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

蒋飞睁开眼睛,眼神四处扫视了一眼,确定自己居住的地方是白若溪的单身公寓卧室,心里不由得稍微松了口气,虽然这是自己早已经料到并且理所当然的。

揉了揉太阳穴,虽然脑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太阳穴的部位甚至有些刺痛,但蒋飞的心情并不算差。

起来楞神了一会儿后,没有吃什么凝神清醒的丹药,也没有用针灸给自己治疗一下。

只是像个普通人一样,用双手自己给自己轻轻的揉捏着。

“好久没有这种普通人才能体会的醉酒感觉了。长时间的人生活,都让自己感觉不自在呢”

“不够,我这样似乎有些不对劲啊?”蒋飞在心里嘀咕道。“我怎么感觉我以后会成为一个受虐狂啊?”

也不管自己是什么体质,反正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偶尔的回归本心,偶尔的体验一次普通人,还真是可以提倡的。

虽然没有针灸,也没有服用什么灵丹妙药,但是作为医术等级达到了九级大圆满境界的医中圣手,已经越了历史上先贤们的顶尖医生,按摩的手法自然也是极为厉害的。

大约按摩了三分钟,蒋飞就感觉自己的头晕已经减轻了很多,变得不在那么的难受。

摇了摇头,努力清醒了一下脑袋,就在正准备找一下白若溪去了哪里,i忽然--__

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来,传递到蒋飞耳朵里。

以蒋飞现在的本事,听力已经到了一种很强悍的地步,比非洲草原狩猎的动物都还要更强,自然一点风吹草动都逃脱不了蒋飞的耳朵。

眨了眨眼,蒋飞看了一下时间,虽然天色已经大亮,才不过八点钟而已。白若溪已经不需要在上班,按理来说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

“这女人不好好睡觉。这么早就起床了,叮叮当当的在做什么呢?”蒋飞嘀咕了一句,就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刚刚推开门,外面的情况就让蒋飞赶到无比惊讶。

叮叮当当的白若溪竟然不是在做什么别的事情。而竟然是在厨房里芒果!

见惯了大风大浪,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犯愁的蒋飞,在这时候真的有些愣,睁大眼睛有些回不过神来。

白若溪……在做早餐?

蒋飞慢慢走过去,站在厨房外面。仔细的看了看,现里面忙碌着的,的确是白若溪无误。

白若溪这时候已经没有穿睡裙,穿着的是一件灰色的休闲服,长长乌黑婉如丝绸一般的秀高高挽的扎了起来,完全是一副居家贤妻良母的样子!

“这女人-----是抽了哪门子疯了吗?”蒋飞昨晚回来后就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不知道白若溪已经帮他熬住了一次醒酒汤。所以这时候他看见白若溪在厨房忙活,就觉得很不可思议。

白若溪,虽然从学生时代起就是班上女神能力最出众的代表。各种管理能力满分。但是,在贤妻良母方面,绝对是没有天赋的。做菜就会做最简单的蛋炒饭,番茄炒鸡蛋之类的,而且味道还可以奇迹般的做得很难吃,下面也都是敷衍了事,这样的不分五谷杂粮女人,怎么这么一大早起来,到厨房忙活?

蒋飞换换走过去,不漏痕迹。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白若溪在做什么。

好嘛。

看见白若溪做出来的东西,蒋飞的感慨震惊就顿时少了很多。

一盘黑乎乎的煎鸡蛋,模样惨不忍睹。不完整不说,而且有一面都已经完全焦炭了黑乎乎,而另一面却蛋黄都还没有凝结。

最简单的煎鸡蛋这女人都不会做?

难道他就不知道翻面吗?

