口说道:“一头老狮子,一头母老虎,跟着他们一起喝酒。”

“尽说些胡话!”白若溪当然不知道狮王和虎王,不知道华夏四王,她还以为蒋飞时彻底喝得神志不清了,开始再说胡话。

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也没有什么照顾喝醉酒人的经验,只能按照一些最基本的常识,却拿了一条毛巾打湿冷水敷在蒋飞的额头上,然后又赶紧拿出手机,百度查找怎么熬煮醒酒汤,准备给蒋飞熬煮一碗醒酒汤,让蒋飞醒醒酒。

白若溪也没有醉酒的经验,不过她听说很多人都说过,什么酒后会忘了所有的忧愁,飘飘欲仙都是假的。如果真的喝醉了酒,而不是装醉,那么唯一的一个感觉,那就是难受!

什么酒后乱性啊,那都是装醉,男人找的借口而已。

白若溪平时也是不怎么下厨,十指不沾洋葱水的大家闺秀,在厨房这方面的天赋和现在大部分女人一样,都是不及格的。能做的饭菜,仅仅限于蛋炒饭、下面、番茄炒蛋之类……

还好,熬煮醒酒汤,并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大多都是以酸甜、或者酸辣为主,材料做法也有很多种。白若溪挑选了一种她冰箱里材料最齐全的‘陈皮醒酒汤’。

花了半个小时,在新闻报社、在电视新闻频道里,都是鼎鼎大名女神,被称为国内第一美女记者的她,才满头大汗,有些狼狈,但是一脸满足的从厨房走出来,端了一碗淡红色的汤走出来。

这时候,蒋飞却是已经睡得香甜了。

走到沙边,将碗放到茶几上,白若溪蹲下身子,双手撑着秀气的下巴,静静看着睡得香甜的蒋飞,没有说话,她脸上带着一种以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神色。

这和以前她那种‘追风少女’,一心只想要追逐自己梦想的女强人模样完全不同,不再那么充满强硬,充满梦想……

不,或者应该是她此时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依然有着梦想,只是让人感觉她的梦想不再是追逐自己的事业,而是变成了偏向于贤妻良母、相夫教子的温柔传统女性!

她身上,闪烁着的光芒和气质,都完全不一样了。

白若溪眼神闪烁,无比温柔的注视着蒋飞,内心的柔情在这时候达到了最顶点,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女人心里都有一块柔情,只是看有没有遇到能够让她们将自身的柔情展现出来的男人。

“或许,我应该改变一点了,不应该再向以前那么任性,那么不成熟了。”过了好几分钟,白若溪才忽然喃喃自语的说道。

同时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放到蒋飞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指尖划过蒋飞的额头、眼睛、鼻子、际线、嘴唇、下巴……

充满了柔情,充满了深情,放佛变成了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眼神中的情意浓得化都化不开。

同时,她眼神中那一中坚定,也变得更加的确信,更加的明显,放佛已经彻底的做好了准备。

“是应该改变一种生活方式了,不应该再常年分开。女人,哪里需要去追逐那么多的梦想……”

就在白若溪喃喃自语,做出了很重要决定时,睡得迷迷糊糊的蒋飞,像是被她京东了一样,张开嘴轻声茫然说道:“水……水……”

白若溪这才从自己的走神中回过神来,收回手拂了一下垂下的秀,别到耳朵后面,再将茶几上的盛有醒酒汤的碗端起来。

她半个身子坐到沙上,将蒋飞脑袋慢慢抽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柔声道:“水来了,来喝点醒酒汤,喝完了之后能好受一点。”

睡得香甜的蒋飞也察觉不到外界的什么状况,听见白若溪这么说,顾不得这醒酒汤好不好喝,只感觉是水,就直接一口喝完,然后又继续睡过去……

————————

【似乎,订阅和各种票票,都掉成狗了……良辰不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