心里吐槽一阵子,看着一脸严肃认真,如临大敌样子,但是却又成功的将一块鸡蛋弄得不像样子。完全毁了。

“砰砰砰……”蒋飞摇了摇头,很快还是用手指敲了敲厨房门,出声响,惊动了正在忙碌的白若溪。

“啊……”白若溪被突然的声响给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蒋飞笑眯眯的现在门口后,又淡定自若的转过了头,继续开始对锅里的鸡蛋对峙起来。

“嗤嗤嗤……”油锅里滚烫的清油不停的冒泡,溅出来许多液体,白若溪如临大敌的拿着武器铲子,站得老远,想动手又不敢动手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忍俊不禁。

似乎是知道了蒋飞在背后笑自己,白若溪没好气的说道:“别笑了,快点过来教我一下,这个煎荷包蛋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成功。我以为煎荷包蛋很简单,哪知道一点都不简单,比番茄炒蛋还要难!”

蒋飞真的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走过去在她背后从后面抱住她,指点道:“煎荷包蛋,你不能将火开得太大。你这火这么大,鸡蛋刚刚放下去就糊了……”

蒋飞将天然气的火给关小了一点后,又说道:“喂,你煎鸡蛋,难道不知道要翻面的嘛?你这样只是煎一面,当然就不可能成功了。”

白若溪被蒋飞从后面抱住,像个木偶一样,蒋飞怎么指点她就怎么动。听见蒋飞这么说,她也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知道要翻面,但是这这油太厉害了,我一动铲子,就会有油飞溅起来……你看我这手上,刚才都被烫出来了一个泡了,所以我不敢在轻易下手了。”

蒋飞一看,白若溪右手手背上还真是被烫起来一个泡,不由得有些心疼,赶紧先将火给熄灭了,将白若溪手被拉到嘴边亲了亲,说道:“那你知道你不会弄,你还这么起来做煎荷包蛋干嘛?我做的不好吃吗?”

“你做的菜当然好吃,但是我想做给你吃一下。”白若溪没有看蒋飞,眼神看着继续还在轻轻翻滚的油锅说道。

蒋飞一愣,他听出来了一点白若溪似乎话里有话,但是还没有彻底理解到,纳闷地问道:“你今天怎么有些不对劲啊?看见我昨天喝醉了来我些不高兴吗?”

白若溪摇头:“怎么会不高兴……”

“那是因为什么?”蒋飞这时候,终于现今天的白若溪,的确和以前都大不相同了。

怎么说?

似乎。今天的她虽然女强人有梦想的气质还在,没有太大改变,但是她的脸色和眼神,却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一样。

向来干脆利落。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白若溪,有点犹豫不决,有点茫然了。

想到这里,蒋飞将白若溪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面看着自己认真的问道:“你有什么心事吗?”

白若溪在蒋飞的注视下,情绪很快变得平复下来,没有太过于异常,只是淡然的说道:“我决定辞去我记者的工作,过年之后,就不打算上班了。”

不愧为曾经班上最霸气,无人敢不听,就算班上成绩最差那种小混混也不敢放肆的女班长。现在从他嘴里说出这么大的事情,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问你吃饭了没一样。

白若溪说得很淡然,蒋飞却听得相当的惊讶。眉毛都忍不住挑了一下,睁大眼睛问道:“你……准备辞职?”

白若溪点了点头,平静道:“嗯,准备辞职。”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并不是自己听错了,蒋飞不由得想要爆一句粗口,当然不是我因为生气,而是因为高兴。

深吸了好几口气,蒋飞才将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去,双手捏住白若溪的两个手臂问道:“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昨天晚上。”白若溪如实回答。

“……”蒋飞不由得无语。以前他。以及双方父母都全说了无数次,让白若溪不要再做记者这个工作,长年累月的在外面飞,不着家。但白若溪从来都没有过考虑的念头,都是直接一下就拒绝了。

现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晚上,就让她放肆了这个职业……

这……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吧?

“你确定了?”蒋飞问道。

“当然确定了。”白若溪肯定回答,然后白眼问道:“怎么,你不高兴吗?”

“当然高兴!”蒋飞立即狠狠的搂抱住了白若溪。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他总算知道今天的白若溪为什么会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原来,曾经的那个追逐梦想无所顾忌的少女,现在真的开始想要成为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了!

等了好半响,蒋飞才满脸笑容的重新看着白若溪,问道:“为什么突然决定放弃你的工作了?”

白若溪将脑袋埋在蒋飞肩膀上,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当初在接到你的电话,说想和我真正的分手时,我就想过要辞职了。可是后来有回国工作的机会,我就暂时放弃了。不过,直到最近年关将近,听见父母的一些话,我才又重新有了这个想法。”

听见这些,本来还喜不自胜,满脸兴奋笑容的蒋飞,忽然身体微微变得有些僵硬,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愣。

白若溪想要辞职的原因,总得来说,还是为了他啊!

要是在以前,蒋飞没有得到系统以前,他听见这个消息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现在……

如果白若溪辞职了以后,听从双方家里的意愿,要和自己结婚,那自己怎么办?

他倒不是不想和白若溪结婚,心里不爱白若溪了。

只是……他和白若溪结了婚,林茉莉怎么办?

放佛是猜到了蒋飞此时心里在想什么,本来淡然无比,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白若溪忽然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笑着道:“好啦,我虽然说准备辞职了,但是也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啊。你爸妈和我爸妈的话,我还是暂时不准备听的。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着急结婚后就生小孩子,然后相夫教子的人。所以我辞职了,可不代表马上要和你结婚……”

“---------”

蒋飞无言以对,只能用一个无比用力拥抱将白若溪紧紧的相拥在怀里。

等了好半响,蒋飞才轻轻的吻了一下白若溪的额头,叹声道:“真是一个傻女人啊……”

白若溪摇头,明媚笑着道:“我才不傻。因为……”

说到这里,白若溪停顿了一下,才又抬起头看着蒋飞,说到:“我辞职了不做记者,倒是我可不准备闲置在家里……”

蒋飞点了点头,问道:“嗯,不做记者就是好的,你准备做什么?”

“去你的蒋氏医药公司!”

“-------”蒋飞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

对于华夏来说,年关将至,一年一度中最重要的节日春节马上来临,全国各地都是喜气洋洋。

几千年来延续的传统。只有春节才算是过年,过了才算是新的一年到来。

但是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可就没有春节什么事儿了。他们的新年,就是在元旦的时候。

遥远的南美洲……

这里没有北美洲那么多的达国家,绝大部分的国家都还是出于贫穷状态,难民不知道多少。

在这里,很难找到一座充满现代化的大城市。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里的不达,让这里的许多地方成为了诸多不法分子觉得很像是天堂的地方,就像是三角洲一样。

“轰轰轰……”

在一家颇为废弃的汽车修理厂内,一辆黄色跑车响起了一道令男人听了就会热血沸腾的汽车轰鸣声。

如果是玩车行家在这里,听见这倒声音,恐怕会更加忍不住,从声音就能听出,这台汽车动机的引擎,简直抢得可怕。如果是从正规渠道购买来的跑车,绝对不可能这么强!只有一些特殊人,通过特殊渠道,搞到一些军方不外传的东西,才能改装成功。

忽然,这辆黄色跑车忽然车灯熄灭,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光头男子。

这男人并不是很多好莱坞大片中的典型肌肉猛男,个子一米八不到,身上的肌肉也偏向于内敛,但是他的偶尔的眼神流露,才会让人不寒而栗,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非同之处。

“你说,七杀组想要对付天网?”男子看着跑车旁边的一位身材火爆金女郎,皱眉问到。

金女郎点了点头。

男子沉思了好半响,才叹气说道:“当年欠你们天网一个天大的情,我就知道不好还……也罢,你回去告诉威廉,五天后我去找他!”

“七杀组,狮王吗?我其实早就听说过了,一直也想会会啊……”

【先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再有就是抱歉抱歉,昨天实在是有事,没有来得及更新,实在是汗颜,郑重道歉~~~~~~】(未完待续。)